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梦想——动漫人物谱 图--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人民网教育频道>>滚动新闻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梦想——动漫人物谱 图

2012年07月05日07:16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夏达作品《长歌行》

夏达

  很多很多年以后,在一个平常的日子,我来到这里,我已经是一个或许很瘦或许很胖的老太太,我可能拄着一根手杖,可能骑着一头大鹅,可能驾着一座飞屋。到那个时候,会有更多的可能,只是我不可能骑扫帚,巫婆才骑那玩意儿。我走近一栋栋可爱的房子,房子就和我讲一个个美丽的故事。故事要从很久很久以前的2012年说起。

  朱德庸:朕也爱上漫画了

  ——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新建的动漫馆林林总总,像一帮淘气的胖孩子在扭动。中国国际动漫节从今年的第八届开始,就落户在这萧山白马湖。白马湖边,有一匹优雅高贵的白马,马头上顶了一个灯杆,和一个纯白的大灯罩。这是一匹芬兰工艺马的仿制品。朱德庸和这马一见之下,怦然心动,好像他乡遇知己。从此白马就住进他在白马湖的家。当天他就把他的心思、他的感觉在白马的身上细细地画下来。第二天,又把他的所思所想画了上去,一如他的心灵日记。朱德庸常在杭州和台北间飞来飞去,飞回杭州就接着用笔和白马说话。他说他得两边跑,飞来飞去,因为马不可以飞来飞去。

  我看到这匹马时,马身上是错落有致的蓝色花纹,初看,马身的洁白和花纹的清秀叫我想起青花瓷。细看马身上的图案,马腿上、马蹄上、马鼻上,全部姓朱名德庸,只是更加天马行空。因了朱德庸,此马已成天马。此马只应天上有!

  后来,白马走上动漫节拍卖会,收藏家们竞相举牌,互不相让,卖场成战场。只见战旗纷起,喊声连连,步步惊心,十几分钟的刀光剑影!不过这件作品,朱德庸起的名叫:《我哪儿也不会去》。

  朱德庸白马湖的家,徽派建筑厅堂正中的白墙上,他觉得应该有幅画。画个皇帝镇宅吧?他姓朱,那么祖宗就算是朱元璋吧?他说其实他也不知道朱元璋是什么样,不是说朱元璋有异象吗?他在皇帝黄袍的这里那里,画上他的《醋溜族》、《双响炮》、《涩女郎》、《关于上班这件事》、《绝对小孩》。一边画一边问皇帝:这么画行吗?

  要是皇帝说:我不喜欢这么画,他就得再想想。尤其给皇帝画两撇细细的、翘得高高的胡子,画个惊心动魄。因为那是最后画上去的,一旦画坏,可就全完了。

  朱德庸给这画起名叫:《朕也爱上漫画了》。

  和朱德庸在一起,就好像走进了一个绝对小孩的世界,“每一天都不会真正重复,因为什么事都会发生”。有人说他:你怎么老也长不大?他说艺术家的心,是绝对小孩的心,不会为了突破而突破。

  他说现代人丧失了自己的节奏,每个人都被迫跑,还没有想好目的地,就踩油门。他在众人的西服皮鞋中,总是帆布鞋和休闲服,或者说随便什么鞋和随便什么服。你不能用西服来约束他,不能用领带来系住他,因为,他是行空之天马。

  他小时候顽皮,被学校“踢皮球”,25岁画漫画爆红。4月12日的《文汇报》有篇文章叫:《幻想型作文为何缺少幻想》。讲到初中生思路为什么普遍比较狭窄甚至贫乏,讲到孩子接受“填鸭式”的附加练习、“填鸭式”的超前补课、“填鸭式”的考级培训……东填西填、七填八填,“好奇与爱幻想的天性却真真切切被磨灭了”。作者呼吁:“孩子的想象力蕴含着日后的创造力,是极其珍贵的‘矿藏’”!

  5月7日我在网上看到一张照片,是內地某中学高三的“吊瓶班”。晚11时左右,教室里坐满了还在苦读的学子,教室上方挂满了吊瓶,说是输氨基酸。健康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高考故,两者皆可抛。

  中国的老话叫做:书中自有黄金屋。但是我更相信蔡志忠特别相信的爱因斯坦的名言: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吊瓶班”出不了漫画家。

(责任编辑:林露)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