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谷超豪:在数学的宇宙里写“诗”【4】--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人民网教育频道>>滚动新闻

追忆谷超豪:在数学的宇宙里写“诗”【4】

2012年06月30日11:37    来源:中国教育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重理莫轻文

  他常常告诫年轻人,不要单纯和数字、公式打交道,鼓励读数学的年轻人读一点古典诗词。

  除了对数学的执著喜爱,谷超豪对古典小说和诗词也十分着迷,吟诗作对成了他闲暇时分的业余爱好。他曾说,“我其实没有受过正规旧体诗训练,老也掌握不好平仄。数学工作者也是平常的人,诗词是兴之所至、自娱自乐,把碰到的事情用最少的几句话表达出来,便是很大的快慰!”

  他曾调侃说:“我在中学就学会了用数学的反证法,或许就与我读《三国演义》有关吧。”他常常告诫年轻人,千万不要重理轻文,不要单纯和数字、公式、公理、定理打交道,鼓励读数学的年轻人读一点古典诗词,“文学和写作一方面能够丰富生活,另一方面也有益于数理思维的发展”。

  谷超豪还爱看天象,偶尔客串一把“业余台风预报员”。有一年,强台风正向我国东南沿海靠近,天气预报说会在浙江或者福建登陆。当时上海非常紧张,准备台风晚间来袭。中午前后,谷超豪看到朝南的窗口打着雨点,风向正朝东南方向转变,于是认定这个台风已经在浙江登陆,且中心正向西或西北方向移动,上海不会有大问题。事实证明,他的判断完全正确。

  2009年8月,国际小行星中心和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将国际编号为171448的小行星命名为“谷超豪星”,作为对谷超豪在科学领域所取得的成就的褒奖。在颁奖现场,谷超豪还兴致勃勃地分享了自己研究天体运动规律的趣事:1970年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时,他根据报纸上公布的资料,判断报上登的卫星经过上海上空的时间不准确,结果印证了谷超豪的判断,让周围人十分惊讶。在他看来,“数学不应只停留在纸头,更要用它来解决实际问题”。

  数学结姻缘

  他曾打趣:“每逢我做一些不太重要的工作,她就不太关心我。为了得到重视,我只能做更重要的工作。”

  谷超豪和同为复旦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的胡和生院士是中国科学家中闻名的一对“院士夫妇”。让两人喜结连理的,是数学——他俩都是苏步青的学生;而这场姻缘的起点,也源于数学——胡和生同学向谷超豪同学请教数学问题。

  1950年的一个秋天,谷超豪在数学系图书室遇到女研究生胡和生。胡和生说,苏先生让她读一篇论文,但里面有些地方没弄清楚,找了一些老师问也没问到,所以想让谷超豪帮忙看一下。谷超豪欣然同意,她气喘吁吁地跑回宿舍拿来了论文,给对方留下了良好的“第一印象”:这小姑娘不错,对学问肯钻研。1957年同在复旦执教时,他们结为夫妻。

  这对数学家伉俪生活朴素,把有限的时间全部用在了科学研究上。“早在新婚的时候,我就对胡和生说,我们不要在家务上花费太多时间。”谷超豪回忆,当年住在12平方米的简陋房子里,夫妇俩就请了一个钟点工。阿姨是安徽人,非常能干,帮助夫妇俩节省了很多时间。他们也重感情,这阿姨一请就是45年,“后来她退休了有时还来帮忙,她一家三代都是我们的朋友”。

  为了节约时间,谷超豪还包揽了给胡和生理发的工作。“我一般不上理发店,通常都是请谷先生帮我剪短一点,稍微修修就可以了。起初先生说不会剪,我说不要怕,我的要求不高。他慢慢地就学会了,并且称赞这办法好,省了不少时间和麻烦。”胡和生说,虽说生活简朴,却并不缺少情趣。

  在外人看来,这样终日与数学打交道的生活也许是单调的,而在谷先生看来,这样的夫妻默契千载难逢:“她做的事情讲给我听,我能听懂;我做的事情讲给她听,她也知道。”他曾这样打趣自己的婚姻生活:“每逢我做一些不太重要的工作,她就不太关心我;做重要一些的工作,她就会对我重视一些。为了得到重视,我只能做更重要的工作。”  ■特约撰稿 龚瀛琦

(责任编辑:郝孟佳、蒋波)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