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陇西教师猥亵强奸8名小学女生案调查(图)--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人民网教育频道>>滚动新闻

甘肃陇西教师猥亵强奸8名小学女生案调查(图)

2012年06月27日09:21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图为碧岩镇乡间中午放学回家的孩子。

图为案发小学大门,右面房屋即教师办公室兼宿舍。

日前,甘肃省陇西县碧岩镇某小学8名小学女生被该校教师刘军红猥亵强奸的事件曝光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记者获悉,6月21日,该案已由陇西县检察院上报定西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8名9到13岁的花季女孩,在长达半年多的时间内遭到犯罪嫌疑人的侵害,这样不幸的事件背后究竟暴露了学校安全教育、管理方面怎样的漏洞?偏僻农村地区学生应该怎样加强自身安全的保护?教师队伍如何管理?该事件有着怎样的教训需要吸取?带着这一系列问题,记者赴陇西进行了调查采访。

被忽略的异常情况

6月19日,记者乘车两个多小时后从兰州来到定西市陇西县城,下车后,记者打听得知,从县城距事发地碧岩镇还有30多公里。去碧岩的路上,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碧岩属于陇西比较偏远的一个镇,属于山区,许多人都外出打工,家里大都是老人和孩子。

案发小学是一所规模很小的山村小学,学校处在一个相对独立的位置,附近是农田,远处一点是村庄。据介绍,该校有80多名学生,8名教师,80%的学生属于留守儿童。

因为事前和相关人士联系过,在案发小学所在村社,记者见到了几位被害人及其家人。

小娟,13岁,她是被害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孩子。记者看到她的时候,小娟丝毫没有同龄人的活泼灵动,目光发呆,沉默无语。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小娟是个身世不幸的孩子,父母早年离异后,母亲远嫁内蒙古,父亲从来不管孩子。很小的时候小娟就被寄养在姨妈家,母亲因为再嫁后又有了几个孩子,不能把她带过去,每年来看望她的机会也非常少。

小娟的表哥告诉记者,自小在他家长大的小娟,以前是个非常活泼的孩子,她的性格像个男孩,跟姨妈家的人处得非常好,上学以后学习成绩也不错,排在全班的六七名。但事发以后,小娟像变了个人,沉默寡言,总是哭,不爱吃饭,有时叫她的时候,要叫上三四声也没有反应,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从全班六七落到倒数第一。

据小娟的姨妈回忆,还是在2011年9月份的时候,有天小娟回家后哭了,说她不想上学了,老师刘军红打她打得不行。她以为是小娟学习不用心老师才打她的,就把孩子教训了一顿,让她继续去上学。但自此后,姨妈时常会发现孩子回来后脸上有泪痕,情绪不好,问是不是谁欺负她了,小娟说没有。直到5月16日,同村的一个亲戚告诉她,听人说小娟可能被珠帘小学的老师刘军红“欺负”了。在姨妈的追问下,小娟才承认老师刘军红欺负了她。

出生于2002年的小欣今年还不到10岁,她是受害者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小欣的父母常年在北京打工,小欣是由爷爷奶奶带的。在家里的墙上,记者看到有6张奖状,桌子上还有一个荣誉证书,这当中有三好学生奖状、成绩优异奖状、优秀运动员等等,全部属于这个9岁多的小姑娘。

对于小欣的受害,爷爷奶奶之前一点没有察觉,是一个邻居悄悄告诉她的爷爷孩子可能受害后,爷爷询问小欣后才知道的。爷爷告诉记者,孩子说老师刘军红欺负了她三四次,之所以不敢跟爷爷说,因为刘军红说如果告诉了家里人就会打断她的腿。

何娇是最早发现孩子受到侵害的一名家长。何娇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男孩,受害的是小女儿小霞,年仅11岁。丈夫常年出外打工,她自己带着两个孩子。

2011年大约9月份时,女儿小霞回家说老师刘军红打她,才开学四五天,孩子就让她给自己转学。这位粗心的母亲,居然把老师打孩子简单地认为是老师对孩子好、对孩子负责的表现,丝毫没有引起警觉。直到今年,何娇发现女儿放学回家后老是哭、不吃饭,再次问孩子时,孩子才告诉她,说老师刘军红“欺负”她。孩子还告诉何娇,老师刘军红说是要检查、批改作业,把她们一个一个叫到办公室(也是宿舍),今天叫这个,明天叫那个。因为怕老师打,女儿不敢告诉她。

在记者直接采访到的受害者中,一名是典型的留守儿童,一名女孩是父母离异寄养在亲戚家的孩子,还有一名孩子母亲在身边,父亲在外打工。在这几名孩子中,无论是孩子的母亲,还是作为监护人的爷爷奶奶及其他长辈,在孩子出现异常情况时,都没有意识到孩子受到了侵害,都非常缺乏对孩子安全保护的意识。而受害的孩子也都因犯罪嫌疑人的威胁而不敢告诉家里人。在受到猥亵与强奸的8名孩子中,大部分孩子是留守儿童。

被处分的校长与教体局领导

在随后的采访中,记者注意到一个现象,在发现孩子受到侵害后,监护人没有选择立即报警,在他们向学校反映情况后,学校的反应更令人匪夷所思,这期间甚至有人来说情。

小娟的姨妈告诉记者,5月16日在她向学校校长了解反映情况后,学校负责人也没有立即报警,直到第二天即5月17日,学校校长只是问她这事咋办?直到她告诉校长要报警时,这名校长称要跟“上面”汇报一下,看上面怎么安排。5月18日,学校校长再次给她打电话,让她到学校,说去医院给孩子检查一下。她多了个心眼,说如果不去报警,去医院检查没有意义。在这样的情况下,校长又出去打了个电话后,才说先去报警再去检查。

学校的反应,得到了小欣的爷爷与小霞的母亲何娇的印证。

何娇告诉记者,在她向学校反映情况后,学校校长曾对她说,经过调查后,发现有这事,校长说先让刘军红在家待几天,然后把他调到其他学校。

而小欣的爷爷告诉记者,5月17日,他向学校反映情况后,校长同样反问他事情该怎么办?当晚8点,学区校长和学校校长再次来找老人,重复同样的话题,问他事情该怎么办?当天晚上11点后,碧岩学区的校长和该县某局的一名负责人来到了他家,这名负责人居然说:这件事简单处理一下算了,就算把刘军红抓起来判几年又能算个啥?小欣的爷爷愤怒地对那名负责人说:“如果别人把你家的孩子欺负了,你该是什么感受呢?”听到老人这么说,那名说情者才悻悻地走了。在事件的过程中,小欣的爷爷说,他被校方告知:不要去报警,他们(校方)去报警。

在陇西县监察局2012年6月15日的监察决定书中记者看到这样的处分决定:2012年5月15日,群众向陇西县碧岩镇某小学校长任强反映该校教师刘军红在学校侵害多名女学生的问题。任强当天将此情况向碧岩学区校长李录林做了汇报,李录林又汇报给县教体局分管小学教育工作的副局长水养林。16日,水养林将情况汇报给县教体局局长孙一民。18日,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听取汇报后,立即指示水养林、李录林、任强三人到县公安局报了案。

任强身为案发小学校长,学校存在管理混乱、教师师德师风教育不够扎实的问题,负有直接责任;接到群众对刘军红的反映后,只向学区做了汇报,而没有及时向公安局报案,属严重失职行为。参照《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的相关规定,2012年6月15日县政府常务会议讨论批准,给予任强行政降两级、撤职处分。学区校长李录林对案发小学监管不力,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听取任强汇报后,只向水养林做了汇报,而没有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属失职行为,给予李录林行政降级、撤职的处分。同时,该县还给予教体局局长孙一民撤职、副局长水养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责任编辑:化雅楠(实习)、林露)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