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女儿的遗憾

资料来源:亿洋文化

2008年11月20日16:35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大女儿1969年11月10日出生,在那个“史无前例”——不,错了,是“空前绝后”的日子里,武汉大学外文系和生物系的800多老教授和青年学生(我是其中一个),就都戴着“臭老九”的帽子从风景绮丽的珞珈山来到了王维留与“醉”山翁的风水宝地——襄阳,在那里搞什么“斗批改”,后来接着到沙洋农场,又转到孝感东山头,接受“再教育”,直至1972年2月,我才回家见到可爱的大女儿,但2岁多的小淑华怕生,不喊爸爸。分配回江夏区后,先在科委工作,一年到头住生产队,“头衔”是“武昌县县委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队员,到“后进”的生产队“领导”农民“学大寨”,一个月才休息4天,农忙了,还得过个“革命化”的休息日,妻子在生产队挣工分,忙得很,小淑华由我的76岁的祖母带,惟一的早期教育就是祖母的那些有好几百岁的儿歌谣。

  我用以早教的工具是“红宝书”和“语录”。其实,那时我还不懂得什么是早期教育,我只知道应该早一点教小淑华识字数数,真正使我产生早期教育思想的是在1980年的上半年,武汉公差之余,我在武昌民主路书店,购得一本小册子,好像是二角多钱,书名是《早期教育与天才》,我一口气看完,感受颇深,下决心对自己的三个小孩进行早期教育,使她们个个成才。这本书给我最大的教育是使我真正认识到了早期教育对孩子成才的巨大作用。

  1979年5月我来江夏卫生学校教书,1979年9月,通过熟人,将小淑华插入条件较好的纸坊一小五年级(2)班读书。我看完书后,将书放在桌上,被小淑华瞧见,她看子几页,感慨地说:“我要是晚生几年就好了。”

  小淑华这时已临近小学毕业了,看来在她身上进行早期教育是不可能的了,值得庆幸的是,我在她身上进行的“晚期训练”也获得了成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责任编辑:马立升(实习))
相关专题
· 第一部分 教女絮语
我要发表留言  (现有留言:0条)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播客·视频
视频:"两国"将军阮山洪水传奇
台湾30年:从林青霞到林志玲
[一语惊坛]公务员不缴纳养老金,退出机制或将不健全
[时评]从习近平讲话看"招待费公开"·巩俐终被免"人大代表"
[访谈]张立群谈经济形势和宏观政策·香港入境事务处处长
[辩论]个税起征点提至8000?·汪洋称"倒闭中小企业不该救"
[博客]常吃鲍鱼的人会支持政务公开? 孟建柱:严打暴力警察
[博客]张宝顺:干部难当 群众好过 中国人"官瘾"为何如此大
   彩信·手机报
“寻访时代弄潮儿”—手机访谈
TD二期招标花落“大唐系”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