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管孩子的“优质课”

资料来源:亿洋文化

2008年11月20日16:35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教育子女,表面上看,就是管管孩子,并无学问可言,也无艺术可言,其实,管孩子是一门大学问,管孩子也是一门艺术。每个人,各有各的管法,管理的方法不同,实际效果也不一样。要做一个成功的家长,教子还得多懂得一点教子艺术才好。

  管孩子是一件容易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容易,是说管孩子这件事,凡做爹妈的都会,没有不会的,不论你学历高低,不论你学没学过这方面的专业知识,遇到管教孩子方面的事都能管;说不容易,是说管孩子这件事,凡做爹妈的都叫难,都说孩子不听话,真难管,也就是说,管的效果不尽如人意。

  我的看法是,做爹的,做妈的,莫说孩子好管,莫说孩子难管,好管难管都得管。说完全不管孩子的父母,我没有见过,说完全管好了孩子的父母,我也没听过。我觉得,我们都是介于这二者之间的,不过,这二者之间却是一个很宽的地带,有的父母靠近这边一点,有的父母靠近那边一点。想当一个成功的父母,就得尽力多学一点管孩子的艺术,使自己多往这边靠一点儿。

  关于管教孩子的话题,是一个说了几千年都没有说完的话题。从古到今,各个朝代都有,早的时候,就有子不教父之过之类的“三字经”,“孟母三迁”之类的老故事很多,但很少能见到一本比较全、比较系统的管教孩子的著作,现在虽说有不少幼儿教育的书籍,我个人认为,介绍一般性说教的内容多了些,介绍具体操作性的内容是太少了一些。一般性说教内容,比较好“编”,具体操作性内容,没亲身实践就编不成。写一本管孩子的书,作者必须要有亲身经验,不然写出来的东西没人买。我同样也盼望有这样一本书,我觉得,《哈佛女孩刘亦婷》可以算得一本,但又不全是,这书的前半部是,后半部却不是。

  本人在这方面仅有一些经验,但很少、很零散,我的三个女儿上小学之前,都没有和我在一起生活,1983年8月前,我家是同县异地生活,在工作单位,我属于单身户,这样的单身户不很多,但也不少,每个月与孩子一起生活的日子只有三两天,也遇到过一些管教孩子方面的事,有些家长,或许想更多地解读我这个女博士的摇篮,也想听一听三个女博士的爸爸妈妈是如何管教孩子的。

  管孩子的学问多得很,其间的艺术,也有的是。近一年,天南地北的电话接了不少,很多都是做妈妈的打来的,绝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的母亲打来的,有的感慨儿子难管,有的感慨女儿也一样难管。天底下的父母,爱子之心是一样的,但如何爱,那就五花八门,各不一样了。各人的具体情况不同,各人的心态不同,示爱的方法不同,这是非常正常的事,也就是说,管教孩子的方法各人是不会完全相同的,管孩子没一个标准模式,要说哪种方法绝对好,哪种方法绝对不好,我看这不好下定论。

  1969年2月,我和罗秀珍结婚,1969年11月开始有了孩子,1974年有了第二个孩子,1975年又有了第三个孩子。在没有结婚之前,一心想考大学,没有想到孩子不孩子的事,结婚之后,只想有个孩子,完全没有想到教孩子的事,有了孩子之后,只盼孩子快点长大,当孩子抱在手上时,盼她快点能走,当孩子会走后,盼她快点会自己吃饭、自己穿衣,当孩子一天一天长大的时候,才开始有了要管教孩子的想法。在管教孩子的过程中,有时你要孩子这样,她偏要那样,你说一,她偏说二,这时,才感到孩子难管、管孩子难。

  我的三个孩子小的时候,正是逢上农业学大寨的年代,几岁的小孩,主要是一些基本的生理需要,那个年代,农村穷得很,吃的口粮由生产队分,基本够吃,但不能餐餐有干饭吃,一天有两顿干饭吃就算不错了。一个星期日的早晨,罗秀珍下地干活去了,小淑华在县一小读书未回,我在家做饭带孩子。我煮了一锅稀饭,另有一小碗上餐的剩干饭,小中静与小中州都争着要吃这一小碗干饭,因为饭不多,平日里小中州的饭量要比小中静大些,我当时心想,小中静大些,是姐姐,姐姐就该让着妹妹一些,依照这种心理,我将这一小碗干饭给了小中州,没有分给小中静,小中静一下子就发孩子气了。小中静生性奇犟,平日好多事总是将就她,小中州只比小中静小16个月,生性又特别温和,小中州也总听话,在小中静或者别人面前吃点亏,也总是表现得不在乎,我那天的处理,完全违背了“常规”,小中静这时大概就5岁多不到6岁的样子,她这次发气也不同于往常,她满脸不高兴,眼泪直流,离开小饭桌,将筷子一扔,一屁股坐到地上,身子往后一倒,一双小脚在地上乱蹬,一双小手乱抓,其状十分难看。这种情况,个别农村青年妇女在与人无端争吵无理取闹时,偶尔是这般做法,就是一般人称作撒泼的行为,我们当地戏称这种行为是“搭虾子”。

  当天的情形,我脑海里至今仍能清楚地记得。三个孩子中,这是第一次遇见,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不知如何处理好。我当时还算冷静,没有立即去在那小屁股上打几巴掌,这是一般父母处理这类“突发事件”最传统的处理办法,我也没有立即去将就她。我让小中静一个人在地上乱滚乱蹬,我则无事一样,让小中州自个吃饭,不理她,我也盛来一碗稀饭,自个吃,但我心里却没有平静。

  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小中静的这个性子不教育过来,任其发展下去,将来成人以后,就不得了。我在读小学和初中时,见过二三次个别农村青年妇女“搭虾子”的情景,那是在别的村子,没见过农村男的“搭虾子”的,小的时候,就常听一些长辈们议论那些“搭虾子”的女人,认为这号女人是不讲道理的人,长辈们言语之间,那种鄙视之情,也深深地印在我小小年纪的头脑中,受大人议论的影响,也对“搭虾子”的女人非常反感,很看不起这号女人,没想到自己却养个这样的女儿,而且是小小年纪就来“搭虾子”,心里真像是不经意往嘴里扒饭时,突然觉得有一个小黑点扒进了嘴里,心里怀疑是一粒老鼠屎,但又嚼了一下,吐出来一看果然是一粒好大好大的老鼠屎。是天意还是命运,该我来解这样的难题?用什么方法来进行教育呢?我心中完全没有一个现成的办法。也没见过哪本书中有过类似的妙方。我想,像这样一类教育小孩的问题,也不会有一个标准的模式,照方抓药,是治不好这种病的。我决心动点脑筋,专门“备”一次课。

  小中静在地上乱蹬乱滚了几分钟后,见没人理她,就不乱蹬、不乱滚了,静静地躺在地上哭,哭了几分钟后,还是没人理她,她不再哭了,眼睁睁地躺在地上,躺了几分钟还是没人理她,她就悄悄地爬起来自个出门去玩去了。

  她妈妈收早工回来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她,她一时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这时,我们非常为小中静的这种不良性格担心。

  星期一回到卫校后,为如何教育小中静,具体地说如何让小中静尽快地改掉这个坏毛病,我整整想了一个星期,我设计了一套又一套的“教案”。

  为了教育孩子,在孩子身上出现一些较为严重问题时,抓住孩子,在那个小屁股上打几巴掌,让她留个深刻印象,让她日后再这样时,想想这几巴掌的滋味,这也是一种“教法”,这种方法,也不是完全没有一点教育作用的,但我坚持认为“武化教育”毕竟不是一种好的教育方式,特别不是我们这个年代我这样的人(教师)应采取的教育方式。我还担心“武化教育”会在孩子的心里留下难以觉察的心理损伤。“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古训我不敢苟同,现在有些家庭,包括一些教育工作者家庭,有时急得没法时,也还偶然使用这种沿用了几千年的老掉牙的方式,当然那是搞急了,一时没有别的办法。我以为,偶然用一二次也不为过,但以不用为好。

  有些父母,教育孩子时,遇到一些很平常的问题,如果情况不严重,大声呵斥一下,镇压住了就算了,就万事大吉了,如果孩子不听教育,就来快的,抓住孩子,在小屁股上狠狠地打几下,“火”压住了,就算问题解决了。我算是受了一点现代教育,我完全没想到要使用这种办法。

  我比较认同说理教育,这也是许多家庭教育书籍上所推崇的,这种方法,我也在家里试过几次,有时有效,有时却无效,特别是年龄小的孩子,他不懂理,你给他讲道理,他年龄太小,他还不懂得“理”,这样小的孩子是比较难管的。他会凭直觉说“我要”,搞犟了,你不满足他的要求,他会歪来,大人有时也拿他没法,真是豆腐掉到灰里,吹不能吹,打不能打。

  在确定了不“武化”处理,要“文化”处理的基本想法后,我在头脑里进行了几次虚拟“演习”。我设想,当天如果我在小中静乱蹬乱滚的时候,与她好好讲理,她一定不会听,为什么呢,因为尽管小中静只有五六岁,但她还是有面子感的,她不会当面认输,加之小中静又生性特倔强,如果她不认输,我自己又难以下台,会觉得一个五六岁的小孩都管不下来,那长大了还了得,最后会逼得我采取过火行为。

  我又设想,如果不选择在小中静乱哭乱闹的时候讲理,而是选择在她的气完全消了的时候和小中静来讲理,情形会是怎样呢?经过认真思考后,我以为这是最有可能进行说理教育的时机。于是,我像真正上讲台—样,开始认真地“备”起课来。

  我设计了一个非常具体的“教案”:在一个星期日的早晨,我拿出4只苹果来,让小中静、小中州一起坐在小饭桌旁,先给她们一小人削一个苹果,在她们俩高高兴兴吃的时候,在小中静没有想到的情形下,有意识地给她们“讲课”:“静静、州州,你们听爸爸说,以后,你们有什么要求,有什么事都可以跟爸爸妈妈讲,如果讲得有道理,爸爸妈妈绝对不会让你们不满意的。但是,一定不准乱来,一定不能乱吵乱闹,静静你听着,一定不能‘搭虾子’,‘搭虾子’很丑,以后不再‘搭虾子’,你能做得到吗?”话是对着她们俩说的,静静自然听得出主要是为了上次“搭虾子”的事,这时,她也会直觉地感到爸爸完全是为了她好,这时,她再也没有输面子的感觉,也没有坚持说“要要”的思想结结了,同时,上次的事已时过境迁,那一小碗饭也早没了,不存在争饭的事了,这时,她嘴里又正嚼着爸爸刚削的苹果,她自然只有点头了。

  我当时自己觉得,我的这次“课”上得非常成功。我思想上真高兴,第一,这件事处理得如此圆满,完全是我自己别出心裁,经过“精心设计”而取得的,这在我的生命历程中,是第一次,而且是一次性“试车”成功。当时那种成功感、成就感,是特好特好的。第二,我这种特殊的“备课”模式为我所首创,我完全是在没有任何一点参考资料的情况下“创造”出来的。我当时已意识到这一首创的特殊的“家教现实意义”。第三,我觉得我从此多了一件“家教法宝”。这件法宝,对于培养孩子的情感,是有用的。当时我知道,孩子的人格的不完整,也是难以成才的。我为自己偶然找到这件法宝而万分高兴,我不是学教育学的,我最先找到这件法宝,而且最先使用这件法宝,这完全是一种偶然。而且,由于我自己探索出来的读写算记的一些特殊的训练,使得我三个女儿个个成才,从一定的意义上来说,我在经济上也是这项成果的最大受益者,从这一点看,我也是一个命运的幸运儿。

  当时,我觉得我有了这件法宝,为日后培养孩子成才多了一份把握,值得庆幸。

  此后,小中静仅仅只重犯过一次,就彻底改正了这个坏毛病。这说明,小中静通过这种教育,自我克制能力已大大增强了。

  小小年纪,初步具有这种自制能力,是很难得的,正因为“难能”,才显得“可贵”。

  一个小学生,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明知不对,但就是缺少自制能力,自己管不了自己,结果干了错事。

  当时,我还将此视为自己取得了一项重大科研成果。同时,我自己也从此悟出了一点教育孩子的大道理:选择好进行说理的时机,是给孩子进行说理教育成败的重要条件。

  虽说这是一桩教育孩子的小小事,但揭示了一条对孩子进行说理教育的有效途径,谁说不值得高兴、不值得奖励呢?家庭教育,不也是一项“科研”么?有些重要的科研成果的产生不也是卡在一个实验条件不精确吗?这个实验条件的解决过程,不也是一项重要的“科研”吗?

  现在,书店里,怎样教育孩子的书不少,为初为人父、初为人母者提供了很多经验。但是,有些我想要的东西,我却没有找到。例如,当孩子二三岁时,和其他的小孩玩玩具时,都争要同一个玩具,假如这个玩具是你家的,你怎么办?假如这个玩具是人家的,你又怎么办?假如一起玩的小孩是你妹妹的孩子,你怎么办?假如—起玩的小孩是你邻居的孩子,你怎么办?又比如,你的孩子现在正上五年级,你的孩子的同班同学,数学期中考试的分数比你的孩子多1分,你怎么想?怎么说?这样的问题千千万万,也不是一本书能写完的,但是,却是千千万万个家长想看一看的。我想,家长们在遇到类似问题时,先备一备课,多备几份教案,比较一下,具体地设想一下,哪个优、哪个次,这样,在取得第一次成功后,你会有第二次的,你会在教育子女的过程中,获得一次又一次“优质课”,你会慢慢地悟出一些管教孩子的道道来,慢慢地你再不会觉得教孩子是一件难事,你越有成果,会越干越有趣,长此下去,说不定你的这项“家庭副业”比你的“正业”更辉煌。

  我以为,管孩子要有一个“法”。这个“法”,抽象地说,就是要有一个管孩子的指导思想,或者说是要有一个“目的”,具体地说,你在这件事上这样管孩子,是为了什么?有时候,一些父母管教孩子尽管是出于爱子之心,看似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好,但其结果,还是于孩子无益。有时还是在培养孩子的自私和懒惰,于孩子完全有害。

  有些父母心里想,我的这些做法都是出于爱心,难道还会害孩子?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少,特别是做母亲的,很容易做些出于爱心但实则是于孩子无益有害的事来,特别是在培养孩子情智方面。

  现在独生子女居多,城乡家庭的经济条件都提高了,这争一小碗剩饭的情形,是不会发生的。但是小孩子无理争东要西,却是经常发生的,一些家庭,处理这样的事,基本上不论是否合理,一味满足,致使一些小孩子要风便是风,要雨便是雨,稍不如意就大哭大闹,长此下去,小孩子成了一个小皇帝。在家里以我为中心,养成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得听自己的坏习惯。在学校,也是老子天下第一,老师得听自己的,完全不是接受教育的样子,是这样,再来进行教育,效果可能就难说了。这样的孩子,在人格方面就不能算是完整的。

  小孩子的完整的人格,也得从小培养起,也得从一件一件的小事管起。用现在教育学的语言来说就是要培养提高孩子的情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责任编辑:马立升(实习))
相关专题
· 第一部分
我要发表留言  (现有留言:0条)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播客·视频
台湾30年:从林青霞到林志玲
张之洞:儒臣能吏 与慈禧互利
[一语惊坛]公务员不缴纳养老金,退出机制或将不健全
[时评]从习近平讲话看"招待费公开"·巩俐终被免"人大代表"
[访谈]张立群谈经济形势和宏观政策·香港入境事务处处长
[辩论]个税起征点提至8000?·汪洋称"倒闭中小企业不该救"
[博客]常吃鲍鱼的人会支持政务公开? 孟建柱:严打暴力警察
[博客]张宝顺:干部难当 群众好过 中国人"官瘾"为何如此大
   彩信·手机报
“寻访时代弄潮儿”—手机访谈
TD二期招标花落“大唐系”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