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处变不惊 急中生智

资料提供:北京亿洋文化

2008年09月09日17:09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面对课堂的突发事件,首先要冷静,然后带着一颗诗心,巧设悬疑,“请君入瓮”,尴尬自然化良机。

  我想,每一个老师都经历过课堂的突发事件,如何处理,常令人大伤脑筋。它毫无预兆的到来,既挑战着我们的脆弱神经,又考验着我们的教育机智。处理得当,锦上添花;处理失误,难免尴尬。记得在教学《十里长街送总理》的重点部分——送灵车时,我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灵车渐渐地远去了,这意味着什么?”学生争相回答“总理永远离开了我们”“人们对周总理的不舍与怀这些答案尽在意料之中,当我试图继续讲下去时,忽然,一个十分淘气的学生伸了个大懒腰,自言自语道:“唉,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玩完了吗?”话音刚落,孩子们纷纷向他投去反感的目光,但也有人禁不住笑出声来。

  课前我曾就教学效果请教过经验丰富的老教师,她说,这堂课如果能把孩子感动哭了,就是成功。但在我看来,这是一篇离孩子的生活年代相去甚远的文章,周总理对今天的孩子而言,是陌生而遥远的,能把孩子感动谈何容易。所以我从一进门,就刻意带着一种低沉的情绪,试图营造悲伤的氛围,大多数孩子似乎也是很配合的。而现在,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点点感觉就要功亏一篑了!此时,我的头脑在高速运转:佯装不知继续讲课?——学生的气焰只会更加嚣张;板下脸来进行教育?——政治论调早已不适合这些新新顽童。不妥,都不妥。口吐戏言的孩子是班里的个性男孩,才华纵横但是桀骜不驯。所以,从他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也不奇怪。显然,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进入文章的情境,更不用说对周总理精神的理解了。再看看其他的孩子,其中不乏有“幸灾乐祸”者。这些小东西,总是盼望着在课堂上有这样那样的恶作剧突然发生,他们好乘机添油加火,满足自己玩闹的天性。在这种紧要关头,老师的从容镇定和机智灵活显得非常重要。我的“小宇宙”在高速运转着。忽然,脑际灵光一现。我桌子一拍说:“说得好,说得太好了!”底下的孩子们一怔,被我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弄懵了。我接着说:“人嘛,总归一死,不就是玩完了嘛。既然大家对周总理不是很了解,老师讲了半天也没有打动你们的心。那我们换个话题来聊一聊,就来聊聊‘人玩完了’的意义是不是一样的。 知道岳飞和秦桧吧!”我刚把这两个人名写在黑板上,班里面爆炸式的嗡嗡声就起来了。孩子们哪个不晓得岳飞和秦桧呀。看到孩子们兴奋的表情,我顺势说道:“那大家讨论一下,这两个玩完了的人,在你心目中是不是一样的?”我的话音未落,孩子们已在底下聊得热火朝天。“岳飞是大英雄,他是被奸人害死的,人们永远纪念他。” “秦桧是个奸臣,他老婆和他狼狈为奸,他们死有余辜!”“对!我去岳王庙的时候,看到岳飞的塑像非常高大,而秦桧这对恶夫妇却是两个跪着的铁人,我还朝他们身上撒尿呢!” 孩子们发言的时候可谓是群情激奋。

  我乘机转过身去,在黑板上挥笔写下了“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的联句,简单但激昂地讲述了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我看到孩子们眼中有亮光闪动。尔后,我又写下了文天祥的千古绝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就在这时候,还有几位平时博览群书的学生踊跃要求自己解释诗义。随之,我接连引用和解释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和“其人虽已殁,千载有余情”等流传千古的动人诗句。

  此时此刻,孩子们已经激动万分,立即随手把这些诗句抄写在常备的《课堂偶拾》上,还不由自主地默诵起来。此后我又让学生起来分享自己知道的与黑板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诗句。孩子们立即说出了更多的诗句:“鞠躬尽粹,死而后已”、“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见时机成熟,我话锋一转:“古往今来这么多名人志士,以死明志,以唤醒沉睡麻木的心灵。我想让同学们来猜一猜,这么多名人,苏老师觉得谁最了不起。”

  前面作了如此浩渺的铺垫,孩子们现在也不知所措了。我说:“我认为,自古以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者两人。古有诸葛孔明,今有周恩来。如果说诸葛亮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蜀相,那周总理比他更了不起。因为诸葛亮关注的,仅仅是蜀国的一国之利,而周总理关注的,则是一个数亿人口泱泱大国的民生社稷。你们都知道,中国最好的大学是北大和清华。但你们知道吗,每年对于北大清华这些高校尖峰学子的调查中,最崇拜的人,排第一的,不是比尔?盖茨,不是克林顿,不是乔丹,也不是我们心中觉得了不起的科学家,而是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周总理逝世时,联合国降半旗致哀。当有的国家提出异议,联合国发言人给予了十分有力的解释。他说,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周恩来却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亲生子女;中国的经济在全面稳定的发展,周恩来却没有一分钱的私人存款。作为一国总理,还有比这更让人佩服的么?所以,当敬爱的周总理离开他为之操劳一生的人民时,苍天垂泪,举国同悲,才有了十里长街上,这感天动地的一幕:白发苍苍的老人,从乡下连夜赶来的农民,不穿红衣穿黑衣的新婚夫妇,比着肩踮着脚的红领巾,拄着双拐的残疾人……不一样的身份,却一样的泪流满面,伤心欲绝。他们跟在灵车后面奔跑着,呼喊着,他们多么盼望着灵车能够停下来,再看敬爱的总理最后一眼。然而,灵车渐渐地远去了,是真的远去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时,我走到刚才说调皮话孩子的身边,轻轻敲了一下他的桌子,说:“我想请你来回答。”此时,他的脸已通红了,忽然,他站起来,提高声音说道:“苏老师,我明白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总理虽已殁,千载有余情。周总理的死是重于泰山的。”他很自然的套用了刚才板书在黑板上的诗句,顿时,全班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伴随着掌声,下课铃声也响了。我用二十分钟,处理了这个本应一带而过的问题。但是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在这样一个呼唤真情的时代,不用说二十分钟,哪怕是两个小时,能让孩子们如此真实地走近一个伟人,与伟人进行一次跨越时空的心灵的对话,也是值得的。因为,我们今天的孩子难得感动,我们今天的教育难得感动!

  课后,我告诉孩子们,之前布置的作业临时取消,就针对刚刚学的《十里长街送总理》,做一首课文的感怀诗,表达出真实的感受。

  第二天,孩子们给了我莫大的惊喜。从他们的诗作中,我看到了精神的涅槃,一股久违的感动流经心灵之门,我沉浸在孩子们的真情挚爱中。让我们先看一下课堂上制造麻烦的孩子——小石,带来的一首散文诗:《十里长街送总理》——致天国的总理如果说出生是最明确的一次旅行死亡何尝不是另一场旅行的开始人生像落叶片片飘零却在大地上重新安家。接下来是另外两个孩子的作品:作者 郭梦嫣

  作者 苏帅

  长街送总理,

  共处千万日,

  情深亦尽礼。

  分别在旦夕。

  万人同一哭,

  泪眼两相望,

  切切哀未已。

  遥问聚何时?

  很多年后,孩子们还时常回味那个充满了刺激和悬念,狂喜和悲伤的课堂。而这堂课的经历,也让我感到了绝处逢生的快感和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以至于多少年来,我都会提醒自己,面对课堂的突发事件,首先要冷静,然后带着一颗诗心,巧设悬疑,“请君入瓮”,尴尬自然化良机。

郑重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人民网――奥运频道”、“人民网――《**报》”、“人民网”的关于奥运的报道(含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签署人民网奥运内容专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责任编辑:吴少杰(实习))
我要发表留言  (现有留言:0条)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播客·视频
曾经感动过你我的那些人
奥巴马一路走来 美国梦成真
[一语惊坛]收入要与公务员相当,难道公务员成了价值标杆?
[时评]网友悼华国锋:为国接班,为民退隐·贪官缘何一夫N妻
[访谈]聂卫平:小平桥牌水平出奇高·罗格书面答强坛网友问
[辩论] "财产不明罪"能遏制腐败?·你接受刘翔退出比赛吗?
[博客]胡锦涛为何早看残奥比赛 习近平"党建"为何提毛泽东
[博客]蔡继明独家回应黄金周争议 世界政要对毛泽东的评价
   彩信·手机报
科技之光闪耀残奥
“秀”表情珍藏奥运记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