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马路大叔”街头义务引导孩子过马路--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北京“马路大叔”街头义务引导孩子过马路

2011年11月25日08:42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昨日,“马路大叔”杨合群在引导学生过马路。


  【感人榜】

  杨合群

  年龄:54岁

  职业:中科院行政管理局内退职工

  社区:中关村南二街科育社区

  【德行录】

  学校周边车多,人多。54岁的杨合群退休之后,闲暇无事,于是在上学早高峰时段引导孩子过马路。“这活儿可不是我爱干,而是看车多人多,孩子们过马路不安全,心头一热,就干了。”熟悉他的学生都叫他“马路大叔”。一年多来,杨合群风雨无阻。每天,最让他开心的就是孩子们的一句“大叔,辛苦了”。

  【话厚德】

  我是一个普通百姓,我义务指挥交通,没有执法权,我不能命令司机或路人听我指挥,要温和沟通……路口,过马路的多是孩子和送孩子的老人。人人都要过马路,相互谦让一下,让大家都开心。——杨合群

  11月22日早7时,天还没亮,中关村南二街南口车流渐密。杨合群身穿运动衣,头戴鸭舌帽,穿过被薄雾笼罩的小区,来到南二街南口。他站在马路中间,左右环顾。马路对面是中关村一小、三小和一家幼儿园。每天早上7时,上千名学生要过马路去上学。

  “大叔好”,几个八九岁的小学生背着书包蹦蹦跳跳要过马路,杨合群赶忙拦住,“孩子们,稍等,一会儿再过!”五六秒后,他将一辆银色面包车拦住,语气温和,“稍等,让孩子们先过。”司机点点头,看着杨合群将孩子们送过马路。

  语气温和一切好商量

  54岁的杨合群曾在中科院行政管理局担任行政管理工作,2007年内退。去年夏天,看到中关村南口交通混乱,孩子们每天在车流中穿梭,杨合群萌生了一个想法:“义务引导孩子过马路”。说干就干,这一年多来,不分晴雨、冰雪,每天早高峰,他总出现在这条马路中间。

  “瞧,这是‘马路大叔",前天早晨7时20分,车流中,居民高女士指着马路中间的老杨,对儿子说。“大叔好”,小家伙眨眨眼睛,老远打起招呼。“小朋友好”,杨合群循着清脆的声音望去,一个小男孩向他招手。他微微扬手敬了个礼。

  摆手、暂停、招手、放行……在马路中央,杨合群不时向来往车辆打手势。动作并不专业,还有些僵硬。但司机和路人很配合。杨合群面带笑容,对司机和行人说话温和,用商量的语气。“孩子们要过马路,咱稍等一下,马上给你的车放行。”老杨和司机商量好后,招手让一群学生通过。

  遇上不听劝的老爷子

  “马路大叔”站岗时,多数行人、司机都很配合,但不是每一个人都买他的账。

  近日,一对老夫妻想从车流中穿行,老杨拦住他们。“您稍等,现在车多,一会儿再过好吗。”老爷子不听劝,“凭什么管我?”继续横穿。这时,杨合群拦下前方车辆,老太太小跑着过完马路,立即与老爷子吵起来,“人家为咱好,为啥不听。那么多车,多危险。”老爷子瞟了一眼杨合群,低头任老伴数落。“爷爷,以后听大叔的话”,一旁的小孙女说。

  杨合群说,现在老爷子像变了个人,“尽管没道歉,但与我目光交汇时,总笑一笑,过马路从不硬闯。”

  家人送绰号“雷管”

  偶尔,杨合群也有“脱岗”的时候,“带妻子旅游几天回不来,总惦记孩子们过马路,感觉欠他们的”。

  “他是‘雷管’,雷锋不管的事情他都管”。说起杨合群,爱人刘小兰如此评价。刘小兰说,老杨脾气并不好,以前遇到不平的事爱与人吵,“一去马路上帮忙就特有耐心,即使是受委屈,也总乐呵呵的。”

  杨合群认同爱人对他的评价。“特殊环境嘛,我总不能现场发火,孩子们还等着过马路呢。”

  追访

  协管员或将取代“马路大叔”

  11月22日早7时,杨合群的新“搭档”,一名交通协管员和他一起指挥交通。二人一个负责车辆,一个负责行人,几天来,配合不算太默契。

  杨合群埋怨这名协管员拦车时说话太直,不和司机好好商量。“光有一个孩子过马路时根本没必要拦车,应该拦住孩子,等凑够六七个孩子时再拦车。孩子上学,司机要上班,都忙啊。”

  “协管员人不错,很负责,我们需要磨合”,杨合群嘿嘿一笑。

  “老杨,歇一会儿”,11月22日8时,海淀区交通支队中关村大队李建军向杨合群打招呼。杨合群看早高峰已过,点上一支烟,到马路对面和李建军唠起嗑来。

  李建军说,他和杨合群是“老伙计”,一年多来,经常看到老杨帮助孩子们过马路,很感动,“老杨是热心公益的好人”。

  李建军介绍,由于警力有限,每天要处理很多交通事故,不能保证每所学校每个路口都有民警指挥。“需要像老杨这样的热心人共同维护交通秩序。”李建军说,今后,该路口早高峰时,会设两名交通协管员,平时至少保证有一名交通协管员。

  得知将有两名协管“进驻”,杨合群乐了。他说,如果协管员能将附近交通治理得井井有条,他有可能选择“下岗”。“想找一份新工作,是什么我也说不好”。

  【网友问】

  是否抢了协管员饭碗?

  杨合群:我只是做了一件想做的事。之所以不当协管员,是因为我喜欢自由,不在乎一点点钱,也不想事事被别人安排。我不是抢别人饭碗,我知道交警和协管员都很忙,人力不足,我只是想帮孩子过马路,帮司机疏导一下交通,这些谁都能做。社会秩序需要大家维护。

  【司机问】

  如果司机不听劝,你该怎么办?

  杨合群:司机们还是比较理解我的,很给面子,但也遇到不听指挥,不顾及路人安全的司机。这时,我也没办法,只能理解成“这个司机有急事,要不怎么不停车呢”,然后,赶紧拦下要过马路的行人。至少保证行人安全。

  【邻居问】

  如果“下岗”打算再找什么工作?

  杨合群:如果每天都有协管员,交通井然有序,学生过马路安全了,我再当“马路大叔”就没意义了。“下岗”后,也许会做其他有意义的事情,对社会有益的事。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申志民 实习生 关慧颖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浦峰

教育资讯
更多教育资讯
新闻回顾 留学认证
考试题库
高 校 库 公务员职位库

(责任编辑:史雅乔)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