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园交钱还要托关系 娃娃入园难在哪?--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入园交钱还要托关系 娃娃入园难在哪?

2012年02月02日08:50    来源:《中国财经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龙年春节前夕,多部委联合发布的消息再次引起了幼儿园家长和社会各界的关注。

  1月4日,国家发改委、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发文,严禁幼儿园以任何名义向入园幼儿家长收取赞助费、捐资助学费、建校费、教育成本补偿费等与入园挂钩的费用,严禁以开办实验班、特色班、兴趣班、课后培训班和亲子班等特色教育为名向家长另行收取费用。

  这是继中央财政加大学前教育投入之后的另一举措。此前的2011年9月,中央财政第一次为学前教育设立专项资金,“十二五”期间将安排约500亿元,重点支持学前教育4大类7个重点项目,包括校舍改建、综合奖补、幼师培训、幼儿资助等几个方面。

  一系列措施的出台,让人们把目光聚集到幼教领域“入园难”、“入园贵”的解决上来。

  交了钱还要托关系

  “入园难”、“入园贵”一度成了幼儿家长的心病。去年9月,家住北京通州区的孙女士把女儿送进家附近的一所民办幼儿园。每个月学费是1400元,还要交3000元的赞助费。粗略算了算,三年幼儿园下来,光学费就要6万元左右。

  “入学时,学校让从家里带被褥,另外校服、书包等还要花钱买,幼儿园只发给了四本书。”孙女士说,此外,幼儿园还定期向家长推荐一些教辅材料,说是家长可自愿购买,幼儿园不强迫。但学校还要求每个孩子至少报两个兴趣班,兴趣班按课时收费,每课时30至50元不等,一般40个课时左右。

  “上幼儿园太贵了,就这样,去晚了还报不上名,现在女儿班里将近40个小朋友。”在上这家民办幼儿园之前,在城区上班的孙女士曾找了一所公办幼儿园。虽然每月学费只有四五百元,但总体对比了一下,还是决定上民办幼儿园。“上公办园也未必能省多少钱,想进去要托关系,还要交1万元赞助费。”孙女士说,自从生了孩子,她就处处留意幼儿园的事。她同事的小孩所在的幼儿园属于北京市一级一类园,3年一共交了2.4万元的赞助费。“现在有的幼儿园赞助费都到2万多元了。”她告诉记者,幼儿园的赞助费是以“自愿助学”费名义交的。当初报名时,幼儿园给了一个账号,家长必须拿着银行的回执单来报名。

  不仅仅是北京,近年来,幼儿园收费猛涨、入园难的情况屡见不鲜。媒体曾经进行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高达92.86%的人认为“上幼儿园难”,71.43%的人认为“非常难”。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也表示,近年来,我国幼儿园教育得到了较快发展,特别是民办幼儿园发展迅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幼儿教育资源供需的矛盾。但总体看,幼儿教育基础还较薄弱,幼儿“入园难”、“入园贵”问题在一些地方比较突出,表现之一就是幼儿园设立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擅自提高收费标准。

  娃娃入园难在哪儿

  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名目繁多的收费背后是我国学前教育资源的短缺。我国在2010年制订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一年学年教育普及率只有74%,三年学前教育普及率只有50.9%,学前教育成为我国整体教育的“短板”。

  供需之间的矛盾直接造成“入园难”。以北京为例,据资料显示,2007年至2009年,北京市的新生儿有41.575万人。他们将从2010年开始陆续地进入幼儿园。而从2009年北京市合法幼儿园的在园人数来看,北京能提供的幼儿园学位数约为24.8万人。这意味着,北京的幼儿园学位缺口,约为17万名。

  不仅如此,外地人在京生儿育女现象逐渐突出。统计显示,北京市新生儿中,非户籍人口占54%,已超过户籍人口所占的46%。目前,朝阳、海淀、丰台、昌平、顺义、大兴、通州等区的压力特别突出。

  就当人口数目因为各种因素在直线飙升时,幼儿园的数量则在一路减少。

  公开数据显示,1990年,北京市共有托儿所和幼儿园4793所,到了2009年只剩下1266所。不只是在北京,全国幼儿园数量都在减少。1992年全国有幼儿园17.25万所,到2002年只剩下11.18万所,锐减35.3%。

  对我国幼儿园数量产生直接影响的是在1995年,当时七部委发布《关于企业办幼儿园的若干意见》,提出“鼓励企业幼儿园向社会开放……推进幼儿教育逐步走向社会化。”此前,我国的幼儿园均为公有幼儿园,主要由教育部门办园和其他部门办园。其他部门,即指机关、事业单位、部队、厂矿、学校和国有企业等。而此后,国有企业的幼儿园开始和企业剥离。

  教育专家表示,上世纪60年代中期曾出现入托难问题,80年代又出现入托难,加上本次入托难,显现了我国人口出生每隔约25年会有一次增长高峰的规律,但学前教育规划方面忽略了这一规律。进入90年代,随着国企改制及“以公办园为骨干和示范,以社会力量兴办为主体”等政策推动,企业园、街道园等纷纷改制成民办园,大批幼儿园因经营不善等原因关闭、消失。一些非公办园基本得不到支持,托幼的公益性渐行渐远,收费名目越来越多,乱收费现象愈演愈烈。

  不让幼儿园“向钱看”

  据了解,此次出台的《幼儿园收费管理暂行办法》不光措辞严厉地禁收赞助费和特色教育费,为了保障政策的落实,三部委还将开展监督检查和收费许可证的年审。

  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李毅告诉记者,针对幼儿园收费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国家依法进行规范,切实减轻群众经济负担,很有必要。在这种情况下,三部委出台《幼儿园收费管理暂行办法》,对规范幼儿园收费行为,保障受教育者和幼儿园的合法权益有着重要作用。

  他还表示,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需要明确政府责任,加大政府投入,增加资源供应,通过保证合理用地、减免税费等方式,支持社会力量办园。

  熊丙奇说,国务院于2010年底颁布了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被称为“国十条”,要求各地实施三年行动计划。通过实施三年行动计划,全国将新建、改扩建幼儿园9万多所。但学前教育资源总体上依旧严重短缺。从全世界范围看,学前教育的投入占总体教育经费的比例为3.8%,有的发达国家甚至高达8%—11%。我国的投入水平不仅远低于发达国家,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学前加大投入已经列入政府的日程表。

  去年9月,中央财政第一次为学前教育设立专项资金,“十二五”安排约500亿元,此外,中央财政还安排“扶持民办幼儿园发展奖补资金”,根据各地扶持普惠性、低收费民办幼儿园发展的工作实绩给予奖补。此外,从2011年起,将中西部地区农村幼儿教师培训纳入“中小学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由中央财政安排专项资金予以支持。

  各地也纷纷出台政策,让学前教育成为普惠性教育。如广东省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提出要新建、改建、扩建一批公办园,力争到2013年,各县区公办园比例达到30%以上;安徽也提出,2013年全省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园率锁定在60%,基本达到办园条件的幼儿园覆盖率达到60%,普惠性幼儿园及在园幼儿始终保持占全省幼儿园及在园幼儿总数的65%以上。

  财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加大财政投入的同时,必须大力推进学前教育综合改革,加强幼儿园的财务、资产管理,逐步建立幼儿园信息化管理系统,完善考核监管机制,确保财政资金使用的规范、安全和有效。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城市常住人口持续增加,学前教育一段时期内依然会存在“僧多粥少”的局面。也有专家表示,这就需要政府用政策制度和体制设计,来确立学前教育的公益性、公平性与非竞争性。而不是简单的加大投入。(李忠峰)
(责任编辑:林露)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