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小伙特殊毕业礼:从澳大利亚骑回浙江(图)--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24岁小伙特殊毕业礼:从澳大利亚骑回浙江(图)

2012年02月08日08:40    来源:浙江在线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骑行中,他又决定:骑回家!

  从澳洲一路骑行,

  经过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柬埔寨、越南、老挝,

  最后到中国,到浙江嘉兴的家。
  
何骆杰预计在2月10日入境,如果不出意外,回嘉兴的路,他会全程骑行。
24岁的何骆杰,放弃了在澳大利亚继续升学的机会,拿着学费,开始了他的环澳骑行。
何骆杰在吊床上过了一夜

  这就像是一次毕业旅行,又更像是一首人生的练习曲。

  "骑脚踏车,总是能看到最好的跟最坏的一面。"

  和电影《练习曲》里的骑行者说的一样,

  何骆杰在路上看到了最繁华的,也看到最贫穷的,遇到了最美善的,也遇到了最丑陋的。

  他的世界观也在一点点丰满起来。

  他写日记、写博客、写微博……努力地把一路所见所闻所感记录了下来。

  你好,我叫何骆杰。

  “是旅行这家伙让我在9个月内写完了一整本笔记本”

  你好,我叫何骆杰。1988年生人。现正在从澳洲骑自行车回浙江嘉兴的路上。

  我出生在诸暨山下湖镇,4岁随父母到嘉兴,父亲是诸暨山下湖镇横梗村人,母亲是诸暨枫桥镇骆家桥村人。

  我的网名叫“绍嘉人”,网上传说我是“绍嘉混血儿”,其实我最初在豆瓣网上的自我介绍写“浙江诸暨、嘉兴混血儿”,是句玩笑话。

  我的高中学习成绩极差,大学考到上海邦德职业技术学院专科,物流专业。所幸这个专业是和澳大利亚最南端的塔斯马尼亚州霍巴特市Tasmanian Polytechnic(塔斯马尼亚理工)学院合作办学。在上海读完两年后,2009年9月28日,我到了霍巴特市继续读之后的1年半课程。

  我在Tasmanian polytechnic拿到advanced diploma(相当于国内的专科)学位毕业后,本可以像其他同学一样转到university of tasmania(塔斯马尼亚大学)再读2年,拿到bachelor(本科)学位。

  但我在澳洲生活1年多后觉得,再花4万澳元拿这个学位没有意义。

  事实上大多数留学生到了国外并没有和当地发生太多接触,一直都在一个小圈子里……我觉得与其为了一张文凭花这么多钱,还不如拿它的十分之一去骑自行车穿越澳洲,看看真正的澳大利亚是什么样的。

  现在看来,这是我做过的最艰难,也是最正确的决定。

  2011年12月29日,我写着日记,突然发现,我已经写满了整整一本。上学时,我从未有过把一块橡皮用完,或者把一盒笔芯用完的经历。是旅行这家伙让我在9个月内写完了一整本笔记本。

  2010年11月10日

  最艰难的决定

  “在说服父母的过程中,我起先用了很多理想化的词汇……”

  经过几个昼夜的心理斗争和权衡利弊,我选择既不转专业,也不升学,而是退学(其实不算退学,我毕竟还是得到低一级文凭的。只是退学说起来酷一些,就像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一样)。

  第一次感受到,我离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如此之近。在说服父母的过程中,我起先用了很多理想化的词汇,结果不起作用,在他们的世界观里,各种拼搏仅仅是为了生存下来,所以我没有资格去要求他们捍卫我“青春”的理想。于是我告诉他们我会在路上注意安全,学习知识,看能不能找到商机,或者带来更广的人际关系。

  一句忘记了出处的名言说道,在做你喜欢的事之前,你必须得先做无数不喜欢的事。

  很幸运我有各种条件支持,在如此轻的年纪去做一个自己彻底喜欢的事情。至于这件事的意义或者目的,我认为最好的假定是无意义、无目的。更有一条用烂了的名言,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在那里。为什么要去路上,因为路在那里。

  2011年4月12日

  澳洲东海岸的大雨

  “几秒钟之前的二十几年,我从没有产生过这个想法……”

  这是我骑车从墨尔本出发,沿着澳洲东海岸去悉尼的第12天。

  我曾查过澳洲气象局网站,这个月份在塔斯马尼亚或维多利亚州,一个月平均有10到13天要下雨,也就是说我有很大概率会被雨淋。

  在连续11天“赌赢”天气后,今天下起了大雨。我和昨天搭伴同骑的日本女骑士藤田明子,在淋了两个小时雨后,到了一个叫Nowa Nowa的小镇。

  天色昏暗,我们在大雨中看到一家灯火通明的咖啡店,里面有一位老妇人在做蛋糕,一个小女孩在擦桌子,墙边壁炉的柴火烧得正旺,像做梦一样。

  咖啡店后面就是房车公园,有两座木屋,老妇人说,这是出租给郊游中学生的宿舍,今天可以提供床位给我们,20澳元一个人。

  这是很便宜的价钱,因为有独栋木屋,全设备公共厨房,还有热水浴室。

  虽然做饭时已经很晚很饿,看着意大利面一点点在煮沸,我很知足很耐心地等待。毕竟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也许我们还得被迫去露营。

  也就是这一晚,我躺在床上,突然一念之间,产生了要骑自行车穿越澳洲大陆,再去东南亚,最后骑回家乡浙江嘉兴的想法。

  几秒钟之前的二十几年,我从没有产生过这个想法,包括骑车旅行刚出发时,我的最初计划是骑到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把车卖掉,坐船或飞机去南美洲,然后回国。

  但现在突然改变了,也许克服挫折让我更有信心:不就骑自行车走个一年半载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2011年9月12日

  在印尼“骑”火山

  “这一天是我和阿波人生中体力上经历过的最辛苦的一天。”

  在决定骑这条路线时,我们都没有想过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我们只是在地图上看到了有一条近路从火山上穿过,同时我们也想去看看火山,于是就去了。

  结果太惨了,之前的30公里还好,慢慢上坡,之后,坡越来越陡,没办法再骑车,只能推车,最后连推都推不上。

  后来到了一个岔路口,一条老路,一条新路,问路时跟种菜老伯交流不清,我们去了老路,结果很陡,我推到一个山顶后又去帮同伴阿波(王健州),他很生气,觉得应该走新路。

  最后,我们调头回去走了新路,事实证明,老路短但陡,新路长但平坦一些。

  这是我和阿波最累的一天。

  第二天又租了辆车回到山顶再看看,还是觉得怕。

  2011年10月30日

  签证的最后一天

  “等了6小时后被盖了拒签的章在护照上……”

  这一天,是我的马来西亚签证到期的最后一天。

  之前,我在新加坡等了一个星期,拿到了14天的马来西亚签证。

  但我并不想这么快就离开马来西亚,于是续签了两次。

  第一次,是刚到马来西亚靠近新加坡的边境城市新山时,我去了当地移民局。但被“赶”了出来,说是要去首都吉隆坡的行政区布城的移民局办。

  第二次,就是在吉隆坡的移民局,等了6小时,我的护照还是被盖了拒签的章。

  也是在吉隆坡的时候,本想一路骑回杭州的王健州说服不了爸妈,被迫飞回了杭州。

  而我只能带着自行车坐大巴到马来西亚泰国边境,在签证最后一天离开马来西亚进入泰国。

  2011年12月9日

  在警察局过夜

  “又在人生必做100事单子上打了一个钩在警察局过夜。”

  在警察局过夜,不是坏事,是好事。

  计划中在泰国的最后一晚,马上就要去柬埔寨了,到了一个没旅馆的边境小镇,本来正在问当地的居民哪里有住,刚好来了一个警察,他就把我带去警察局了。

  泰国警察非常非常热心,就让我睡在他们警察局的地板上,还给我吃方便面,带我去洗澡。

  他们完全没问护照的事情,还是我主动把护照拿给他们,他们就随便看了看。

  后来,警察都出去抓酒驾了,局子里就我一人!我就在警察局看看电视写写日记,又在人生必做100事单子上打了一个钩在警察局过夜。

  2012年1月1日

  新年第一天的挑战

  “我们几乎一辈子都不会再相见,但他们在惦记我。”

  新年第一天就这么挑战啊,打算骑60公里找旅馆的,骑了90公里还没有。

  推进一个庙求宿,结果被老尼姑赶出来了(这是作为无神论者的代价吗)。费尽周折,终于一家露天咖啡店同意我在两棵树中间吊床上过一夜。时来运转,店家又请吃了晚饭。

  和招待我过夜的老伯吃饭时尝试着沟通,完全语言不通。

  第二天,老伯打了个电话过来,接起,他说hello。

  我说hello。

  他说ok(升调)?

  我说ok!

  他于是说ok(降调)。

  然后他就挂了。感动!我们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但他们在惦记我。

  2012年1月8日

  骑在越南的山路上

  “今天在没人的山路被抢劫了……坐在地上好久,哭了,越南这段还要继续走下去吗?”

  今天在没人的山路被抢劫了,保护手机时被打了几拳,最终还是被抢走了iPhone和iPod,所有照片和视频都没了,人没事,护照和钱包还在,车摔了,坐在地上好久,哭了,越南这段还要继续走下去吗?

  那两人骑着摩托,跟了我有两三公里,之前还问我要烟,让我下车休息,我都没停,我以为他们只是好奇的村民,后来才知其实他俩早盯上我了,伺机行动,也许是因为有车来,他们两次没行动,最终趁没车时开摩托超上来抢我的包。我真傻,在民风好的国家待久了,失去了戒备心。

  被抢之后我折回镇上找警局,但镇太小没有(或者我没找到),明天准备去市里报案,不指望能破案,实际就给他们的档案室里加页纸罢了,但也是我应该做的。

  两位越南警察还是很敬业的,驾车带我回到两个劫匪试图接近我的地方做了勘察,仔细定位了作案地点(芽庄以北90公里处,海边山路),带我去餐馆请吃中饭,下午又请了位英语老师当翻译做了2小时笔录。

  最后,他们说:“我们保证今后此地不仅美丽,而且安全。”希望如此吧。

  我还是决定第二天搭车去老挝边境,从老挝调整状态再出发,骑向中国云南。

  2012年1月26日

  在嬉皮天堂过中国年

  “感谢万荣又让我的世界观完整了一点。”

  昨天,在路上碰到5个澳大利亚骑行者,真把骑行当成了一项运动,于是我和他们一起也骑得超快,本来8小时的路6小时不到就骑完了,到了嬉皮天堂vang viang(万荣)。

  去tubing(坐在轮胎内胎上漂流),到了上游发现果真是个很嬉皮的地方,悬崖下沿溪流两岸数个露天酒吧放着轰鸣的音乐,数百上千人(绝大多数白人)光着膀子在狂欢,不时有人拉着绳子跳入水中。tubing两小时后,我弄丢了我的上衣和帽子,差点拖鞋也丢了。终于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赤脚光膀子了。

  高山流水下,小桥人家。vang viang,万荣,本来是一个诗意,水墨画的世外桃源,但因为现代旅游业阴差阳错成了伪嬉皮风格的放纵之地。

  然而,万荣看起来这么繁荣、旅游业这么发达的地方,就在旁边一点点的村子里还是过着最贫穷的生活,这挺值得思考的。

  同时正值春节,很多中国自驾游团队也来到这里,两群人之间相遇碰撞对比思考很有意思。感谢万荣又让我的世界观完整了一点。

  如果是坐大巴直接到万荣,就看不到旁边的东西,就会觉得万荣真发达啊。但我骑行,就会有一个连续性的观察,各个村庄或城市都会经过。

  来自网上的声音

  @浙江省旅游局:他叫何骆杰,1988年生,浙江诸暨、嘉兴混血儿,现正在从澳洲毕业的学校骑自行车回嘉兴的路上!已穿越了澳大利亚、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柬埔寨,此刻在老挝琅勃拉邦,继续穿越越南后就将到中国啦!一路的精彩艰辛阳光泪水,都是一生的财富~加油!!

  @嘉兴19楼:为青春鼓掌~@绍嘉人(注:何骆杰的微博名)好样的!

  @半圆1:想着路在脚下,家在不远的地方。加油兄弟,国人的骄傲!

  @风格豹:这才叫年少轻狂!从少不更事到历尽风雨……

  @Claudiaqj:这应该是最完美的毕业旅行吧!

  @唯唯1966:GO,GO,GO,追求梦想的孩子都是勇敢的孩子。

  @诸暨人门户网站:老乡们给他加油吧!

  @叫我围裙姑娘:佩服你的勇气和毅力。

  @大酒窝:太可爱了,运动无止境,骑行不分国界,祝你成功。

  (记者 郭婧)
教育资讯
更多留学资讯 美国 英国 澳大利亚 加拿大
新闻回顾 留学认证
考试题库
高 校 库 公务员职位库

(责任编辑:郝孟佳)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