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少质量不高 农村教师培训问题一箩筐--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机会少质量不高 农村教师培训问题一箩筐

2011年08月11日05:34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7月30日,下午3点,湖南张家界,室外38摄氏度的高温将没有空调的天门烛光光汇学校礼堂变成了一个大蒸笼,只要在里面待上一会儿,就会全身湿透。

  “蒸笼”里,来自官黎坪中学的刘正云老师已经很有“定力”地听了两个小时的课,还不时用笔在老师发的教材上勾勾画画,尽管略微发胖的他比一般人似乎更加怕热,汗水不停地从他的额头流下。这是2011“烛光行动——新东方社会责任行民盟农村教师培训”活动的首站。台上,新东方长沙分校的校长正在给台下300多名张家界的英语老师做口语培训。对刘正云来说,这个机会太难得了。

  近几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农村教师的培训问题越来越受到重视,从国培计划、省培计划,到一些民间力量发起的农村教师培训,都给急需培训的农村教师带去了新鲜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但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张家界采访时发现,现有的培训还远不能满足农村教师对高水准培训的渴望,农村教师培训工作依然任重而道远。

  培训僧多粥少


  “经费少,想到的事情做不到。”说起教师培训,在张家界教育局师资培训中心工作6年的老主任裴自彬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前几年,80%的培训都要教师自己掏腰包,虽然老师们对此很反感,但为了“上职称”,许多老师无奈只能“被培训”,他也因此被戏称为“教师工资回收站站长”。

  从去年开始,情况有了很大改观,有了国培、省培计划,部分骨干教师被选送外出培训,所在学校出路费,吃住培训全由政府承担。对此“老师都非常欢迎”,不过,培训僧多粥少的局面很难因此一下子改善。

  钟艳老师来自桑植县汩湖中学,这个有近200人的中学,包括她在内只有3名英语老师。工作9年,钟艳一共参加过两次算是比较正规的培训。上一次,还是几年前市里组织的免费培训。更多的时候,她只能通过听课这样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目前,她所在学校还没有老师参加过国培计划。

  英语专业大专毕业的陈文(化名)老师来自后坪中学,工作10多年她一共参加过两三次培训,还都是短期的。这次由民盟中央和新东方等发起的农村教师培训,她是主动跑来听的——名单里本来没有她。陈老师感觉,教了十几年书,很容易倦怠,但每被培训一次,自己就会有点动力。但平时“学校的机会比较少”,更多时候,她只能靠录音机和磁带。

  永定区教育局师训站的吴心秀负责教师培训快10年了。她告诉记者,现在,区里的教师培训经费全部根据学生的人数下发到学校,但全区每年的预算一共就90万元左右,杯水车薪,“没办法”。有时他们会自己搞点培训,但也只能是一些针对本地实际情况的简单培训,比如2008年,他们把全区的体育老师召集起来,培训了新广播体操。  一些培训“两张皮,侃大山,大报告”

  培训缺乏,好的培训就更加可遇不可求。

  7月30日上午,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活动启动仪式上的第一课“用爱与责任点燃孩子内心的火焰”,让能容纳六七百人的天门小学大礼堂座无虚席。为了听上俞敏洪的演讲,许多老师早早起床,从乡下赶过来。

  “耳目一新,深入浅出,朴实震撼。”裴自彬感觉,俞敏洪的演讲给农村教师培训工作“打开了一扇窗户,找到一个方向。”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目前部分低水平的农村教师培训,“两张皮,侃大山,大报告”。“有些培训跟教学生活的实际离得太远,老师上课学生都在打瞌睡,效果怎么会好呢?”裴自彬说。更不用提一些收费的培训,一方为了收钱,一方为了拿学分,效果就更没人在乎了。

  在桑植县两河口乡中心小学教英语的金拥军老师是半路出家——他原来是教数学的,从2007年开始,张家界开始在小学三年级开设英语课,英语老师一下子奇缺,他就被“赶鸭子上架”了。像他这种情况,在张家界有很多。

  因为知道自己的英语几斤几两,害怕误人子弟的金拥军老师很有紧迫感,只要有英语培训,不管是交费的还是免费的,他都会报名,“能学多少学多少”。但不知是自己的英语基础太差,还是培训缺乏针对性,虽然感觉每次培训似乎都有收获,他的英语依然教得很吃力,尤其是口语。这让他更加渴望系统有效的高质量培训。“人家说‘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得有一缸水’,我哪里有啊?”

  培训机会分配不均

  刘正云的烦恼和金拥军不同。金拥军愁的是难得有好培训,刘正云愁的是难得有培训。

  在学校里,刘正云身兼数职——年级组长、英语教研室主任和班主任,繁忙的工作令他分身乏术,一些短期的培训项目根本参加不了。这回教师培训,因为刚好赶到暑假,他才有空参加。刘正云希望,今后的培训能多安排在暑假,而且,时间最好能长点,两周左右。

  刘正云的情况正是裴自彬所忧虑的。“真正扑在一线的没机会。一些不是一线教学骨干的反而去了。”自去年国培计划开始在张家界实施以来,裴自彬对这一点的感受更加强烈了。不久前,永定区曾有一个为期三个月的英语老师培训指标,但被选中的英语老师在学校里带着好几个班的英语,他一走,几乎整个年级的英语教学全部瘫痪,结果这位英语老师只能放弃。

  这种“工学矛盾”,吴心秀在工作中也经常会碰到。曾有一期15天的国培特级教师研修班,给了区里指标,结果区里符合条件的两个老师都是带高三的,根本走不开。

  与此同时,为了不浪费机会,一些老师又被反复培训。

  天门小学的一位美术老师,去年就参加了三次培训,都是国培省培级别的,时间从10天到一个月不等。因为培训要求必须是美术专业,培训的内容又都是陶艺、油画等非常专业的内容,不是专职老师去了也白去,区里点来点去,只能每回都派他去。

  还有时候是“校长的眼光问题”。吴心秀坦言,培训指标有时候得硬压下去,只有极少数的校长哪怕从外面临时请代课老师,也要把自己的老师送出去培训。她更经常需要面对的情况是,一听说要去一个好的老师,校长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行”。

  “培训是一缕春风,只是实施过程中碰到一些具体问题,让我们感觉有点‘春风不度玉门关’。”裴自彬感慨。(记者 李洁言)
(责任编辑:苏楠)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