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绩差遭退学 艺术类中学“倒掐尖”?--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成绩差遭退学 艺术类中学“倒掐尖”?

2011年07月13日09:21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9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8名学生因期末考试不及格被学校劝退,家长反映"孩子们曾相约自杀"。针对这起"相约自杀"事件,记者调查发现,为提高升学率,淘汰成绩差的学生已经成了一些艺术类学校的潜规则。专家指出,植物掐尖是为其更好生长,学校"掐尖"带来的更多是伤害。

  ■学校下发的《退学通知》



  ■“被退学”:不能承受之重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家长刘妍(化名)仍然心有余悸,她的女儿宋一(化名)“消失”了8个小时后才被找到。“这段时间,她手机关机,同学和朋友家都找过了,没有一点信息。”

  9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高中一年级学生宋一拿到学校给的《退学通知》,一直没敢和父母说实情。“中午我接到女儿班主任的电话,说孩子被退学了,当时一下子就蒙了,以为干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刘妍说。

  宋一被退学是因为6门功课考试不合格,她所在的班还有7名学生因为同样的原因被要求退学。刘妍说:“女儿后来告诉我,当时他们都很绝望、害怕,曾相约一起自杀。我了解到,她的同学蒙凡(化名)因为压力太大,喝了安眠药,剩下的学生中有4人失踪。”记者10日18时在北京朝阳医院“抢救室交班表”上看到了医生的诊断:蒙凡,佐匹克隆过量。佐匹克隆是一种镇静催眠药。自杀前,蒙凡曾给妈妈发了短信,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徐副校长说,10日,蒙凡因心理压力过大,在家中服用安眠药,被家人发现后送到医院,经抢救脱离危险。其余的7名学生一直与学校、家里保持着联系,所谓“失踪”和“相约自杀”属子虚乌有,“孩子们只是躲起来了”。

  刘妍不愿意让女儿回老家续读。刘妍说,“连补考也没有,就开除学生……希望学校能给一次补考的机会!”

  ■“倒掐尖”:艺术类中学“潜规则”

  徐副校长告诉记者,根据《中国音乐学院附属中等音乐专科学校学生学习学籍管理规定》,新生在试读期学年考试中如主科成绩不及格者(不予补考),或总科目三分之一门不及格者(不予补考),高中部新生取消入学资格退回原地区;初中部新生做留级处理,延长试读期一年。

  “因学习成绩不及格而中途退学,艺术类中学都这样。今年,我校高一年级的100余名学生中,共有10名学生被退学。”徐副校长说。

  记者看到,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在《学生手册》中规定,高中一年级为“试读年”,学习成绩不合格就会被直接“退学”。

  中国音乐学院主管附中工作的负责人表示,《学生手册》中关于“试读年”的规定有政策根据,目的在于对高一新生起到警示作用,希望艺术学生能够全面发展,不要偏科,更不要放弃文化课的学习。以前就有少部分学生接到退学通知。

  业内人士介绍,这种“试读制”是大多数专业艺术类中学的通行做法,比如北京、上海、四川等地的音乐学院附中等,目的是督促艺术类学生重视文化课。一位艺术类中学的知情者透露:“艺术类中学虽然属于职中,但比较特殊,其他职中以就业率为目标,我们这样的学校仍以升学率为目标。淘汰差生,可以提高学校的升学率,而中招时多录一些学生,则可以收学费。”

  徐副校长说,虽然规定中写着“不予补考”,但学校会酌情研究。今年8名学生都提出了补考申请,但申请当天就发生了意外,学校还没来得及处理。

  ■面对差生:岂能“一退了之”

  记者登录北京市教育委员会网站,查阅“中等职业学校中,哪些学生应予退学或令其退学”,发现中国音乐学院附中的8名被退学学生情况,并不在此列。但北京市教育委员会一名负责人透露,中国音乐学院附中上级单位是中国音乐学院,具有办学自主权,学生学籍管理具有特殊性。

  中国音乐学院主管附中工作的负责人解释说,作为面向全国招生的艺术院校,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在校生中90%为外地生源。求学不易,家长希望孩子顺利升学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严格要求学习成绩也是学校的原则。

  这位负责人表示:“附中的学生发生意外,自己感到十分震惊,并表示遗憾。经过了解,学院认为附中督促学生学习的出发点是对的,但应该改进工作方法,对尚未成年的学生,学校应该承担起更多责任,针对艺术院校学生的性格特点,加强心理辅导与沟通。”

  对于未来的出路,一些家长感到着急:“如果考不好的孩子就被推给社会,中学教育的意义体现在哪里?”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教授顾明远说,每个学校的学籍管理规定可以不同,但是对于尚未成年的学生,学生退学应该是件严肃的事情,对于差生不能“一退了之”。通常学校让学生退学都应先和家长沟通,要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要考虑学生退学后怎么办,因为他们未来的路还很长。

  “作为学校来说,要爱护每一个孩子,不仅仅是听话的、学习好的孩子,对于成绩差的孩子要同样爱护,这才是教育公平的理念所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在非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严格要求学生,坚持办学方针无可厚非,即使劝退也要稳妥操作,不能让被淘汰的学生无处可去,无学可上,失去希望。(文/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李亚红 赵琬微 万一 供图/新华)
(责任编辑:杨迪)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