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18岁那年我悄悄改了高考志愿--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讲述:18岁那年我悄悄改了高考志愿

2011年07月12日08:32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父母很宠我,什么东西,只要我说一句,哪怕仅仅是一句无心的夸赞,父母也会很快给我弄来。

  上高中后,看到周围女同学穿得越来越漂亮,我开始主动向父母伸手要钱。向妈妈要钱时,她竟然有一丝犹豫,这是我以前从不曾看到的。更令我不解的是,妈妈给外出求学的姐姐织了一件崭新的毛衣,却只用剩余的毛线把我的旧毛衣袖口翻新了一下。我和姐姐个头相仿,不熟悉的人看了都当我俩是双胞胎,平时妈妈买东西都是一式两份,这次是怎么了?新毛线织的袖口并没有让我开心,一个女生看到我露出的毛衣袖口边缘,竟然翻开我的外衣来查看。这让我很受伤,我已不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我明白她此举的目的。

  大我3岁的哥哥马上要参加高考了,每天早上妈妈都会给他煮一个鸡蛋。我并不希罕什么鸡蛋,可是哥哥一吃鸡蛋,妈妈的眼睛就往我这瞄,弄得我很不自在。

  班里组织郊游,同学都带着从商店里买的鸡蛋饼当午饭,我也向妈妈要钱去买,妈妈却坚持在家自己做。看着妈妈做的那乱七八糟的鸡蛋饼,我气得连郊游都没去。

  同桌向我借5元钱,我想帮他,只能向妈妈要。为此我准备了很长时间,反复斟酌该怎么张口。没想到,妈妈竟然没说什么就把钱给我了。没几天,同桌就把钱还给我了,而妈妈也没再提起这件事。而顶着贫困生帽子的我灵机一动,何不把这5元钱再借出去?就这样,这5元钱在同学里借来借去,我所要的不过是有钱的虚名。

  在我高考的前夕,我无意中看到哥哥留在家中的日记。“家里只有爸爸一个人上班,每个月才300多元钱,怎么供得起三个孩子上学?为了我们,不喜经商的爸爸只好硬着头皮去卖鸡,那天生意很好,买鸡的人很多,本来可以赚一笔的,却被地痞盯上了,整整一袋子的鸡被偷走了,多日的辛苦,全白干了。”哥哥在日记中说,他要为父母分担,不能让两个妹妹失学,要让小妹吃上鸡蛋。

  我明白了,哥哥是老大,好吃的和新衣服都轮不到他,上高中了,还穿着屁股有补丁的裤子去上学。哥哥上的学校不算好,但学费低,还有奖学金。大学四年基本没怎么花家里的钱。

  我悄悄地改了高考志愿,放弃了普通大学,转投一所师专,因为这里学费更低,还有奖学金。那一年我18岁。虽然前途漫漫,但看着头发斑白的父母,我在内心说,我长大了,请让我也来分担家里的经济压力!虽然父母在我18岁的生日时送给我的礼物仍然只是一枚煮熟的鸡蛋,但是他们面对生活的态度,对我们的教育,那种责任,那种担当,却是传承给我的最好的礼物。(万弟娟)
(责任编辑:林露)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