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罚9岁学生被打20耳光 让班干部"执行"--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老师罚9岁学生被打20耳光 让班干部"执行"

2011年06月21日15:46    来源:四川在线     手机看新闻

  我再也不去学校了,说啥我也不上学了。”9岁的小刚哭着闹着不去上学,原因是他被同学、班上的纪律委员小勇当着全班的面扇了20个耳光。小刚说,“是数学老师叫班干部扇耳光的”,他再也不想见到老师和同班同学。

  



  昨日。当事老师向孩子家长道歉,但她解释那是自己一时情急,都是为了孩子好。

  校长

  当事老师将被开除

  家长

  将给孩子转学

  孩子

  我不恨打我的同学

  孩子讲述

  老师说看到他就恶心

  安岳人罗尚辉夫妻俩的儿子小刚去年9月从老家来到成都,在郫县团结镇白马实验学校读三年级。

  5月24日早上,小刚突然告诉罗尚辉说,他不想去学校了,并对父亲询问“是不是身体哪儿不舒服?”一个劲摇头。

  追问下,小刚才说了实话。原来,他们班上这学期新来了一个女数学老师,不喜欢他,“老师说看到我就恶心,每次上数学课,都让我到教室后面去罚站。”“他的成绩也还可以,老师怎么就不喜欢他呢。”当天,罗尚辉来到小刚所读的学校向校长反映了情况,希望校长能够找当事老师谈一谈,改变一下教学方式。

  上课讲话

  班干部代老师惩罚

  让罗尚辉意想不到的是,5月26日下午5点过,小刚放学回到家时双脸红肿,掌印清晰可见。“是不是在学校打架了?”罗尚辉紧张地问儿子。“下午最后一节数学课,我和旁边的同学小林上课讲话,数学老师生气了,就叫纪律委员小勇扇了我们一人20个巴掌。”小刚支支吾吾地说。

  第二天,罗尚辉来到学校找到校长,并叫来数学老师林老师。“我没有打孩子。”问及此事,林老师一口否认。

  随后,校长叫来小刚、小林和班干部小勇作证,林老师才承认自己当时是一时气急,叫纪律委员小勇“惩罚”一下违反纪律的学生,给全班起个警示作用,自己并没有直接动手打人。

  老师解释

  一气之下的行为

  “这么多天了,老师都没有来家里看过孩子。”昨日,虽然事情已过去近一个月,但罗尚辉心里仍无法释怀。他觉得,是因为他先去校长那告了林老师的状,林老师故意报复自己的儿子。

  昨日下午,罗尚辉再次来到了儿子的学校找到了林老师。“我当时没有控制住情绪,一气之下,才那样做。”林老师说,自己已经教书4年,初衷就是把每个学生都教好,当时看到小刚上课讲话,打了招呼又听不进去,自己一时心急才叫班干部那样做。

  林老师表示,现在她自己也觉得很后悔,并向罗尚辉道歉。“我也想过去小刚家看看,但是和小刚爸爸通电话的时候,感觉小刚的爸爸很有意见,我就没有自讨没趣了。”林老师说。

  对于说小刚“恶心”一事,林老师表示,没有说过“恶心”的话,罚孩子到最后一排站着,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学校回应>>>

  当事老师将被开除

  对于林老师的解释,罗尚辉仍然表示不解,“娃娃虽然上课违反纪律,处罚的方式有很多种,老师不该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打人,而且不应该指使学生这样做。”

  罗尚辉说,孩子这几天正在期末考试,这学期读完了,还是给他转个学校,现在孩子对学校有种排斥心理,自尊心也受到了伤害。“但我要求学校退还我这一年共1700元的学杂费。”

  对于此事,该校校长肖淑梅态度鲜明,“老师打学生肯定是不对的,这种事情在我们学校还是第一次发生,我们已对当事老师进行了批评教育,并将其调离小刚所在班级,这学期完了之后,就会将其开除。”

  对退学费一事,该校教务主任钱老师表示:“一年书都读完了,再要求退学费,这是不可能的。”

  天府早报记者 吕澜希 摄影 黄瑶(文中涉及3名小学生均为化名)

  专家说法>>>

  孩子都是受害者

  省教育学会副秘书长纪大海表示,老师对学生严格要求是对的,但打学生就是错误的,利用学生打学生更是错上加错,“这种行为就是‘变相体罚’!”纪大海说,这是教育法和教师法都不允许的。“同时,打学生的班干部和被惩罚的孩子都是这位老师‘变相体罚’的受害者。”纪大海解释,一方面,充当老师打人工具的班干部会将打人、欺负同学养成一种习惯,将自己的权力无限膨胀,这将为其养成不良人格埋下祸根。

  另一方面,被惩罚学生除了身体上的伤害,其心灵会受到创伤,这种行为会给孩子造成自卑的心理阴影,对他今后的发展也很不利。

  新闻镜头>>>

  两个孩子

  当纪律委员小勇看到小刚脸上被自己打得红一块、紫一块时,他也害怕了,“是林老师让我这么做的”,小勇说:“小刚,对不起。”

  看到小勇向自己道歉,小刚也连说:“没关系没关系。”两个孩子,和好如初。“我们课间休息的时候,还是在一起耍,我不恨他。”放学回家后,小刚给爸爸说,但是他还是不想在这个学校上学了。

  一段对话>>>

  罗尚辉:“还有孩子(小刚的同学)给我说,你经常揪他们耳朵,还要他们做200个下蹲?”

  林老师:“我从来没有揪过学生耳朵,经常挨一下,提醒一下他们是很正常的。

  的确有惩罚他们下蹲,但是200个这个数字,也是我说出来吓他们的,从来没有斗硬数过。”

  我们课间休息的时候,还是在一起耍,我不恨他。”

  ——被打孩子小刚

  早报快评>>>

  这20个耳光扇到了谁脸上

  体罚或变相体罚,在学校教育中,不是新问题。但对打在9岁男孩小刚脸上的这20个耳光,让人尤为心颤的是,他有一个“执行者”,小刚的同班同学、纪律委员——小勇。

  很想知道,小勇在执行老师这一命令时,是因为能得到老师的“重用”而骄傲,还是觉得老师的命令不可违背,“执行”而已?

  这里没有任何责怪小勇的意思。出问题的是我们的育人方式,文中的案例显然在刻意促使一些学生不同于另一些学生,他们或许是班干部或许是老师“信赖”的学生,老师赋予他们特殊权力,于是可以惩罚或“执行惩罚”另一些学生。比如20个耳光,扇出去,不用问“为什么”,也不用负担现实的责任。

  本来是让一部分品学兼优的学生起榜样作用的班干部制度,沦为了一种权势心的苗圃。长期在这种教学中浸染的班干部长大了会成为谁?耳边飘过一句似乎幽灵的话语:“我们当年都是受蛊惑的”。

  这20个耳光,啪啪打在了与“林老师”一样的施教者脸上。

  (记者 古琴)
(责任编辑:王泓漓(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