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溺子案被告忆艰辛养儿路 脑瘫儿母亲为何绝望--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慈母溺子案被告忆艰辛养儿路 脑瘫儿母亲为何绝望

2011年06月03日09:22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2011年6月2日,星期四,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今天在这里接受故意杀人罪指控的是一位母亲,受害者则是她的两个脑瘫儿子。

  这起母亲韩群凤溺杀脑瘫双胞胎自杀未遂的案件经媒体报道后,随即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据悉,针对韩群凤案件,审理法院专门向媒体发布《采访须知》,称为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该院将会利用第一法院官方微博对案件全程图文直播。同时,针对韩群凤是限制行为能力人的特殊情况,法院最终确定仅由中国网络电视台对此案现场同步直播,以减轻对韩群凤的精神压力。

  此外,《法制日报》记者获悉,除了韩群凤亲友、邻居向检察机关提交的求情书之外,社会公众和团体也发出了求情签名信。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已经收到558个签名请求对韩群凤轻判。

  曾经多方求医

  1997年年底,时任某银行大堂经理的韩群凤怀孕了。令夫妇俩意外的是,怀的竟然还是双胞胎。

  但是,更大的意外还在后面。

  次年6月,一对双胞胎儿子降生。不久,韩群凤夫妇为人父母的喜悦硬生生地被医院将两个儿子确诊均为脑瘫的消息扯裂了。这样的诊断意味着他们的孩子将永远成为连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残疾人。

  不过,韩群凤夫妇没有放弃对两个儿子的治疗。据韩群凤当庭供述,在两个孩子9个月的时候,他们曾到广州儿童医院、寮步医院、东莞人民医院和私人中医治疗,还到河南省洛阳市医院找教授检查,“在儿童医院治了3个疗程,当时我带着儿子做体能训练,还有按摩,大概用了十来万元”。

  据了解,在此期间,当孩子两岁多的时候,在别人的介绍下,韩群凤又带着儿子到广东石碣找按摩师进行治疗。

  “在石碣的按摩师就是民间的,没有牌照,但是很多人去看的。”对于治疗效果,韩群凤当庭说,“两个儿子的神经很紧张,按摩的话松弛了好多。以前不会坐,后来还会站,还能走一下。后来,我们又去了洛阳。”

  据韩群凤供述,她认为按摩的效果比在医院治疗的效果好,所以此后就一直在石碣治疗了10年时间,“从两岁多一直到2010年10月”。

  照顾两个脑瘫的孩子,付出的不仅是财力,还有更多的精力与耐心。

  韩群凤说,4岁以前,两个孩子在家里,由她和她的母亲照顾,“后来又请一个保姆,主要是我跟我妈妈”,后来转到石碣进行按摩治疗后,便“请两个保姆来照顾”。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韩群凤在儿子出生后便辞职在家,做全职护理。但事实上,韩群凤一直到2009年年底前都一直在上班。

  韩群凤称,孩子在石碣进行按摩治疗期间,她并不和孩子住在一起,“我要上班,但是一个星期有两次去那里,给钱、食物等”。孩子从出生到案发前十多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由护工照顾的。在旧护工离开,而没找到新护工前,韩群凤才于2009年12月辞去工作,“每天都去石碣带儿子”。

  对于自己为何没有辞职在家全职照顾孩子,韩群凤的解释是——如果不请保姆带小孩,由她辞职来带,凭丈夫的工资是不能支撑整个家庭开支的。

  “因为银行里的工资越来越低,又找不到保姆,保姆的费用越来越高,我想保姆的护理很差,自己有心无力,所以宁愿自己亲自来照顾,可以教他们认字之类的,但是没想到钱的问题。”至于后来又为什么要辞职,韩群凤这样说。

  社会救助缺失

  令人不解的是,一家人过得如此清苦,却没有得到任何社会救助。

  据韩群凤称,他们在2010年7月8日曾向有关部门申请过有关补助等事宜。

  “听说申请补助要把所有收入都要写上去,我希望经过自己的努力小孩可以独立,不要长期的补助,那样心里很难受。再加上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小孩,没有时间申请。”

  此外,韩群凤说:“孩子8岁的时候,曾去残疾人学校问过,那学校说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小孩要请专职保姆,每人3000元一个月,早晚接送才能入校,我们条件达不到所以没入学。2010年8月,申请有床位的学校,他们说没有床位,还有七八十人在排队,申请不到。”

  “儿子越来越大,抱也抱不动,又没有生活能力,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不知道怎样解决。”据韩群凤介绍,两个孩子在生活方面只会叫要吃饭,要喝水。

  由于缺乏相关的知识,在治疗方面,韩群凤只给孩子提供了属于物理治疗的全身按摩,“我以为脑瘫只是影响手脚的问题,没想到会影响智力方面的问题”。

  韩群凤在庭上表示,当得知两个孩子都是脑瘫后,她的父母和朋友也曾劝她再生个孩子,“但是我想再生一个不是问题,大问题是我那两个小孩怎样养育得比较好,他们能独立比较好”。

  雪上加霜酿悲剧

  但是,就是这样一心渴望自己的孩子有一天能独立起来的母亲,却亲手结束了自己的梦。

  2010年11月20日晚,因见两个儿子的病情仍没有好转,韩群凤趁丈夫外出之机,在东莞市寮步镇西溪村的家中,让自己两个脑瘫儿服下安眠药熟睡后,先后将一对脑瘫儿子按在浴缸里溺死,然后自己服下农药自杀。

  次日8时许,丈夫来到房间发现两个儿子及韩群凤均不省人事便打120求救。经医生检查,证实两脑瘫儿已死亡,而韩群凤经抢救康复,被警方抓获归案。

  不过,根据起诉书显示,公诉机关虽认为被告人韩群凤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鉴于被告人在作案时控制能力明显削弱,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认罪。”面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坐在被告人席上的韩群凤只有两个字。

  “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办,想母子三人一起睡了就不再面对这个世界,所以就让他们两个都吃了安眠药。我自己吃了剩下的,好像有七八颗。那时候我就喝了酒,喝了酒药催眠了,我把小孩抱到浴缸里,把他们的头按到下面,他们不动的时候我就抱回来。当时我头脑不清楚,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对于溺死儿子的前后情节,韩群凤表示记不太清了。

  在法庭调查阶段,作为人民陪审员的东莞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钟柏茂向韩群凤问道:“你之前是否了解过,脑瘫患儿应该接受正规康复治疗,这样效果可能好一点,是否有了解过?”

  韩群凤回答说:“我感觉到儿童医院是很专业的医院,是神经康复科,很专业的地方,他治疗了三个疗程,没有作用,神经越来越僵硬,效果很差。后来那些教授说这个病中药西药都是没办法的。”

  “最后杀死他们,是因为他们的痛苦还是自己负担不了?”钟柏茂问道。

  韩群凤说:“最大的原因就是担心他们的前途,不知道怎样,因为他们越来越重,走路也走不动,我年纪越来越大,也抱不动他们,越来越担心,主要是这个问题。”

  韩群凤的辩护律师在最后陈述阶段表示:“有些人对韩群凤的情况不理解,韩群凤也想自己照顾小孩,但因为家庭经济情况不能实现。即使是这样,韩群凤也两地奔波,尽到了母亲的责任。韩群凤努力工作为儿子治病,但是儿子十几岁大小便也不能自理。”

  “韩群凤为养育儿子、治病等每月花七八千元,韩群凤的家庭已经倾尽全力了。但是雪上加霜的是,护工辞职后,请不到新的护工,韩群凤只好辞职照顾儿子。这反映出我国社会救济制度的不足,如果救济可以为韩群凤提供帮助的话,韩群凤也不会绝望至此。”辩护律师称。

  “法律应有天理人情在。韩群凤迫于生活压力,亲手杀死两个儿子,解脱丈夫和家庭。13年来,她坚持抚养两个小孩,其中的辛酸和痛苦作为父母的人们可以理解,但韩群凤选择错了。她的作案动机有别于一般的故意杀人,属于特殊个案,希望法院考虑这些法定的酌情从轻情况,对韩群凤作出合理判决。”对于韩群凤的犯罪行为,公诉机关这样总结。

  在庭审即将结束之际,一直话不是很多的韩群凤依旧“言简意赅”:“我想说对不起,对我所有的行为说对不起。”

  上午11点20分,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脑瘫儿童救济制度建设急需起步

  韩群凤经受了13年的煎熬,又亲手制造了一出人间惨剧,她可以得到宽恕吗?还是该得到杀人者应有的惩罚?在这个人世间,像韩群凤一样的人又是如何生活的呢?

  也有民众感叹,得脑瘫的小孩是不幸的,但更可怜的是他们的家人。

  据广州市残联去年统计,全市有6000名脑瘫儿童,而每年能上学的孩子不足一成,90%只能呆在家里。这6000名脑瘫儿童的背后,是6000个背负沉重负担的家庭。

  目前在这方面国家层面尚未有统一的数据。对于家庭来说,脑瘫孩子的治疗、康复、教育等方面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

  目前还没看到针对脑瘫儿童的特殊政策。脑瘫儿童的治疗用药不在国家规定的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范围内,治疗费用都是由家庭承担。地方政府提供的多是临时性救助,对于需要长期性救助的脑瘫儿童来说可谓杯水车薪。

  据了解,我国的儿童福利建设下一步将加大力度推动制度构建。韩群凤的家庭悲剧警示我们,在这个制度构建中,急需建立一个相对独立的专门部门,来对包括脑瘫儿童在内的各种困境儿童进行常规性的救济。(赵丽)
(责任编辑:郝孟佳)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