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杠少年"遭骂 家长坚称教育方式正确--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五道杠少年"遭骂 家长坚称教育方式正确

2011年05月16日14:58    来源:《齐鲁晚报》     手机看新闻

  在现行的教育制度和社会价值取向下,黄艺博只是这个社会最正常不过的产品,这促使我们有必要重新思考:今天,我们究竟怎样做父母?

  


  21世纪教育研究院研究员王丽认为,这次“五道杠”事件促使人们再次反思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但她对反思的结果并不乐观:“这次‘五道杠’事件究竟能让多少还身处同样价值观下的孩子和孩子的父母们有所反思,我是悲观的。无论媒体如何炒作,社会、父母的警醒也许只是一阵子,因为整个社会大环境、利益链、价值观没有变化,个人无法脱离大环境。”

  黄艺博年纪小小,却“官样”十足,被网民戏称为“五道杠少年”。

  “五道杠”带着极强的政治隐喻刺痛了国人的神经,在外人看来,这是家庭教育的悲哀。不过,黄艺博的父亲至今不认为自己错了,履历光鲜、头衔等身的儿子是他的骄傲,即便争议再大,他也绝不轻易否定自己的教育方式。

  黄艺博到底是个孩子,他要走什么样的路,取决于他父亲黄宏章,但也取决于他自己。从最初挖苦、揶揄黄艺博开始,讨伐的矛头日渐指向整个教育制度和社会价值取向,最后发现黄艺博只是这个社会最正常不过的产品,这促使我们思考:今天,我们究竟如何做父母?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样说我”

  黄艺博的父亲黄宏章说:“艺博表现得非常淡定,这次经历也是他的宝贵财富,他会因此变得更成熟。”

  “他是希特勒,阿道夫·希特勒。”5月10日下午3点多,在湖北华一寄宿学校的操场边上,穿着肥大校服的黄艺博正跟身边的几个同学争论着。

  武汉市的高温晴热天气已经持续了一个礼拜,当天,该市开始人工增雨。下午的时候,天空变得阴沉起来,操场上刮起难得的飕飕凉风,憋了太久的孩子们一窝蜂似地追着足球在场上飞奔。而远处场边的看台上,黄艺博则和几个同学四处游荡,他们的嘴里一直闲扯着历史人物故事。

  此时,黄艺博的妈妈马晓丽已经赶到了这所位于武汉郊区的寄宿学校,在门卫处换完证件,她就急匆匆地走进了初一四班教室,安静地坐在儿子黄艺博的座位上。其他学生的家长也都来了,班主任夏晓莹开始主持起家长会。

  汇报班级的近况,劝告家长们要多关心理解孩子,整场家长会并没有特别的内容,始终没有提到黄艺博的名字。

  下课铃一响,黄艺博就从操场跑回来了,开完会的马晓丽走过来摸摸儿子的头,母子俩站在走廊里聊起来。

  “这孩子(黄艺博)能感到自己现在是红人了。”看着黄艺博母子俩在一起,学校的一位副校长说学校在尽量淡化“五道杠”风波,不提这件事,也不接受任何采访。

  黄艺博的父亲黄宏章在电话中告诉本报记者:“在学校里,他的同学还是和往常一样跟他相处,说明艺博在学校的表现还可以,同学们敬重他,哪怕是后来网上出现的‘不屑弟’,那个孩子和艺博关系其实很好的,是哥们儿,他只是刚好做了个鬼脸被无聊的人抓住了。”

  就在刚刚过去的“五一”,这个家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以至于黄宏章想抓住任何机会发出自己的辩解声。

  这场危机的导火索源于2011年3月本地媒体的一篇报道,这让谙熟媒体工作的黄宏章始料不及。此前,作为儿童培养的范例,黄艺博一家已不是第一次登上报纸供人学习仿效了。而这次,在最终刊发的新闻稿中,黄艺博比之前任何报道中的形象都更优秀,他被描述成一个极具政治素养的“天才儿童”———两三岁开始看《新闻联播》,7岁开始坚持每天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只关注国内外新闻大事,从不玩游戏,其在政史上的许多见解,甚至已超出了在公务员系统里做政工干部的父亲所能理解的范畴。

  “我当时就感觉有些夸大其词了,这还是正常的小孩吗?”看过报纸后,黄宏章有些担心,但并没在意。不料这篇文章配上黄艺博与父母郊游时肩扛“五道杠”、系着红领巾的照片开始在互联网发酵,最终招来骂声一片。

  有网友说:“至多见过‘三道杠’,‘五道杠’实在太霸道!”好事者再仔细检索有关黄艺博的信息,发现了更多。作为武汉市少先队副总队长的黄艺博的博客被曝光,“官样”照片陆续传出,历次针对他的宣传报道也被人结集。

  “举止过于成人化”,“官味十足”,“功利主义教育的产物”,此类批评黄艺博的声音纷至沓来,让黄宏章一家在“五一”假日里陷入了空前的恐慌。

  在父母的陪伴下过完漫长的“五一”节,黄艺博回到学校,独自去揣度互联网上还在不停涌动的“五道杠”风波。在一个中午,儿子在电话中对黄宏章说:“我是个好孩子,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样说我,但不要理会他们怎么说,我做慈善、做好事肯定没错。”

  这让黄宏章宽慰不少,他说:“艺博表现得非常淡定,这次经历也是他的宝贵财富,他会因此变得更成熟。”

  上午最后一节的语文课上,黄艺博扬着头仔细听讲,然后在笔记本上记下要点,跟其他孩子并无不同。下午第一节的英语课已经开始了,他才慌忙跑回来,猫着身子从后门溜进教室,和同学们一起唱起西城男孩的《阳光下的季节》。此时,就连他的声音也分辨不出来了。
【1】 【2】 

 
(责任编辑:王泓漓(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