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部分教材现“专著化”倾向引学术界争议--教育频道 中国最权威教育网站_人民网--人民网
人民网

高校部分教材现“专著化”倾向引学术界争议

2011年05月09日09:02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近年来,在我国大学教学中,发现了这样一种偏离常规的现象,就是用于高校本科教学的部分教材出现了"专著化"的倾向。也就是说,一些高校的教师将教材编写与自己的某些科研项目简单地结合起来,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教材编写必要的基础性、经典性、整体性、稳定性等原则,而加大了作者个体表现学术个性和学术研究在某些点上突破的内容,因而也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学术界的争议。

  

绘图:杨震



  大学教材有缺憾 

  记者曾经随同专家旁听了某高校的一堂课。讲台上的老师除了偶尔瞟一眼教材外,一堂课下来基本是照本宣科。同学们虽然没有过分的喧嚷,但却窃窃私语不断,他们的心思显然没有放在课堂上。

  一位老师讲,现在课堂上,学生期末考试30-50%的成绩是与上课率挂钩,其他是考试成绩。学校之所以这样规定,目的是把学生留在课堂上。但是课堂效率咋样、学生的兴奋点到底有多高都无从说起,这既反映了老师的教授水平和工作态度,但关键是对当代大学教材本身存有疑问。

  记者就“在大学的最大收获是什么”采访一位毕业生时,他说“在大学老师讲教材,学生背教材,最后考教材,”这位同学说:“再最后教材被扔在一边。而很多在工作岗位上发挥作用的知识80%却是自己曾经在图书馆资料室自学的东西。”

  大学教材为什么会受到如此的冷遇?教师教的是什么?学生扔掉的又是什么?

  大学教材缘何成为鸡肋?

  长春理工大学校长张德江教授分析,填鸭式、照本宣科的大学教学方式,有重知识的传授和获取、轻知识的加工和问题的思考的倾向。学生提出问题和研究问题的意识和能力普遍欠缺,从而导致难能可贵的创新能力的不足。他说,教师的教法中存在五个过多和五个过少:灌输式过多,参与式过少;结论型过多,问题型过少;封闭式过多,发散式过少;重分数过多,重能力过少;书本知识过多,解决问题的能力训练过少。即使配备有先进的多媒体设备,但是“照屏宣科”的效果比“照本宣科”的教学效果更差。

  著作不等于教材

  广西师范学院院长贺祖斌教授对大学教材著作化的成因分析时以为,在大学各专业的课程体系设置中,公共必修课和专业必修课一般使用国家推荐的21世纪高等教育教材,一般不会使用专著作为教材;使用专著作为教材主要是选修课,选修课是根据教师的学术研究领域和专业前沿开设的,没有专门的教材,因此,教学内容更多使用学术专著,由此可能出现著作化倾向。

  有人认为,随着高等教育的大众化和教学模式的多样性,接受教育的渠道和手段的信息化发展,教材的内容和形式也在发生变化,因此,大学教材著作化也不同程度地表现在大学教学中。

  “著作等于教材吗?”记者想就所谓大学教材著作化倾向一题采访相关专家和大学校长。在和他们在私下的交流中,他们对此问题发表了富有真知灼见的言论,但是一提起正式的访谈,就始终讳莫如深,婉转拒绝发表意见。

  一位校长认为认为,大学教材与学术专著应该有所区别。他认为“教材的内容吸收较为成熟的学术观点,具有一定的滞后性、全面性,内容体系具有较强的规范性、逻辑性,强调内容的科学性,编者一般由多位学者组成;著作内容具有前沿性,体系不一定具有较强的逻辑性,著者一般是学者独著或合著,学术观点个性化,不一定成熟的观点,更多注重其创新性。”

  为什么“著作”跟“教科书”是两码事?

  记者在百度里找到有关对“教材”“教科书”的解释:“教材就是教科书,是一个课程的核心教学材料。”“教材是用于向学生传授知识、技能和思想的材料。”

  一位教师说,现在,高校出现教材著作化,大家把有一定影响的著作作为教材,无可厚非。但是据此只允许一家之言上课堂、入学生耳,但未必真能入脑。世界是多样的,科研和学术不会有一个理论可以盖全。尤其是在思想活跃、观念领先、精英荟萃的高等学府,“著作”跟“教科书”真是两码事!
【1】 【2】 

 
(责任编辑:张慧君(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