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花絮:孩子高中三年花脱爸妈10万--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高考花絮:孩子高中三年花脱爸妈10万

2012年06月09日15:09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在家长眼中,高考很重要。(资料图片) 重庆晨报记者 高科 实习生 苑铁力 摄



  高考期间,重庆晨报记者和场外陪考父母开了一场特殊的“家长会”

  高考两天,在主城各大高考考点外,随处可见陪考家长。在现场,重庆晨报记者和他们开起了一场特别的“家长会”,了解他们的育儿心声。

  家长会成员:

  陈五芬:重庆29中考生妈妈,建材市场销售员,请假两天陪考

  陈正芬:辅仁中学考生家长,全职妈妈

  某先生:重庆二外考生家长,铁马集团职工,请假一周陪考

  钱卫:重庆42中考生的妈妈,电力部门工作

  黄一惠:重庆42中考生妈妈,在出租车公司工作,82级高考生

  刘伟:龙职中考生妈妈

  王成惠:重庆18中理科考生家长,票务公司职员

  马淑兰:求精中学文科考生母亲,电器行业个体经营户,1982年高中毕业

  幸坤蓉:渝北中学初三的数学老师

  黄晓莹:巴蜀中学张宇寒的妈妈,82级高考生,请假两天专门陪考

  问题1:

  考点外,你最怕的事是什么?

  堵车、上厕所、忘记填机读卡

  陈五芬:我们从观音岩打车过来,本担心会堵车,结果路况很好,一切顺利。

  某先生:最怕的就是考不上,其次就是上厕所!我让女儿早餐减半,只吃一个小面包,半瓶牛奶。这几天都没吃稀饭,少喝牛奶。

  王成惠:我儿子很乐观,不过我担心他考试看题时粗心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马淑兰:怕她又忘记填机读卡,她本来成绩挺好的,但高二有一次联考机读卡填错了,考了一个全年级最差。

  幸坤蓉:最担心就是身体出状况。

  问题2:

  孩子考完出来,你会怎么做?

  送上一束鲜花减压

  陈五芬:告诉小孩考一门丢一门,问问她饿没有。不会问有关考试的任何情况。

  某先生:我问过很多家长,不管不问并不好,毕竟说话也是一种释放,我会提醒她考过了就算了,准备下一门。

  黄一惠:我肯定不会问考试情况,怕女儿紧张。小孩也特别叮嘱,不要提考试。

  马淑兰:问问这次机读卡填得怎么样,没有光做题,忘了填卡吧?

  刘伟:我听电视里的专家说,可以送孩子一束花,给她一个惊喜,就是很好的减压方法。我想什么话也不用说了吧。送上一束鲜花,给她一个拥抱。反正不会问“考得怎样”。

  王成惠:什么也不说。如果孩子主动说考试的情况,我也会岔开话题。

  问题3:

  孩子是择校吗?补过课没有?

  跟着老师走,该补课就得补

  某先生:该补课就得补,哪一堂课没听懂就补哪一堂课。补课太多会产生依赖性。

  钱卫:没有参加过自主招生考试。小孩是美术生,参加过美术集训。

  黄一惠:小孩三年都在补课。最后一个月,脱产一对一补课。

  马淑兰:没有择校。高一的时候数学成绩突然下降,她补了一学期数学,每个月300元学费,很快数学成绩就恢复到137分,后来就没有继续补课了。

  王成惠:高中三年都没有补过课,因为学校本来就抓得很紧。

  黄晓莹:没有择校。孩子高中三年从来没参加过任何文化补习班。

  问题4:

  孩子三年花了多少钱?

  高中三年花脱10万元

  陈正芬:高一学费2600元一年;高二3400元一年;高三花费多一些,4700元一年。孩子生活费每周200元,但他花不完,自己买衣服还存了一些钱。

  某先生:孩子的学费大约在每年5000元左右,生活费因为是女生,还是要“富养”一些,生活费每周200-300元。每年的开支超过2万元。

  马淑兰:高一、高二每学年学费2800元,每个月生活费约七八百元。高三住读后,学费加住宿费一年4800元,月生活费1000元,有时还要再买些东西,超支一点零花钱,加上高一补习数学花费一千多,我女儿算是开销非常低的,估计在35000到37000左右。

  幸坤蓉:高中三年,每学期学费加住宿费1800元,三年共10800元;高三一年在学校旁边租房28000元;前两年每月生活费1200元,高三让外婆给孩子煮饭改善伙食,每月生活费2000元,三年共32000;在英语培训机构学习一年英语的费用5000多元;从高一开始至高三,周末或者寒暑假也在补课,费用肯定上万,再加上入校时的赞助费。不算其余的开销,孩子三年的生活和学习费用算下来起码有10万元。

  问题5:

  你当年高考什么最难忘?

  把环境污染写成好人好事

  黄一惠:我是82级考生,那个年代竞争、压力都不大,家长和学生对高考都不太重视,跟一般考试没区别。

  王成惠:我1983年参加高考,与儿子相比自己当年更紧张,语文考试前一天失眠了大半夜。当年高考的作文是根据“环境破坏水资源污染大自然被毁地球灭亡”写一篇文章。我写了一个类似好人好事的故事,偏题了。

  黄晓莹:我是82级的考生。昨天我还在给娃娃说,几十年过去了,我对高考的记忆都淡薄了,不过我敢肯定,这将会成为你一生中,最难忘的片段。

  马淑兰:我1982年高中毕业,当时在班上排前几名,不过没去参加高考。我觉得没参加高考并不遗憾,我一直给女儿说,考得上是好事,考不上没什么,生活的路有很多,所以放松心态,高考并不是唯一的路。
(责任编辑:张力炜(实习)、林露)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