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滾動新聞

退休校長帶寒門學子打了場高考翻身仗

2021年02月23日08:44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黃小林在納雍五中上課。受訪者供圖

上課3分鐘前,預備鈴響起。頭發花白、體格健碩的黃小林步入教室,坐在學生的座位上。這節是語文課,上課鈴響5分鐘后,語文老師才緩步走進教室。

語文老師沒注意到異常,一進教室就拿起書一字不漏地念,一邊念一邊在過道踱步。念著念著,他突然注意到坐在學生中間的黃小林,明顯吃了一驚,又繼續若無其事地從正文念到答案。

黃小林當時是貴州省納雍五中的執行校長,2019年是他退休的第一年。這節語文課是他在納雍五中隨機聽的一堂課。

來貴州省納雍五中支教前,黃小林當了30多年校長,他從家鄉江西的一所鄉鎮中心校做起,因為教學成績出色,后來被當作特殊人才引入廣州。

但是,這次支教僅有短短一年,他能發揮多大作用呢?

“這樣上課,不是誤人子弟嗎”

下課鈴一響,語文老師就宣布下課,快步走出教室。黃小林立馬追了出去,但語文老師繼續快步往前走,黃小林一直追過三四間教室才喊住他。

“你備課了嗎?”黃小林直奔主題。語文老師說自己備過課。黃小林拿過語文老師的教學資料,整本書從頭到尾都干干淨淨沒有痕跡。

黃小林的語氣嚴厲起來:“你這樣上課,不是誤人子弟嗎?”

2019年10月10日,黃小林踏入納雍五中的大門,他看到的是一所老舊的學校。這所學校建於上世紀80年代,校區狹小,沒有食堂,也沒有宿舍,是少有的不招收住宿生的高中。許多學生在附近租房住。

這不是黃小林第一次來納雍縣。兩三年前,他擔任廣州市天河中學黨委書記時,曾幾次帶隊到納雍四中。當時了解到的情況讓他對當地教育頗為擔憂。

黃小林旁聽過當地教師講課:老師照本宣科,學生昏昏欲睡。黃小林用當地老師的課件給學生上了兩堂示范課,講畢,學生激動得鼓掌,眼裡閃著光。

黃小林那次上課時正值寒冬,教室裡沒有取暖設施,班裡不少孩子隻穿著校服,裡面是一件毛衣,有個男生凍得手都在哆嗦。

看到眼前這些衣著單薄的孩子,黃小林想起自己小時候。他出生在江西省修水縣的農村,同樣家境清寒。

每次從貴州納雍回來,黃小林的心裡都不平靜。他知道讀書對於農村孩子有多重要,他希望幫助納雍的孩子們。當時黃小林距退休還有兩年,他想去納雍支教,但兩次申請都被駁回。他到天河中學任職后,使這所原先成績平平的高中一躍成為高考成績出色的明星學校。

黃小林一退休就第三次遞交支教申請,這一次,他的新講台在納雍五中。

黃小林很快發現,納雍五中的情況同樣不容樂觀。他形容“當地的教育理念還停留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校領導了解教師的教學能力和工作態度的途徑,主要是聽匯報、看教師寫的教案,黃小林解釋說:“過去網絡不發達,教師不寫教案就說明沒備課。但現在網上信息太多了,隨便抄抄就能寫出不錯的教案,但老師的實際教學水平如何,校領導不了解。”

而學校評價老師教學業績的唯一標准就是考試成績,不在乎教學效率。“有些老師為了出成績,可能不顧其他學科的死活,拼命押題。”黃小林認為,要了解這些問題,就必須深入課堂。

黃小林到任后第一件工作就是檢查各年級的教學計劃,但這些計劃大都很空洞,已經10月了,高三年級居然還沒有復習計劃。按照黃小林的經驗,新高三年級開學前,教師就應該制訂好具體到每周、每天的復習計劃。

這恐怕還不是最糟的。

中考結束后,納雍縣的優質生源大都涌入鄰近省市的私立中學或納雍一中。往年,納雍五中一般能招到上百名500分以上的初中畢業生。但黃小林眼下面臨的這一屆高三學生,隻有十幾名學生的中考分數達500分以上,甚至沒有校領導願意分管這個年級。

這樣的生源、這樣的教學管理風氣,黃小林怎麼才能打一個翻身仗呢?

從整頓師風開始

在納雍五中旁聽的第一節課,讓黃小林更為擔憂。

上課鈴響后1分鐘,一名年輕女教師才走進實驗班教室,這堂物理課要講牛頓第二定律。

黃小林是中文專業出身,但從教30多年,他自稱“除了英語沒教過,其他學科都教過”,最終他憑借物理學科的出色教學成績獲評高級教師。他很快注意到,這名教師的教學資料中有一處錯誤,但物理老師沒注意到這個細微卻嚴重的錯誤,寫板書時也照抄上去。

黃小林看到,坐在他旁邊的學生一直皺著眉頭演算,卻怎麼也算不出正確的結果。

下課前,物理老師客氣地請黃小林為學生講幾句。黃小林大步走上講台,指出教學資料中的錯誤,又花1分多鐘推導出剛才的公式,順便提醒學生此處有一個常考的知識點。黃小林講完,學生們激動地鼓掌,他感到學生這次聽懂了。

到任半個月后,黃小林召開全校教師大會。這半個月,他聽了幾十節課,基本了解了各個學科教師的水平。黃小林還發現,本校教師都習慣性遲到,少則遲到1分鐘,多則遲到五六分鐘。他決定整頓師風。

那次大會上,黃小林說,他來支教,是為了幫山裡的孩子好好讀書,讓他們走出大山、回報大山。因為每每看到這些孩子,他就想起自己小時候。黃小林退休后,曾有教育輔導機構開出百萬元年薪請他,黃小林沒答應。“我的退休工資足以讓我過普通人的生活,我應該做一點對社會有用的事情。”

接著,黃小林嚴厲地發問:“那麼你們當老師的初心是什麼?為什麼來教書?”

黃小林宣布,接下來他會隨機聽課。后來在一月一次的全校教師會上,黃小林不點名地批評他在課堂上看到的現象。延續已久的習慣性遲到、不備課,終於“絕跡”了。

那年11月底,畢節市舉行高三年級模擬考試。黃小林通知高三老師與學生同步參加考試,由他親自監考,成績優秀者表彰,不及格者做檢討。這個消息在教師中炸開了鍋。

當年剛調到廣州市天河中學時,黃小林就曾推行過類似的政策,老師們強烈反對:“老師跟學生一起考試,像什麼話!”黃小林宣布跟大家一起考試,他考物理——那年校黨委書記黃小林57歲。物理試卷滿分110分,黃小林考了108分,第二名是一個畢業於某名牌大學的年輕教師,考了90多分。這個成績讓其他教師無話可說。

黃小林這次在納雍五中“故技重施”,成績出來后,隻有少數教師拿到“優秀”,大部分教師的成績僅為“良好”。老師們終於開始正視考試和教學。

“沒有愛的教育,培養出的是精致利己主義者”

一天放學,黃小林看到有個學生站在校門口等人。這個高三女生朝他走來:“黃校長,我能跟您聊聊嗎?我想知道,是什麼力量支撐您在貓耳洞裡堅持學習?我感覺快堅持不下去了。”

動員起教師的工作積極性后,黃小林下一個動員的目標是學生。納雍五中的4000多名學生中,有近3000名學生來自建檔立卡貧困家庭。

在“幸福是奮斗出來的”主題演講中,黃小林向學生講述了自己的坎坷經歷:讀完高中,正值上山下鄉,當了兩年農民﹔入伍后准備提干,趕上提干制度改革,繼續當普通戰士﹔想考軍校,也沒如願。

對越自衛反擊戰期間,黃小林是一名20歲的年輕戰士,打完一仗,他躲在坑道裡,把沖鋒槍上膛、拿起書本。黃小林的目標明確:“隻要不死,就還要回去考大學。”1981年2月,22歲的黃小林退役,於同年7月參加高考,考上一所大專院校,終於圓了大學夢。

他告訴這些出身於貧困家庭的孩子:對於有志者,貧窮和挫折是一筆寶貴財富。

這個高三女生平時學習很用功,但她的成績卻不理想。

聽到這個高三女生的疑問,黃小林開玩笑說:“我會看相,看你的樣子很有靈氣,不應該是這個成績,除非是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黃小林的話說到這個女生的心坎上。她告訴黃小林,自己讀初中時成績很好,但上高中后發現患上癲癇病,必須要吃藥,吃了藥就昏昏沉沉、看不進書。她為自己的病感到羞恥,從不敢讓老師同學知道。

這個女生的父母都在外打工,每次父母回家,她看到父母粗糙開裂的雙手,想到自己的成績,就覺得特別慚愧。

黃小林寬慰她不要有太大心理壓力,因為心理負擔越大,發病就會越頻繁。黃小林信誓旦旦地說:“相信我,你肯定能上本科。”

跟這個女生聊完后,黃小林找來女生父親的電話,告訴他不要給孩子施加壓力,孩子健康最重要。

高考成績出來后,這個女生的成績提升了100多分,剛好達到本科線。直到現在,她還不時給黃小林打電話報告近況。

“沒有愛的教育,培養出的是精致的利己主義者。”黃小林說。平時下了課,黃小林喜歡與學生聊天,了解學生的訴求。

2020年夏天,納雍五中這一屆高三畢業生考出了建校以來的最好成績:50多名學生考上重點大學,本科達線率從往年的百分之十幾躍升到48%。

新學期開學后,一名主管教學的副校長路過老師辦公室,聽到一位老師說:這一屆高三的上線率要是達不到百分之五十幾,我們就對不起黃校。又有位老師說:我們要從高一就開始抓起。

支教這一年,黃小林每天早上7點20盯早讀,到晚上8點半盯晚自習,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他希望以身作則,讓本校的老師認識到應有的工作態度。

支教已結束一段時間,黃小林一邊在江西老家照顧年邁的雙親,一邊還牽挂著教過的孩子。他給記者找出學生寫給他的信,天河中學的孩子在信中稱他為“小林哥”或“小林爸爸”,納雍五中的孩子則有些拘謹地稱他為“黃校”。

不管怎樣稱呼,黃小林說:“孩子們的話,使我深感教師工作的幸福和責任的重大!”

記者 李雅娟

(責編:何淼、熊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