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於追求ESI排名是學術功利主義

2019年12月03日08:57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過於追求ESI排名是學術功利主義

  據媒體報道,一些高校為爭奪ESI(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基本科學指標)排名“奇招”頻出:鼓勵校內學者互引刷數據、重金獎勵、成立ESI學科建設會、專家咨詢會,推出ESI高被引論文、熱點論文的寫作攻略、投稿指南等等。

  這並非無端生發的突兀事項。多年以來,高校和研究機構通過各種方式追求幾大核心期刊(SCI、SSCI、CSSCI)論文的行為,大家已經見怪不怪。現在,這種爭奪又延伸至ESI排名,其根源在於學術GDP模式的存在,是學術功利主義思維的體現,是“數字學術”“排名學術”的新面目。ESI是一個學術評價指標體系,它針對22個學科,通過論文數、論文被引頻次、論文篇均被引頻次、高被引論文、熱點論文和前沿論文等細分指標,排出居世界前1%的高被引論文、1‰的熱點論文等結果,每兩個月更新一次。

  實事求是地講,這個指標體系有其科學性,能夠綜合SCI和SSCI期刊論文的大數據來揭示學科研究的熱點,乃至勾勒出學科發展的趨勢。但是,如果完全以此作為極為重要的考核指標,將其作為學術和學科發展的指揮棒,則違背了學術生產和學科建設的規律。從指標體系的構成來講,ESI涵蓋的22個學科中隻有兩個與社會科學領域相關,其他都是理工類學科。由於指標排名會體現在學校各種資源的分配中,比如科研經費、職稱評定、人才支持等,就會造成學科間發展的嚴重不平衡,由此在單位內部產生不公平現象,影響相關人員的積極性。

  ESI雖有排名,但並不是所有大學都要辦成以理工類為主的大學,因此,盲目以此作為評價和考核體系,不一定符合大學建設的特色。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的重大戰略,不等於把所有大學都辦成大而全,而是要結合學校的歷史發展、現有基礎、學科積累、人才隊伍等因素來確定學校自身的發展特色。特別是有些專業性強、特色鮮明的大學,完全沒有必要跟風。不過,可以理解的是,在更高層級資源的分配中,如果指揮棒沒變,就會導致大學不得不跟風。也就是說,不僅是學校的問題,還有機制性和體制性資源分配的評價體系的問題。高校之所以“奇招”頻出,需要找出其動力和壓力,來加以調整。

  世界上有各種排名,它應該是各個大學自身努力發展的結果。在全球化發展中,我們的大學當然不應該囿於一隅、自娛自樂,但也不應該過於功利,為排名而排名。對於ESI的排名也是如此,有些學校可以也應該重視這個排名,在某種意義上這是我們讓全球學術界知曉、參與全球學術對話的渠道之一,但也應將此指標與其他評價指標相互比對、相互平衡,不能過於偏頗,更沒必要舉全校之力投入大量資源爭取某項排名。從根本上講,學術發展與學科建設都不是短期事項,是個慢功夫,是磨出來的。過於追求排名是一種學術短視的功利行為,不符合學術發展和學科建設的普遍規律。世界上聲名赫赫的大學,沒有一所是通過排名排出來的,都是卓越的學術生產和優秀人才培養的自然結果。(作者:任孟山,系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責編:郝孟佳、熊旭)

推薦閱讀

報告:60%的兒童參與課外班 平均年花費9211元 日前,《中國兒童發展報告(2019)——兒童校外生活狀況》在京發布。報告顯示,兒童參與課外班日常化,課外班已成為校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詳細】

原創報道|

8類“校鬧”將受嚴懲 五部門發文保障學校安心辦學 教育部、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完善安全事故處理機制 維護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的意見》,構建起治理“校鬧”的制度體系,為學校安心辦學提供保障。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