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教育家”於漪:教文育人 德智融合

2019年10月08日08:5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教文育人 德智融合(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

  於漪(見上圖,新華社記者劉穎 攝),這是一個在談到新中國語文教育思想變革時不得不提的名字,也是無數中國教師心中的偶像。68年的從教生涯,於漪用“站上講台就是生命在歌唱”的精神走出了自己的語文教學之路。“教文育人”“德智融合”等主張在全國產生重大影響,被譽為“育人是一代師表,教改是一面旗幟”。

  開設公開課近2000節、培養三代特級教師、著述數百萬字……如今已90歲高齡的上海市楊浦高級中學名譽校長、“人民教育家”於漪,依然以奮斗姿態站在教育改革和教師培養最前沿,踐行著“讓生命與使命同行”的錚錚誓言。

  在她教過的學生中,有人在畢業十幾年、幾十年后,還能整段背出她當時在課堂上講過的話﹔在她帶教過的老師裡,有人為了“搶”到前排座位聽她上課,竟不惜專門配副眼鏡,冒充近視眼……

  於漪的語文課,就是有這樣的魔力。

  “流利動聽,如詩一般,沒有廢話,入耳入心。”於漪的學生、原上海閘北區第二中心小學校長葛起裕說。

  作為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語文教師,於漪帶著人民教師的初心和改革創新精神不斷探索語文教育的“秘密”。

  1978年初,報告文學《哥德巴赫猜想》發表,興奮的於漪找到學校數學老師,告訴對方“這是了不起的成就,我們唱個‘雙簧’,你給學生講陳景潤的科學貢獻,我講陳景潤為科學獻身的精神”。

  這正是於漪“教文育人”思想的體現。在她看來,語文不僅是教孩子理解和運用語言文字,更是在建設他們的精神家園,塑造其靈魂。進入新世紀,於漪提出語文學科要“德智融合”,即充分挖掘學科內在的育人價值,將其與知識傳授能力的培養相融合,真正將立德樹人落實到學科主渠道、課堂主陣地,加強教師的育德能力,獲得全國教育界高度認可。

  到了耄耋之年,於漪研究起了周杰倫和《還珠格格》。因為她發現,孩子們都被他們“圈粉”了,而自己喜歡的一些比較資深的歌手卻很難引起學生共鳴。有學生直言:“周杰倫的歌就是學不像,好就好在學不像。”

  這讓做了一輩子教師的於漪心頭一震。“我們想的和學生想的距離有多大啊!”她認為,一名好老師,就要有能力走進學生的生活世界和心靈世界。“教育絕不能高高在上,一定要‘目中有人’。”

  走進學生的內心,是為了點亮一盞明燈。“教師的工作應該是‘雙重奏’,不僅自己的人生要奏響中國特色教育的交響曲,還要引領學生走一條正確健康的人生路。”

  在新教師培訓中,於漪多次引用英國小說《月亮與六便士》來闡明觀點:首先心中要有月亮,也就是理想信念,去真正敬畏專業、尊重孩子,還要有學識,如此才能看透“六個便士”,看透物質的誘惑。“滿地都是便士,作為教師,必須抬頭看見月亮。”

  走進學生的內心,還必須“一輩子學做教師”。“庸醫殺人不用刀,教師教學出了錯,就像庸醫一樣,是在誤人子弟。”於漪告訴青年教師,最重要的是在實踐中不斷攀登,這種攀登不只是教育技巧,更是人生態度、情感世界。

  從教生涯中,於漪總是想方設法讓青年教師盡快成長。她首創教師與教師的師徒“帶教”方法,讓一批批青年教師脫穎而出,並形成了全國罕見的“特級教師”團隊。

  教師這個職業,寄托著於漪一生的追求與熱愛。“我甘願做一塊鋪路石,讓中青年老師‘踏’過去。”她說。

  於漪家裡有一本她專用的挂歷,挂歷上幾乎每一個日子都畫上了圈,不少格子裡還不止一個圈。她用“來不及”形容自己的工作,因為還有太多事情值得她“較真”。

  當教育功利化現象愈演愈烈,家長忙於帶孩子參加各種各樣的校外補習班,學校隻盯著升學率的時候,她呼吁:“教育不能隻‘育分’,更要教學生學會做人。要教在今天,想在明天。”

  當看到小學生寫下“祝你成為百萬富翁”這些“畢業贈言”時,於漪感到憂心。“‘學生為誰而學、教師為誰而教’,教育工作者應該在學生的學習動機和動力方面多下點功夫。”

  於漪還認為,中國教育必須有自己的話語權。她多次撰文說,任何國家的教育,特別是基礎教育,必須傳承本民族的優秀文化,弘揚民族精神,培養為本民族、本國建設服務的人才。眼光向內,不是排斥國外,而是立足於本國,以我為主。

  從教68年,於漪從未離開講台。她臂膀單薄而一身正氣,始終挺著中國教師的脊梁。“當我把生命和國家命運、人民幸福聯系在一起的時候,我就覺得我永遠是有力量的,我仍然跟年輕人一樣,仍然有壯志豪情!”於漪說。

  (據新華社電 記者吳振東)

(責編:李依環、熊旭)

推薦閱讀

報告:60%的兒童參與課外班 平均年花費9211元 日前,《中國兒童發展報告(2019)——兒童校外生活狀況》在京發布。報告顯示,兒童參與課外班日常化,課外班已成為校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詳細】

原創報道|

8類“校鬧”將受嚴懲 五部門發文保障學校安心辦學 教育部、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完善安全事故處理機制 維護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的意見》,構建起治理“校鬧”的制度體系,為學校安心辦學提供保障。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