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見更多樂教善教的“大先生”

李曉璐

2019年09月18日09:18  來源:中國教育報
 
原標題:喜見更多樂教善教的“大先生”

  日前,《光明日報》以《九十一歲的趙震宇,仍坐在顯微鏡前》為題,報道了新疆農業大學退休教授趙震宇的教育人生,其中講述了不少感人的故事,如“為了給學生講好課,他自己編寫教材,用鋼板刻寫印好,發給學生”“2006年,新疆農業大學缺碩士生導師,聽到消息后,他立即辭去蘭州大學教授職務,回到了新疆”……種種細節讓人看到了一個熱愛教學、專心從教、立德樹人的“大先生”形象。

  盡管時代不斷發展,教師展現給世人的形象在悄然轉變,但對教師嚴謹治學的素養、樂教善教的精神、孜孜以求的態度等品質的期待不會改變。從這種角度看,趙震宇教授可謂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學習榜樣、一面反思之鏡。說是學習榜樣,是因為無論在治學上還是育人上,他都展現了老一輩高校教師的風採,為年輕教師樹立了一個如何做學問、如何帶學生、如何為人師的標杆。說是反思之鏡,是因為當下一些教師與趙震宇相比,少了淡泊名利、熱心教學、窮其一生站穩講台的追求,少了那種活到老學到老、一心打磨課堂、潛心育人的執著勁頭,需要見賢思齊,提升自我。

  身為高校教師,保持嚴謹治學、終身學習的習慣,是職業所需,也是時代所需。對於所教學科始終有著好奇心,持續深入鑽研,才能使自己不斷進步,進而以扎實的學識為學生做好專業引領,幫助其打下終身受益的良好根基。在這方面,更多的高校教師應該充分利用業余時間,好好豐實自己。盡管不一定非得像趙震宇教授那樣,“平時給學生上課,假期就深入到天山南北採擷植物標本,從沒有休過一個假期”,但是否一心想學、時刻督促自己每日精進,將心思用在教學科研上還是與教學科研無關的事情,學生自會看在眼裡,時間亦會給出答案。

  另一方面,教師要為學生做表率,在為學與為人、教書與生活兩方面都應給學生以正面影響。正如趙震宇教授的學生所說,“老師忘我奉獻,深深影響著我們”。相對而言,教師對於教學的熱愛之深淺、對於學生的關心之濃淡,都是一種無聲的教育。而且,知識之外的精神境界與價值情懷,更能給學生以深遠影響。而引領學生踏踏實實修好品德,對工作、對自己負責,心中有熱愛、腳下有根基,既彰顯了教師的偉大,也見証了教育的意義。

  從現實來看,作為高校教師,與中小學教師相比,對自身學養的要求相對更高,更需要持之以恆、不斷鑽研,而不是多年教著同樣的內容,以不變應萬變,或者一心想著走捷徑,投機取巧。更重要的一點是,教師對於知識的熱愛、學生的關懷應該是發自內心的,不是做給別人看的。不管在課堂之上還是教室之外,都要有意識地做好自我專業發展,投入到和學生一起追求真理的過程中,以自己對教育的熱忱鼓勵學生、感染學生。

  進入新時代,各行各業的知識都在加速更新,跨學科學習的態勢變得非常明顯。在此背景下,高校教師要時刻把握知識發展前沿,不斷升級自己的學習方法和學習內容,從而給學生有效指導,而不是還沒等學生畢業,所學的知識就已經被時代所淘汰。同時,教師更要像趙震宇教授那樣在立德樹人方面多下功夫,在教書的過程中育人,在育人的過程中成就自己,即以踏實之學風、高尚之言行,教育引導學生自覺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成為有大愛大德大情懷的人。

  做到了這一點,便會有更多的高校教師日益成為塑造學生品格、品行、品位的“大先生”,高等教育也將真正與新時代同向同行。

  (作者系渤海大學黨委組織部干事)

(責編:李依環、熊旭)

推薦閱讀

報告:60%的兒童參與課外班 平均年花費9211元 日前,《中國兒童發展報告(2019)——兒童校外生活狀況》在京發布。報告顯示,兒童參與課外班日常化,課外班已成為校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詳細】

原創報道|

8類“校鬧”將受嚴懲 五部門發文保障學校安心辦學 教育部、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完善安全事故處理機制 維護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的意見》,構建起治理“校鬧”的制度體系,為學校安心辦學提供保障。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