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暑假誰作主? 聽聽這些行動派和吐槽派的說法

2019年07月18日09: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海鈞睿(左二)協助爸爸一起在玉樹為患脊柱側彎的病童檢查。
  作者供圖

  陳遠歌

  陳林濠

  陳葉航

  行動派

  我來了,高原上的小伙伴!

  ● 海鈞睿  北京  初一學生

  我爸爸是骨科專家,他的工作就是讓那些不幸得了脊柱側彎的人重新挺起腰、昂起頭。每年暑假都是爸爸最繁忙的時候,很多脊柱側彎的病孩都會集中在此時找爸爸診治——篩查、義診、門診、手術。

  我很小的時候就聽大人們說起“大海脊柱拯救行動”,那是爸爸發起的專門救助貧困脊柱側彎孩子的愛心項目,還比我大一歲,所以我和這個愛心項目都是爸爸傾心培育著的至愛。

  為什麼有的小伙伴脊柱會是彎的?是氣候因素、地理因素、遺傳因素,還是飲食因素?我曾經帶著疑問去爸爸工作的醫院實地看望脊柱側彎的病孩,發現許多人都來自高原藏區——紅紅的臉蛋、明亮的眼睛、微卷曲的頭發,但馱著背,像是背個“大包”。 我們一起聊天,我鼓勵藏族小伙伴別怕手術,因為爸爸的醫療團隊是最棒的!小伙伴兒們拿著我帶去的文具和書本特別高興,還邀請我有機會去他們的家鄉看一看。

  就在幾天前,也就是我12歲生日前夕,剛放暑假的我堅決要求加入爸爸組織的青海玉樹藏區脊柱側彎拯救項目。作為年齡最小的義工,我相信能和大人一起,為那些不幸脊柱側彎的藏族小朋友們做些事情。我可以給他們輔導功課、講解數學題,還可以給他們講北京的世園會和冬奧會籌備情況。

  穿越皚皚雪山,飛機終於降落在玉樹巴塘機場,我跨上了世界第三極——青藏高原!熱情的藏族同胞給我戴上了潔白的哈達,藍天、白雲、綠草、牦牛……我特別興奮,但走路輕飄飄,喘氣有些急促。在玉樹八一醫院,我又遇見了在北京結識的藏族脊柱側彎小伙伴,他們從玉樹各縣被集中到醫院作手術后復查。看到他們,我暫時忘了高原缺氧,跟隨爸爸的團隊開始了緊張的義診篩查工作。

  高原就是不一樣,平原上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在這裡忽然變得特別費勁,走路稍微快一點兒,心跳得就像是要從嘴裡蹦出來。半天的義診篩查讓大家筋疲力盡。

  “海鈞睿,山后面的鎮子裡有所小學,咱們去給小朋友輔導功課吧。”媽媽的話就像強心針,我立刻又來了精神,坐車奔向海拔超過4500米的完全小學。勞碌整整一天,到了晚上難以入睡,一夜頭痛得輾轉反側。我在床上躺著,想想那些脊柱側彎的藏族小伙伴兒,他們能克服困難,我也一定能克服困難!

  為什麼青海玉樹高原上脊柱側彎的小孩特別多?我還需要作進一步科學探究,隻要發現了致病原因,就能從根上控制高原孩子們的脊柱發生側彎。青海玉樹的藏族小伙伴兒們,明年我還要來、還會來幫助你們!

  

  行動派

  我的假期“飛”起來

  ● 陳遠歌  北京  初一學生

  我有太多事情想要往暑假裡面裝——去夏令營、做實驗、聽音樂、會朋友、練書法、寫作業……

  今年暑假第一天,我獨自飛往美國,參加為期3周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資優天才營(簡稱CTY)的學習和生活。

  CTY面向全世界中小學生開放,課程包含計算機、工程學、遺傳學等。Facebook的創始人扎克伯格八年級時在CTY學了編程課,從此開始了他的代碼人生,華裔數學家陶哲軒在美國的數學之旅便是在CTY啟程的。我選擇了位於東海岸的富蘭克林和馬歇爾學院學習密碼學。

  我期待著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一起學習交流,體會多元的文化和思維,學會用國際化的視野去探究世界,激發我的創造力。

  科學探索充滿樂趣,它充實我的知識,提高我的能力,這個暑假讓科學飛起來。

  琴棋書畫、詩酒花茶,傳統八雅中,我鐘愛書法。這個暑假習字是必不可少的。

  我喜歡臨摹字帖,夏日的夜晚,酷熱喧囂相伴。臨案習字,墨香纏繞周身,腦海中不時浮現名賢名句,無不是對靈魂的鍛造和精神的提升。書一條“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我認識到不能炫耀﹔書一條“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我認識到生活學習需要經常反省﹔書一條“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乎”,我認識到齊家治國需胸懷。與古賢並肩,我有信心出類拔萃,卓爾不群。

  書法魅力妙不可言,它陶冶我的性情,提升我的境界。這個暑假讓我的書法飛起來。

  作為古典音樂愛好者,暑假去音樂廳欣賞兩場音樂會是必不可少的。

  音樂沒有歷史隔閡,也無疆界限制,無論哪個國家、哪個年代的人,都能被經典傳承的音樂打動。享受音樂,是我放鬆心情、自我減壓的最好方式。

  我念的人大附中早培班高手雲集,競爭異常激烈,壓力無處不在。情緒低落時,一首壯麗雄渾的《皇帝協奏曲》能使我重振旗鼓﹔高興快樂時,一曲富有激情的《g小調第40號交響曲》能讓我身心愉悅﹔驕傲浮躁時,一首優雅的《史蒂芬妮-加沃特舞曲》能讓我戒驕戒躁。

  音樂欣賞風趣十足,它減輕我的壓力,培養我的情懷。這個暑假讓音樂飛起來。

  

  吐槽派

  雖說無奈也不悔

  ● 陳林濠  吉林長春  初二學生

  暑假中的陽光與沙灘,從小升初開始便與我漸行漸遠,如今更是遙不可及。假期出行對我這個“准初三”的學生來說,只是一種奢望。

  上屆初三的學哥學姐畢業為我們吹響了沖刺的號角。從那一刻起,我們不得不用假期的一切時間背上書包,奔波在往來課后班的路上。

  真正的假期隻有期末考完試后的那一個下午。暫且忘記一個學期拼搏的汗水、熬夜的燈光,暫且不用理睬那未出的成績和假期的安排,約上同學一起看場電影、吃頓飯。那個下午雲淡風輕、無拘無束,就像茫茫學海中一座讓人喘息、休憩的“小島”,隻可惜它實在是太小了,小到令人覺得可憐。過了那個下午,就開始了讓人望而生畏的“早七晚八”的假期課程。

  忙碌的假期才開始短短幾天,就足以讓我深切感受到了它那飛快的節奏。有需要提前學的新課,有需要復習的舊課,這個學科不拔尖要補,那個學科不好更要補,還有體育訓練也不能停……一天4節文化課,往往兩節課之間隻有不到一小時間隙,趕路就要半個多小時。臨近中午隻能用20多分鐘吃口快餐,晚上再去參加游泳訓練,到家已經9點多鐘。一身疲倦地看著書桌上一打又一打的暑假作業,真是與它們“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都說放假,可時間都去哪兒啦?百裡之外的爺爺奶奶常打電話詢問我放假了啥時候能回去陪陪他們,我隻能搪塞說找時間回去。即使陪爺爺奶奶住上一晚,次日天亮就得匆匆往回趕。別人若是再問是否還有時間干這干那,我隻能回答:“真沒有時間了,下個假期再說吧。”但下一次真正的假期不知道到底會是什麼時候。

  也許是因為對進步的迫切追求,生怕片刻的安逸會奪走自己未來一生的主動權,也許只是為了青春不悔,我隻能與暑假中的陽光和沙灘漸行漸遠……

  

  吐槽派

  人生第一道坎不輕鬆

  ● 韓宗宇陽  四川成都  五年級小學生

  每次放暑假前,我都期盼著爸爸媽媽接我回遙遠的家鄉,去感受那裡溫暖的懷抱和高原盛夏美景。轉眼間,今年的暑假又一次來到,雖然心情猶如一隻出籠小鳥對家鄉充滿了無比思念,我迎來的卻是一個“又苦又甜”的暑假。

  面對“小升初”這道溝壑,媽媽告訴我:“這個暑假不能鬆懈,你將面臨人生的第一次轉折,要把握好機會”。爸爸告訴我:“隻有多讀書,多練習、多思考、多勤奮,才能成功。”

  於是,我買來一本又一本練習冊,以全新的狀態迎接這場挑戰。

  記得有一次,媽媽讓我每天做10道口算題,我覺得口算太簡單,小菜一碟,不僅把媽媽的話當成了耳旁風,還蒙事。每當媽媽問起,我就會不知羞恥地說:“媽媽我寫完了,而且還全對呢。”媽媽每次聽了都笑著說:“真棒。”我不僅不為這虛榮羞愧,反而更加洋洋得意。直到有一天,媽媽來了一次突擊檢查,我才開始慌了,拿出練習冊、字帖等干擾媽媽,希望她忘記檢查口算題。果不其然,媽媽真沒有檢查口算題卡。但正像大人們說的,“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又一次檢查中,我故技重演,不慌不忙地拿出其他作業,結果媽媽卻說,這次隻檢查口算題卡。我又慌了,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於是又拿出以前的作業讓媽媽看。沒想到我的小心思終究敵不過媽媽的“火眼金睛”,她讓我補上之前落下的所有作業,整整23頁口算題,寫得我腰酸背疼。那件事讓我真正明白了做任何事必須要“有計劃、要執行、需努力”。

  首先,“有計劃”。做任何事都要有計劃,不能漫無頭緒,否則一事無成,所以現在的我把學習計劃精確到了時、分。

  其次,“要執行”。如果制訂了學習計劃而不執行,就會成為“空想家”。現在的我按照學習計劃每天按時完成自己定下的任務。

  最后,“需努力”。現在的我有質量有速度地完成每天的作業,因為我堅信,“勤奮努力是一種可以吸引一切美好事物的天然磁石”。

  今年的暑假,我將以全新的狀態迎接人生的第一個轉折點——為“小升初”做最全面的准備。

  

  吐槽派

  放假比不放假還累

  ● 陳葉杭  北京  初一學生

  過了今年暑假,我就是初中生了。媽媽很早就開始計劃這個假期帶我去加拿大旅游。為此,我期待了很久,以為可以大玩一場,結果卻發現游玩之中學習的身影無處不在。

  畢業班的暑假,放得格外早。一開始,從早到晚,我的課程被填得滿滿的——語文、數學、英語,還有歷史、地理、生物、政治,各種在線課、實體課……每天,我除了上課就是寫作業,幾乎沒有多少空閑時間。有時還得去上圍棋課,真是上課上到吐。

  前幾天到了加拿大,我本以為解放了,結果一下飛機,媽媽說給我報名加入當地學校的暑假體驗課程,從周一到周五,每天上午都要跟當地學生一起上課,學習英文寫作,竟然還有作業。此外,我每天還需要背單詞,有時還要寫作文,每天都安排得很滿,困得瞇著眼睛寫作業。這個假期真是比不放假還累。

  當然,在加拿大過暑假也有很多開心的事。學校的老師很漂亮,同學也很友善。第一天,我就跟4個韓國同學混熟了,他們先是試探著派出一個同學來跟我聊天,然后我們就用磕磕巴巴的英語交上了朋友,還互相討論作業。看來,在國外的學校並沒我想象得那麼難以適應嘛!到放學時,我還主動跟老師申請作業,希望能更快跟上班裡的節奏。

  周末,我和媽媽去了威士拿等海天一色的地方游玩,看到了雪山,走了高空吊橋,坐在碼頭邊吃披薩邊欣賞美景,去吃了正宗的西餐,總之很開心。

  總之,暑假還不到一半,跟我預想得很不一樣,首先肯定不輕鬆(我原以為會毫無約束地快樂),其次是勤勞的汗水(家長總是希望我們無休無止地學習寫作業,這樣他們看了才安心)。其實我們也是需要休息和玩耍的。

  不過呢,也沒那麼糟糕。我還是增長了很多見識:第一次乘坐那麼久的飛機,第一次到外國的學校上課,第一次學著用除草機在朋友家的后院除草,學習了垃圾分類擺放,也知道了需要多做家務。我想這個暑假還是痛並快樂的。

  

  吐槽派

  跳舞畫畫忙不停

  ● 楊翌聽  西藏拉薩  一年級小學生

  我的偶像是武亦姝姐姐,當年她在《中國詩詞大會》上表現完美,今年高考又考進名校,更是讓我佩服不已,把她當成了榜樣和目標。我常常想,要像她那樣全面發展,做個“翻版武亦姝”。

  在選擇暑期培訓時,爸媽覺得女孩子應該多學些傳統文化藝術,於是給我上午報舞蹈班,下午報書畫班,晚上再學電腦。唉,真比平時上課還累,但是為了成為夢中那個“翻版”,我充實並快樂著。

  暑假第一天,太陽都晒屁股了,我還在夢裡神游。直到嚴厲的奶奶把我叫醒送我去參加舞蹈培訓。公交車上,我吃著面包喝著牛奶,不停地打著哈欠。奶奶不住地搖頭調侃我:就你那慫樣,還“翻版”,隻怕是“盜版”吧!

  這天上午學習拉丁舞,我費了好長時間才把手、腰、腿的動作和幅度協調起來,並逐漸習慣保持昂首挺胸、面帶微笑。走出空調練功房,我早已汗流浹背。我這才明白舞蹈的確能讓女生更有魅力,但一分汗水才有一分收獲。

  下午我來到書畫班。老師讓我們隨意作畫,題材、造型和色彩可以自由發揮,為的是培養我們的創造力和想象力。每次拿起畫筆,我都覺得自己的想象力就像一隻奔跑的小梅花鹿,總能畫出夢境和童話故事裡的情景,造型和色彩很夸張。我要努力學習,讓自己的天賦變成實力和能力。

  作為女生,不光學習成績要優異,更要全面發展,就像武亦姝姐姐。我相信,隻要繼續努力,我也會像她那樣優秀。

  郎嘎尼瑪整理

(責編:郝孟佳、熊旭)

相關專題

推薦閱讀

教育部:警惕詐騙!生源地助學貸款受理7月15日啟動 教育部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主任陳希原在新聞發布會上鄭重宣布:“生源地助學貸款受理工作將於7月15日全面啟動。” 【詳細】

原創報道|

北郵研究生支教團成立10周年 青春綻放在祖國西部熱土 日前,北京郵電大學第十屆研究生支教團正式舉行了出征儀式。據悉,北郵是全國首個在新疆南疆地區設立研究生支教團的高校。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