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育講發展規律 培養一個人非常復雜

2018年09月12日08:48  來源:光明日報
 

“我由衷地祝賀各位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北京理工大學。”日前,北京理工大學良鄉校區的一間教室裡,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北理工睿信書院(該書院包含信息科學技術、電子信息工程專業方向)院長王越的本學期第一課開講。

86歲高齡的王越穿著雅致的襯衫,打著領帶,風度翩翩,侃侃而談,讓大一新生深受震撼。

與其他課程不同,王越的這一堂課上還有家長。許多大一新生報到之后最困惑最想知道的問題,就是自己的專業究竟學什麼、干什麼,這也是家長最關切的問題。王越本學期的課就從解決這個問題開始。因為“家長是子女最基本、親近的老師”,所以邀請家長來聽。

從北京理工大學為強國強軍、培養高層次人才的歷史使命開始,講到學校今年開始實施的本科培養改革提升質量模式——書院制,再講到學生的專業選擇。“學生專業選擇是一個既重要又困難的問題。”王越說,“正確解決這個問題的核心,是在一年級學習基礎上引導學生對自己未來的思考,對人生的規劃,要從大格局、高站位出發,以國家、民族、自我認識綜合考量,進行專業選擇,一旦做了決定,義無反顧勇往直前。”

王越讀大學時,對他影響最大的老師叫畢德顯。1950年,他考入大連大學工學院電訊系,師從當時全國三個無線電方面的一級教授之一畢德顯。后來因為國家急需培養雷達方面的技術人才,全系轉為雷達專業。

“1952年的雷達專業,資料和人員都缺乏,畢德顯先生主持課程設計、提出教學目標、自編自譯教材、親自上講台講授。”王越回憶。

多年以后,北京理工大學開設“信息對抗技術”專業,一切仿佛重現。王越白手起家,親力親為。

2017年,王越受邀到海南參加一個研究生教學研討會,為了不耽誤晚上6點半的課程,他特意乘坐飛機計劃於下午4點半抵京。飛機晚點后,盡管已經安排了其他教授代課,王越仍然不顧旅途勞頓,堅持讓司機從機場直接把車開到教學樓下。

“那次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王老師到達教室時正好6點29分,沒有絲毫休息,便一口氣連講三節課。下課回到家,吃上晚飯已經是9點半了。”北理工校辦公室工作人員史建偉回憶說。

課堂上的學生並不知道,這一堂課的背后,年過八旬的王越付出了怎樣的奔波和勞碌。有人不理解:“這麼大年紀了,即使上課也不用這麼拼啊。”

王越幽默地回答:“因為我有課就可以推掉很多應酬了。”

不喜歡應酬,喜歡教書,或許都是王越堅持上講台的原因,但真正的理由,是責任。

王越說:“大學教育講發展規律,講過程,而不是講具體的細節。培養一個人是非常復雜的過程,所以我總感覺即使我們努力做還不見得做得很好。”

9月7日,北京理工大學將新設立的人才培養工作最高榮譽“懋恂終身成就獎”授予王越,獎金100萬元。王越當場把獎金全部捐出,設立專項獎學金用於支持本科生的基礎教育。(記者 李玉蘭)

(責編:姜淑敏(實習生)、熊旭)

推薦閱讀

教育為橋:中國你好!世界你好! 改革開放以來,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負笈海外,中國已成為世界最大留學生生源國。教育部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出國留學人數首次突破60萬大關,同比增長11.74%。改革開放40年來,各類出國留學人員累計已達519.49萬人。這些中國學子成為世界了解中國的紐帶,為中外民間交流作出了獨特的貢獻。【詳細】

原創報道|

大國良師怎樣煉成 時代越是向前,知識和人才的重要性就愈發突出,教育和教師的地位和作用就愈發凸顯。面對人民更加迫切的對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的向往,全面加強教師隊伍建設,既是一項重大的政治任務,更是一項根本性的民生工程。然而,面對新方位、新征程、新使命,教師隊伍建設還存在一些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問題,如有的地方對教育和教師工作重視不夠,師范教育體系有所削弱,有的教師思想政治素質、職業道德和專業化水平難以適應新時代需要,中小學教師地位待遇有待提高,教師管理體制機制亟須理順等。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