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給“無作業日”一些掌聲

胡印斌

2017年11月14日09:03  來源:中國教育報
 
原標題:不妨給“無作業日”一些掌聲

“無作業日”又一次進入了公眾視野,撩撥著家長們的情緒。

據媒體報道,近日南京兩所小學陸續啟動了每周三“無作業日”計劃。這一天老師不布置任何家庭作業,鼓勵孩子做一件自己喜歡的、有益身心的事。此外,山東濟南某學校也接受學生“提案”,確定每月最后一周的星期二為“無作業日”,不布置任何家庭作業。

“無作業日”的嘗試迅速引發輿論熱議,一度登上微博熱搜榜。不少家長也認為這是個不錯的嘗試,好歹能讓孩子和家長稍稍喘口氣。不過,也有論者指出,“無作業日”的象征意義遠大於實際意義。學校貌似沒有在周三布置作業,卻變相地布置在周二、周四,總量並無變化。

說到教育話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也都不乏切身經驗得來的體會,若是再結合當下家長對下一代教育的高度重視,可以說學校裡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發不少關注。很多情況下,這種“高參與度”會產生不同維度的理解和認識,從而使得很多教育嘗試與努力每每遇阻。

“無作業日”並非新鮮事。據媒體報道,早在2005年,上海、河南、江西、湖北、新疆、山西等多省份的教育部門就出台規定,將每年“六一”定為小學生“無作業日”。遺憾的是,這些地方的嘗試並沒有保持多長時間的熱度,隨著時間推移,很快就煙消雲散了。不知道此番南京、濟南的這幾所學校能堅持多久?

客觀而言,與較為繁重的作業負擔相比,每周或每月設定一個“無作業日”,確實不解渴,也很難從整體上破解當下中小學生作業負擔重的問題。也就是說,結構性問題不可能指望通過局部“小打小鬧”解決。若想從根本上減輕學生負擔,僅有一個“無作業日”遠遠不夠,而是需要全局聯動、綜合施治,比如改變當下教育評價機制、深化中高考改革、拓寬青年的創業創新路徑,等等。

唯有明確了成才立人的目標,理順了教育的各個中間環節,才有可能逐漸傳遞給社會一個信號,並推動學校與家長一體減壓,不再把孩子作為可以承載彈性壓力的工具,而還他們童年應有的輕鬆、自由、健康和快樂。

然而,任何宏大目標的完成都不是輕輕鬆鬆的。減負也是一樣。近年來,無論是教育主管部門,還是學校和一般家長都在呼吁減負,也每每認為孩子們實在是太辛苦了。只是一旦涉及具體做法,則會出現巨大的割裂,而這也是很多改動與變化每每無疾而終的根源。比如,不少地方的家長聯名給學校寫信,強烈要求“補課”﹔又如,此番南京兩所小學推出“無作業日”后,有家長居然將“空出來”的時間又交給了輔導班……

一個連“無作業日”也難以達成的環境,對於其他減負努力的抵觸與變通,可想而知。於是乎,“無作業日”就在這樣的患得患失中,隔一陣子熱上一會兒,然后迅速冷卻,等待下一次的輪回。

而“無作業日”之所以能夠常試常新,也正表明,我們的家長、學校和孩子,其實還是需要有一塊悠閑的天空,哪怕時間很短暫,哪怕機會不易得,但總歸會讓人舒緩一下心緒,並感受到“本該如此”的快意。

當此之時,學校、家長應該做的,不是草草收場,也不是當頭一棒,而是以此為切入點、突破口,固化已經取得的成績,並嘗試更多的努力,真正從培養健全人才的高度審視當下的學生負擔。

教育減負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便宜事,從來沒有一針就靈的“法術”,而應該是一個不斷摸索、不斷獲得鼓勵、不斷強化力度的過程。事情要“一件接著一件辦,一年接著一年干”,隻要腳步不停頓、探索無窮期,假以時日,就一定會有改變。從這個意義上講,不妨給“無作業日”一些掌聲。(作者系媒體評論員)

(責編:孫競、熊旭)

推薦閱讀

圖解:一張"教育成績單” 看砥礪奮進的五年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教育事業取得了歷史性進展,總體發展水平躍居世界中上行列,培養了一大批高素質人才,提高了全民族素質,推進了科技創新、文化繁榮,為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和民生改善做出了重要貢獻。 【詳細】

原創報道|教育訪談錄|大學排行榜

“雙一流”建設名單落地:非新無以為進,非舊無以為守 這次“雙一流”高校遴選採取競爭優選、專家評選、政府比選、動態篩選的方式,是認定“雙一流”建設高校,而不是確定“雙一流”身份。“雙一流”建設,從方案設計之初就強調不是終身制,不是固化的。【詳細】

畢業典禮|校長訪談|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