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治“校園貸”,到底該開什麼“處方”?

朱立雅 王帝

2017年04月21日07:28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整治“校園貸”,到底該開什麼“處方”?

4月11日,廈門華夏學院一名大二女生因無力償還“校園貸”,在泉州一賓館自殺。據報道,該女生卷入的校園貸至少有5個,僅在“今借到”平台就累計借入57萬多元,累計筆數257筆。家人曾多次幫她還錢,其間收到過“催款裸照”。

這已經不是第一個死在“校園貸”亂象之中的大學生了。去年3月,河南牧業經濟學院大二學生鄭旭就因迷戀足彩,在網絡上借貸,欠下60多萬元巨額債務,無力償還,最終跳樓自殺。

深陷“校園貸”的學生都是“咎由自取”嗎

對於廈門華夏學院的這位女生,有網民表示,“在起初評估自己無力承擔這麼高昂的利息時就該‘收手’了。即使是正規渠道貸款,如果信用一直處於透支狀態,也會受到處罰。”

2009年,部分商業銀行為了擴大信用卡業務量,通過各種方式加大營銷,吸引客戶,導致信用卡違約率不斷上升,不少學生客戶透支嚴重。對此,銀監會於2009年叫停了大學生信用卡。

由於大學生難以通過銀行正規信貸途徑得到資金,他們迫切地需要另外一種低門檻的信貸模式,“校園貸”應運而生。

2014年開始,趣分期,愛學貸等“校園貸”平台紛紛成立。有統計顯示,2016年面向大學生的互聯網消費信貸規模已突破800億元。近一年多,頻頻出現了黑代理、裸貸等“校園貸”陷阱,一些大學生因此成了受害者或是犯罪嫌疑人。

2016年,網絡借貸平台“借貸寶”的一份“裸條”壓縮包在網上流傳,其中包含了167名女大學生的裸照及視頻,把非法“校園貸”等問題推向了風口浪尖。

當時,輿論普遍認為,不少大學生因愛慕虛榮,相互攀比,形成高消費,助推了非法校園貸現象。2016年12月6日,中青輿情監測室曾發表《“裸條”背后,需要的不只是一句“活該”》,在對當時輿論場進行抽樣分析時發現,嘲諷打趣的聲音多,同情理解的聲音少。對當事人表示出“不同情”的聲音佔比三成多。

拿什麼拯救你深陷“校園貸”的大學生

非法“校園貸”生存的土壤不只是因為大學生的高消費習慣。據廈門華夏學院事件當事人的輔導員陳老師描述,該女生在做代購方面的微商生意,可能因為虧了錢,從而走上“校園貸”這條不歸路。

創業大軍中,還未踏出校門就想起步的學生不在少數。沒有任何收入的學生群體,該通過什麼途徑及方法獲得正規的創業啟動金?“啃老”並非上策﹔銀行貸款,門檻太高﹔這時送上門的“校園貸”,就成為一種選擇。

從法律層面而言,絕大多數大學生已為成年人,但是因社會閱歷較淺,金融經驗普遍匱乏,辨別能力較差,陷入非法“校園貸”的概率較大。

網民@你的溫柔呦 無奈地說,學校應該對校園貸作出一些規定,法律也應該採取措施,雖然借款人有責任,但他們根本不知道網貸的水有多深,今年這類事情層出不窮令人惋惜。

《燕趙晚報》刊文表示,“校園貸”的本質仍然是商業性貸款,並不能因為對象是在校大學生就可以不顧規律,無限制放鬆條件,調低門檻。金融監管部門應該全面禁止“校園貸”,任何向無資產的在校大學生提供貸款的行為都應視為非法。

治理“校園貸”的另一種思路

近日,銀監會下發《關於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提出重點做好校園網貸的清理整頓工作,禁止向未滿18歲的在校大學生提供網貸服務,劍指“高利放貸”及“暴力催收”。

中國人民大學發布的《2016中國大學生創業報告》,對中國大學生創業現狀、成就和面臨的挑戰進行了研究。僅有不到四成的創業者利用了外部資金,其中有24.7%的創業者利用了貸款。這顯示出我國現階段大學生創業融資體系發展較為滯后,創業者面臨較多融資約束。

一位學生網民說,本以為10萬元創業啟動資金很容易獲得,但現實是很難得到。機構投資人不會把10萬元給一個初出茅廬的大學生。

在對“校園貸”的監管及整治中,不該等到悲劇發生后,才認識到其緊迫性和嚴重性。同時也應合理考慮大學生群體正當的資金需求,引導合法金融機構開展規范的校園金融業務,進行“供給側”改革,普及金融知識,這不失為一種可供參考的思路。

(實習生董錦蒙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編:鄒菁、蔣波)

推薦閱讀

教育部今年將完成對直屬高校直屬單位巡視全覆蓋 教育部日前印發的《2017年黨風廉政建設工作要點及直屬機關任務分工方案》顯示,教育部黨組今年將對9所直屬高校和5家直屬單位進行巡視,在十九大召開之前完成對直屬單位、直屬高校巡視全覆蓋。【詳細】

原創報道|教育訪談錄|大學排行榜

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據《意見》實施改革后,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組織職稱評審、自主評價、按崗聘用。條件不具備、尚不能獨立組織評審的高校,可採取聯合評審的方式。【詳細】

畢業典禮|校長訪談|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