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孕婦的煩惱 產床吃緊為“龍子”--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聚焦孕婦的煩惱 產床吃緊為“龍子”

2012年03月15日08:2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生育迎來小高峰, “建檔”猶如“趕春運” 產床吃緊為“龍子”
“龍寶寶”扎堆 圖為近日在山西太原市婦幼保健院出生的嬰兒。人民圖片


  

  孕婦增,床位少

  遭遇“建檔難”的准媽媽們,或轉到區縣二級醫院,或選擇價格昂貴的私立醫院

  2月23日,農歷二月二。清晨7時,北京婦產醫院門診大廳內,人潮洶涌。挂號窗口前、產科門診前、特需門診前,孕婦及其家屬們組成一條條“長龍”。挂號窗口一開,30多張產科號,很快被席卷一空。

  “老婆,現在建檔提前到懷孕第7周,咱們12周來不收了!”一位早上5點前就來排隊挂號的准爸爸打手機向家裡匯報。

  “不論普通號還是特需門診號,我統統沒挂上。”家住方庄的楊先生說,“昨天嘗試電話預約,隻能約到一個月后,那時就錯過建檔時間了。”

  “要明天的號嗎?”見記者在東張西望,兩個小伙子走過來。“普通號一個200元。”其中一名帶東北口音的說,“有醫保卡嗎?先去收費處激活,再留給我明早挂號用。”

  眼下,孕產婦去大醫院建檔、產檢和分娩猶如“趕春運”,一號難求,一床難求。在該院6病房區,一位來自張家口的大姐告訴記者,她是產婦丈夫的嫂子,兩天前進京照顧弟媳。“從懷孕檢查到住進病房,托熟人找關系,花了不下3000元。”大姐悄聲說,“離預產期還有幾天。他們兩口兒選擇今天‘龍抬頭’的日子,下午剖腹產。”

  “春節過后,孕產婦人數明顯上升。”北京婦產醫院產科副主任於鬆說,“以往我們醫院產科月門診量1000人次出頭,現在這個數字漲到1200人次左右。100元的專家號被號販子炒到500元。有些人挂不上門診號,就看急診,導致急診工作量激增。”

  據了解,除北京婦產醫院外,協和醫院、朝陽醫院、宣武醫院、安貞醫院、天壇醫院等北京多數三甲醫院,產床8月前基本排滿。二級醫院朝陽區婦幼保健院,4月份之前的預產期床位也已滿員。各大醫院產科滿負荷甚至超負荷運轉。

  在市內公立大醫院建檔無望的准媽媽們,或者轉到區縣二級醫院,或者選擇價格昂貴的私立醫院。

  專家號800元,產檢費用1萬元,順產2萬—5萬元,剖腹產3萬—10萬元。北京瑪麗婦嬰、和睦家、美中宜和等高檔醫院,如今也成為普通消費者的選擇。“不再奔波求人,就在私立醫院建檔了。”“80后”小張在公司裡雖然薪水不高,但背后有爸媽支持,“就生一個孩子,高消費一次也承受得起。”

  據悉,今年在北京瑪麗婦嬰醫院建檔的孕婦已達1500人,同比增長30%。

  

  掙錢少,風險高

  一些公立醫院取消產科,不少二級醫院隻設婦科,不開產科 

  “孕婦‘建檔難’,與龍年扎堆生子不無關系。”北京醫師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許碩認為,中國人有深厚的“屬相”情結,繼2007年“金豬寶寶”熱之后,在被視為吉祥好運的龍年“天時”, 2012年“龍寶寶”熱正在升溫。而每波嬰兒潮都加劇醫療資源的緊張。

  據介紹,北京市66家三甲醫院中,除了北京婦產醫院和海澱區婦幼保健院有200張左右產床外,多數醫院產床數隻有二三十張,遠低於孕產婦的需求量。醫療資源配置不足的主要原因在於產科利潤少、風險高。

  目前,北京市公立醫院順產住院1—2天,各項費用累計4000元﹔剖腹產住院5—6天,藥費、床位費、治療費等加在一起,約需6000多元。醫保為前者支付1900元,為后者支付3900元,並對手術用藥、器械使用等有較多限制,導致產科利潤薄、掙錢少。

  然而,這個“掙錢少”的科室卻是醫患糾紛的重災區。北京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成立半年來受理的申請中,婦產科醫療糾紛居首。“產科醫療糾紛多,是一個世界性現象。”於鬆分析,一方面因為孕產婦是健康人,一旦在孕育、生產過程中出現偏差,心理上不易接受﹔另一方面因為分娩本身是一個復雜過程,具有諸多不確定性。

  一位孕婦曾在北京同仁醫院診斷出腦垂體瘤。遇到這類患者,北京婦產醫院會建議她們去有治療疾病條件的醫院建檔生育,因為孕期腦垂體瘤會體積增大,分娩時可能有危險發生。這位孕婦想在北京婦產醫院生產,於是對該院隱瞞病史。接生那一天,她被排在第三個。因等候手術空腹時間過長,出現低血糖等症狀,腦垂體瘤病發,最后成了植物人。孩子在醫院養到2歲多,官司才了結。

  由於收入低、風險大、工作累,越來越多的醫學畢業生不願意干產科。近年來,日本出現婦產科人力荒,多家醫學中心甚至招不到該科住院醫師。當下,我國產科醫生匱乏問題尚不突出,但是產科縮減現象卻是不爭事實。一些公立醫院如北京市大興區中醫院等陸續取消產科,許多二級醫院隻設婦科,不開產科。

  與此同時,我國正迎來新中國成立后的第四次人口出生高峰,處於20—29歲生育旺盛期的女性每年增加約200萬人。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教授翟振武認為,這種生育小高峰與龍年嬰兒潮“雙峰疊加”,也助推了孕婦“建檔難”。

  

  飢的飢,飽的飽

  專家建議,大醫院隻接收疑難重症孕產婦,無高危因素者在一二級醫院建檔分娩

  為緩解孕婦挂號難問題,北京許多三級醫院已將孕婦的建檔時間從原來的12—16周,提前到7—8周,隻要B超能見到胎心、胎壓,就立刻給孕婦建檔,避免其為了建檔重復挂號。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還開辟“綠色通道”,對持有“高危轉診單”的孕婦,當日加號,當日就診。

  “其實,如同大學生就業難主要是找好工作難一樣,孕婦挂號難一定程度上也是去大醫院挂號難。”許碩指出,面對數量龐大的孕產婦隊伍,大醫院“吃不了”,小醫院“吃不飽”。

  據北京市衛生局統計,該市三級醫院產科的床位超負荷運轉,使用率平均達110%,而二級醫院的產床使用率為60%至80%,如豐台區婦幼保健院、大興區婦幼保健院床位目前仍有空余。

  “作為北京市危重症孕產婦搶救中心和產前診斷中心,北京婦產醫院的專家們應該接診的是高危、疑難重症孕產婦,而現實狀況是高危者隻佔六成左右。”於鬆說,專家們被大量不需要看專家號者包圍,三五分鐘看一個,既浪費了專家的優質資源,也易發生高危情況漏診。事實上,無高危因素的孕產婦完全可以在一二級醫院建檔分娩。

  據介紹,孕婦在懷孕過程中的定期產檢比較簡單,通常是測血壓、血糖,測量子宮的高度、腹圍,看孩子生長速度,檢查是否貧血,檢測肝腎功能問題,做超聲等。不管是從硬件還是技術水平上,目前北京市130多家有資格做產檢和助產的機構,都能滿足健康孕產婦的需求。一旦孕婦發生嚴重並發症,可以及時轉到大醫院。

  “實行分級轉診才是治本之策。”於鬆認為,當務之急是探索引導孕產婦合理分流的有效途徑。

  於鬆和她的團隊設計了一個《高危妊娠項目管理》。按照該制度,北京婦產醫院將旗下16家業務歸其指導的北京二級婦幼保健院納入一個服務網,信息共享。孕婦去其中任何一家醫療機構建檔,首先會得到高危狀況評估。根據評分,北京婦產醫院隻收疑難重症孕產婦,無高危因素的孕婦就近去二級醫院產檢,發生高危重症隨時轉院。既保障了醫療安全,解除孕產婦后顧之憂,又優化了資源配置,促進分級轉診制的推行。

  此外,還應發揮醫保的杠杆作用。中國人民大學醫改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指出,目前不同級別醫院的分娩手術費醫保支付“無差別”,孕產婦當然願意選擇大醫院了。(記者 李曉宏)
(責任編輯:史雅喬)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