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教育

飯塚容教授訪談錄
陳喜儒
  2007年03月23日10:35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飯塚容
  早就知道飯塚容的名字,但一直無緣相識。去年5月,他參加慶賀日本中國文化交流協會成立五十周年代表團來華訪問,文化部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招待會,我與他同坐一桌,才得以相識。

  他是如日中天的著名學者,譯著甚豐,但卻像一個?腆的大學生,舉止溫文爾雅,言談謙和真誠,執禮甚恭。他似乎不太愛講話,我們交談不多。過了兩個月,他參加第二次日本中國文學研究翻譯家代表團來訪,我陪同他們訪問了上海、重慶、成都、北京。

  記得第一次見面時,我就迫不及待地問,你認識飯塚朗先生嗎,一位著名的中國文學翻譯家、學者、教授?我見到他的時候,就很自然地想到這個很久以前就熟悉的名字,因為他們同姓,而且都是研究中國文學的學者。沒想到,他很平靜地說,他是我父親,已經去世。原來他們是親生父子!

  飯塚朗,是中國老一輩作家都很熟悉的日本翻譯家。他翻譯了大量中國文學作品,主要有:《紅樓夢》、《老殘游記》及冰心的《繁星》,巴金的《家》、《滅亡》,老舍的《駱駝祥子》……他是一位真誠、純粹、淵博的學者,一生充滿了孩子般的好奇。

  飯塚容是他的長子,現為日本中央大學文學部教授,日中演劇交流協會理事,神奈川文學振興會評議員。在大學時代,他就開始翻譯中國當代文學作品,30年來,翻譯了魯迅、曹禺、鐵凝、王安憶、葉兆言、史鐵生、余華、畢飛宇、陳染、孫甘露等幾十位中國作家的長、中、短篇小說、劇本40余部。

  1987年,日本8位研究中國文學的學者、教授,為了及時向日本讀者介紹中國文學的優秀作品和發展動態,自費創辦了同人季刊《中國現代小說》,第一卷由市川宏任主編,第二卷由飯塚容任主編。該刊歷時18年,出版兩卷,共72期,編發中國160位作家300余部中短篇小說,在日本作家、讀者和學術界產生了廣泛深遠的影響。

  飯塚容的論文很多,但我讀的很少,隻記得看完他的《中國現代小說二十年》后,頗為感慨。他把作家作品分類評論:1、“文革”后復出的老作家﹔2、地方色彩濃郁的中堅作家﹔3、知青作家﹔4、先鋒派作家﹔5、獨具特色的女作家﹔6、新生代作家﹔7、“七○后”和“八○后”作家﹔8、少數民族作家﹔9、海外作家。論文中涉及各類代表作家50多人,作品數百部,僅后面的注釋引文,就多達155條,佔正文的1?3。我覺得他對中國當代小說創作的總體把握,對作家作品的熟悉和了解,都比較到位。

  在他們回國前夕,我列了十幾個問題,交給飯塚容說,很遺憾,沒有時間聊天,但我給你留了“作業”。雖說是“作業”,但可作可不作,更無時間限制。沒想到,他回國后的第五天,就寄來了“答案”和關於他父親的資料。

  問:你研究中國文學,是否受父親的影響?

  答:這種影響是不知不覺的,但他從來沒對我說過一句希望我搞文學研究之類的話。

  問:你翻譯的第一部中國文學作品?

  答:曹禺的劇本《原野》。當時我是大學本科生,部分譯文發表於學生、研究生辦的同人雜志上,翻譯凌叔華的短篇《搬家》、洪深的劇本《狗眼》時,我是研究院的博士生。正式出版的第一部作品是張辛欣的《在同一地平線上》,那時我已是大學講師。

  問:選擇翻譯作品的標准?

  答:當然是文學價值。我認為自己譯的都是文學水平相當高的作品。我喜歡文學性強的作品,但有些日本人把中國文學,當作觀察中國的工具。這種傾向由來已久,一直存在。

  問:翻譯中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答:是中日之間風俗習慣的不同和措辭的差異。

  問:對一個翻譯家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

  答: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自如使用母語的能力,因為翻譯是第二次創作。

  問:你認為中國新時期文學變化最大的是什麼?

  答:目前對中國作家來說,最可怕的是文學商品化。很多作家為了掙錢,失去了原來的面目。

  問:中國現代文學為什麼在日本打不開市場?

  答:第一、文學本身,在當今日本已經沒有以前那樣偉大的位置。第二、許多日本人向往歐美文化,對中國,特別是現代中國興趣不大。第三、日本出版界過分追求經濟效率,對小規模的學術性出版沒有熱情。

  問:中日文學最大的區別?

  答:我看是政治性、社會性。一般來說,中國文學與社會、政治的關系比較密切。相反,以日本“私小說”為代表的日本文學,主要寫個人的內心或者個人身邊的瑣事。但是,這幾年的中國文學也十分個人化了,所以這種區別越來越不明顯。

  問:手頭正在翻譯什麼?

  答:蘇童的新作《碧奴》。這是由英國出版社發起的全球性出版合作項目“重述神話”系列之一。

  問:怎樣選擇翻譯作品?

  答:沙裡淘金,沒有准譜。隨便翻一翻雜志,查一查網絡,知道一些消息,慢慢尋找自己喜歡滿意的作品。

  問:你經常來中國嗎?

  答:第一次來中國是1983年,我參加日本魯迅研究家代表團訪問上海、紹興、南京等地。90年代以后,差不多每年都來一兩次,光今年就來了4次。總共來了多少次,我也記不清了。

  問:你人生的座右銘?

  答:聽其自然。什麼事情都不能勉強,去者不追,來者不拒,這是我的處世哲學。

  他的處世哲學,正應了他父親的期望。在飯塚朗先生的年譜中,有為長子命名時寫下的一段話:容乃寬容之容,從容之容,而且是人生最重要的內容之容,無論社會怎樣變化,人之容,才是到達明天的跳板。

  從容人生,是福。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07-03-23 第07版)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責任編輯:賀霞)


相關專題
· 老師園地
相關新聞:
· 小學教師房鋒生:為了孩子們沒有遺憾 2007年03月23日
· 陪著"奶奶"慢慢變老 2007年03月23日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請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新聞排行榜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