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子女課堂上頂撞老師被當眾連摑耳光
記者 中游 實習生 楊惠婷 文
  2006年12月13日09:21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12月11日下午,位於蘇州新區的民工子弟學校——幼育學校爆出新聞:初三一女生在課堂上挨了數學老師三記耳光。這三記耳光,迅速引起蘇州教育界和社會的關注。有人追問:這三記耳光,究竟打醒了誰?民工子女教育問題,到底處在什麼狀態?

  事件回放:違反規定教師耳摑女生

  事發后次日上午,記者來到爆出新聞的、位於蘇州高新區洋南路的幼育學校。在教師辦公室,來自安徽六安的初三數學老師楊老師首先接受了記者採訪,他對打學生的事直言不諱。楊老師說,當時上電腦課,上課已經過了10分鐘左右,他發現一女生在吃零食,就制止了她。當他出教室回來后,又發生另一女生劉麗也在吃零食,於是就發生了沖突。以下是沖突時的對話。

  楊:我說過,上課不准吃零食!

  劉:你沒有規定上課不准吃零食!

  (楊老師在解釋這一句對話時對記者說,中學生准則上明確寫著上課不准吃零食,這是連小學生也應該知道的!)

  劉:你說哪個學校規定上課不准吃東西的?你憑什麼管我?

  劉麗頂撞老師后,楊老師便將手放在劉的臉上,並用言語挑舋:信不信我敢打你?

  楊老師說著就扇了劉麗一記耳光,並要求劉站到教室外面去。遭到劉的拒絕后,隨手他又是一記耳光,並反手在劉麗的另一邊臉上加上一記!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劉麗含淚表示:老師可以打我,隻要不打我的臉就行!為什麼要打我的臉?打我的臉,我是無法承受的!

  記者了解到,盡管事情發生的整個過程十分短暫,但對女生劉麗和教師楊某來說,記憶將是深刻的。

  記者調查:特殊背景下女生誰呵護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一個事實:個頭不高的男教師,才22歲,顯然是個教學新手﹔而女生劉麗則過了上初中的年齡,老師說她已經快19歲了,但劉麗聲稱自己17歲。可是,即使是17歲,按照城市一般學生年齡段,也應該上高中了。

  民工子女學校的學生年齡普遍偏大,初中學生有的甚至已經是成年人,這是一個特殊背景。劉麗在這樣一個年紀,她的心理已經處在十分微妙的階段,在課堂上挨了老師的打,而且打在臉上,心理承受力將受到怎樣的考驗?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她除了表達出抗議外則顯得很無奈。

  劉麗的班主任、同樣來自安徽六安的楊建老師說,根據本校情況,學生年齡大了,所以平時都很注意聽取學生的意見。因為在他們現在的年齡,從心理上會有強烈的反叛傾向。

  對學生“動手”的數學老師,年齡隻有22歲。按照蘇南地區的學生年齡推斷,這個年齡剛好大學畢業。據悉,楊老師系安徽某學校畢業,教學工作還沒有什麼經驗,加上從未進入過正規的公辦學校接受職業熏陶和培訓,所以工作中需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他沒有表現出明顯的失意和不安,仍在忙著上課和進行其他活動。昨天中午,在事發后20小時后他仍沒有主動向被打學生賠禮道歉。

  據記者調查,在蘇州的民工子女,上到初三時年齡普遍都超出正常學齡2歲多。像民工子弟學校的女生,一方面在學校裡長大已經比較尷尬,另一方面,在家庭中她們還處於不被重視的地位,因為許多女生還有妹妹和弟弟,像姐妹三人以上的更是常見。花季少女仍在上初中甚至小學,她們的身心健康問題急需關注,作為學校和老師,呵護她們應該是一大義務。

  校長說法:民工子女厭學已成死結

  採訪中,幼育學校的夏校長大訴苦衷。他認為,現在民工子弟學校中高年級學生的厭學情緒很重,教師最頭疼的就是學生不願意學。學生不想學,學校又想教出成績,這是最大的矛盾。

  據劉麗的班主任楊建介紹,這個班20人,14名女生6名男生。這些學生好像組成了一個抗拒學習的團體,一些人自己不想學,也不希望別人學。為了控制上課講話,甚至將課桌都拉大了距離。

  就教師打人事件,班主任楊建認為,楊老師平時認真負責,這一次也是因為過於認真導致事情發生。“電腦課是副課,按說可以不管,但楊老師還是希望課堂紀律好一點,這才發生了與學生的沖突。”

  另一位女教師表示,這些民工子女的教育問題主要還是出在家庭教育上,他們的家長幾乎不問學生的學習情況。家長的目標與學校的目標不一致,這是民工學校的一個症結所在。她舉了兩個例子:一是學生自己來報名上學。“在蘇州市民中,中小學生自己帶錢報名的可能不多,但在民工學校,像是學生自己選擇學校,找到新學校就自己帶錢去報名的事情就會發生。”另一個例子,是學校搞過一次法制教育,要求家長來參加,結果幾百個人的學校,隻來了32個家長。“每次開家長會,幾乎就組織不起來,偶爾來幾個家長,他們還覺得是被騙來的。”

  據了解,民工子女的厭學情緒很明顯,有基礎等方面的原因,也有家長目標要求等方面的原因。這是民工子弟學校的死結。以數學為例,幼育學校初三及格率僅為25%,考40分的就算不錯,有的隻能考3分、5分。

  主管部門:打人事件屬於惡性事件

  蘇州市郢都學校是一個有初中的較大規模的民工子弟學校,該校校長、原東中市實驗小學校長吳興德在教育界工作了幾十年,在外來民工子弟學校也有幾年,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民工子弟學校教師體罰學生和打人事件“時有發生”。這主要是由於民工子弟學校的特殊性決定的,其中教師多為外地來蘇州務工人員和外地校長從老家帶來的人員,多數不能達到蘇州本地執行的教師標准。有些人的觀念沒有轉變,在老家打了學生認為沒什麼,再加上一些民工子弟學校沒有起碼的培訓,所以這類學校教師的行為規范仍然是一個問題。

  但吳興德同時指出,像12月11日發生的事件,教師對初三這樣較大的學生扇耳光並被媒體暴光的事情還不多見。

  隨后,記者又走訪了蘇州市金閶區教育局,該局社區教育處的工作人員表示,幼育學校未獲得該區教育主管部門的批准,該學校不具備辦學基本條件,但由於該校已經招收學生,為了避免這些學生費周折,教育局與這個學校的負責人達成協議,即本學期結束即停辦,在校學生上學問題由金閶教育局協調解決,並將在12月底向家長和社會發出告知書,學校將不得再收取下學期的學費和進行招收新生的工作。

  該工作人員還表示,教師打學生的事件顯然是一個惡性事件,這個事件也給教育主管部門敲了一記警鐘:對民工子弟學校的監管力度仍需增強。

  教育專家:三記耳光該打醒一些人

  被打女生劉麗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11日下午被老師打了以后,自尊心遭到嚴重傷害,她將這件事情向母親透露了,母親當時准備過來了解情況,但由於天黑下雨沒有過來,第二天又要上班。另外,“我覺得我也能夠處理一些事情了,自己與老師之間的事由母親出面也不一定合適,所以沒有強求母親來學校。”但是,“一想到當時他打我的情形,我就很難受。他可以打我,但打我的臉使我無法接受。”記者在離開教師辦公室后單獨採訪劉麗時,劉麗仍然不能原諒老師。

  蘇州市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教育界老專家對此表示憤慨,同時他認為民工子弟學校的運行狀況不容樂觀。“這三記耳光正好打在一位年齡已經17歲的初中生臉上,這三記耳光應該打醒一些人:首先是孩子的父母,他們不能再無視家庭教育,不能再不關心女兒的成長了﹔其次是當地教育主管部門,對沒有資格辦學的人,應該堅決不允許辦學,對民工子弟學校應該加大管理和培訓力度﹔另外,直接對民工子弟學校提出了標准。”

  該專家說,在現實情況下,教育主管部門不能使民工子弟學校在某些方面陷入管理的盲區。
 

來源:江南時報 (責任編輯:石希)


相關專題
· 老師之家
相關新聞:
· 濟南一中學仿"超女"模式 海選"語文之星" 2006-12-12 13:38:11.744518
· 海南校園暴力肆虐 23名學生屢遭毆打棄學 2006-12-11 14:06:34.990875
· 千名中學生比拼健身操(圖) 2006-12-11 16:19:08.413514
· 海南一中學重點班班長通宵上網猝死校園 2006-12-11 16:43:08.65922
· 廣東中山多所中學強制學生剪發引發投訴 2006-12-12 13:28:00.47792
· 15歲中學生命喪17歲外來打工者之手 2006-12-11 11:30:26.690269
· 天津一16歲中學生能背上千個外國地名 2006-12-11 16:29:11.400553
· 廣州中學女生遭脫衣暴打視頻(圖) 2006-12-12 11:05:29.588404
· 民工入校討薪與學生沖突多人受傷 2006-12-12 09:00:46.352788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