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90后群體:在偏見與認同中成長--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聚焦90后群體:在偏見與認同中成長

2012年06月04日12:59    來源:齊魯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5月22日,杭州一群“90后”大學畢業生在學校圖書館前拍畢業照。

張祖航在做“皮革制奶”實驗。



  一個月后,全國將有680萬高校畢業生邁出校門,這是歷年來畢業生規模最大的一次。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生於1990年。

  這個曾被貼上“獨立、叛逆、張揚個性、自信而脆弱”等標簽的群體,成長於改革開放成果顯現的階段,從小受惠於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作為“鼠標一代”的他們,將以怎樣的形象踏入社會,不僅關系到他們個人的命運,也關系到整個社會的未來。

  “90后”的提法源自“80后”,前些年社會給“80后”打上了“嬌生慣養、垮掉的一代”等各種標簽。事實証明,“80后”現在已經成長為中國社會的新生力量,並在價值觀、行為方式等方面開始影響中國未來的走向。我們相信,“90后”注定也會有這麼一天。

  其實,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問題,問題的解決最終得靠他們自己﹔一代人也有一代人的使命,而使命不僅屬於每一個個體,也屬於整個社會。鑒於此,對“90后”的評價,我們也不應匆匆下結論、貼標簽,而應再等等看。

  逝去的人躺著,由入殮師對身體逐一進行清潔,干干淨淨地離開這個世界。而給他們最后尊嚴的,是浙江嘉興的9名“90后”年輕人。

  按照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統計,2012年高校畢業生數量達到680萬人。在今年夏天離開大學校園的本科畢業生,他們中的大多數出生在1990年。

  這個曾被貼上“獨立、叛逆、張揚個性、自信而脆弱”等標簽的群體,成長於改革開放成果顯現的階段,從小受惠於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作為“鼠標一代”的他們,將以怎樣的形象踏入社會,不僅關系到他們個人的命運,也關系到整個社會的未來。

  “像是咱們‘90后’干的活”

  4月份,濟南大學大三學生李明(化名)在天貓商城上相中了一款斯米爾的鞋子,客服承諾鞋子是100%豬皮制作,李明遂下了訂單。

  4月底,濟南下了一場大雨,新鞋子進水,李明這才發現,商家承諾的豬皮鞋墊竟然是一張硬紙板。

  對於學習法律的李明來說,這是一個維權的好機會。之前,他曾狀告過學校附近的某大型超市,以獲勝結案。按照天貓規定,李明將獲得所購貨物價格兩倍或者三倍的賠償,但前提是李明能証明鞋墊不是豬皮做的。

  5月4日,李明到濟南市質監局做鑒定,結果顯示,這雙鞋子的鞋面、鞋底均不是豬皮,“隻有鞋背上那一小塊是豬皮”。

  天貓客服對此答復稱,“要証明這雙鞋是假鞋必須証明鞋子不含有一丁點豬皮。”天貓客服還表示,濟南市質監局的質檢結果不具有法律效力,隻有到浙江當地的有關部門進行質檢,才能被商家承認。

  一怒之下,李明決心要和天貓斗爭到底。他又花4000多元在天貓上買了39雙同品牌鞋子,並於5月17日在濟南市市中區法院預約立案成功。

  在李明出示的《民事起訴書》上,斯米爾鞋品牌所有商和浙江淘寶商城技術有限公司均被起訴,李明請求兩被告同意自己的退貨退款要求,並承擔運費﹔要求判令兩被告返還自己的購鞋款以及雙倍賠償金及各項費用共計8551.96元人民幣﹔要求判令兩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此外,因為天貓商城惡劣的服務態度,要求其賠禮道歉並賠償自己精神損失費一元。

  5月17日下午5點,斯米爾客服便聯系李明,之后雙方進行了協商並達成一致。5月21日,李明將40雙斯米爾鞋子寄回,斯米爾在收到鞋子之后,將6000元現金打到李明的賬戶上。

  除了天貓至今沒有道歉,李明最初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他的做法被同學們稱贊為“像是咱們‘90后’干的活”。在同學們看來,李明的維權成功不僅僅是對所學知識的活學活用,而且帶來了經濟利益。

  按照零點研究咨詢集團去年底對“90后”群體價值觀的研究報告和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2010年中國網絡購物市場研究報告》,“90后”佔據了網購人群34%的比例。

  “90后”在購物中是精明的“經濟人”,他們傾向於“用最少的錢辦最大的事”,而李明通過維權,一下子“掙”到了一個學期的生活費,在同學們看來無疑是精明中的精明。

  遇到問題不妥協、敢於較真,李明的行為正是零點公司的調查報告中被“90后”普遍認可的成功標准:成功並不意味著一個結果,更在於過程,關鍵是靠自己。

  無論是從商或者從政,“90后”們並不喜歡依賴父輩的“關系”。前段時間屢屢爆出“80后”官員短期內連升幾級的消息,最為“90后”所鄙視。“我認為最成功的人是比爾·蓋茨,他通過自己的奮斗掙錢。如果是父母給予的錢財和職位,那不叫成功,叫運氣。”調查報告中,一名“90后”的學生說。

  這並非個別人的矯情。在零點研究咨詢集團發布的統計數據中,有26.3%的“90后”認為“才干、知識、技能”是成功最需要的條件,22.1%的人認為是“機遇”,出身背景、金錢、權力和地位分別是4.4%、2.9%、2.8%。

  “想做,又有能力,我就去做了”

  出生於1989年年底的李明,屬於泛“90后”群體,他周邊有很多“90后”的朋友和伙伴,他身上也具備他們的典型特點:聰明好學、專注度高,但缺乏毅力。

  “我的生活裡非主流已經成了主流,但我還是非主流。”李明說,“我告天貓既不是心血來潮,也不全是追名逐利,純粹是為了給被欺騙的感情一點撫慰。”

  對“90后”來說,愛較真也不是一個人的孤案。

  4月15日,央視《每周質量報告》中爆出“皮革廢料所產明膠被制成藥用膠囊”的內幕,引發全國關注,皮革奶、毒膠囊一時間成為熱門。

  跟往常一樣,隨著事件的展開,各種專家開始發言,整個網絡被搞得烏煙瘴氣。“這個專家和那個專家說的不一樣,你說到底該聽誰的?”既然如此,揚州大學的大二學生張祖航決定自己驗証一下。

  提著輔導員捐助的皮鞋,5月6日下午,張祖航和同學文永清進入實驗室,開始添加皮革液,自制老酸奶。7日上午,自制老酸奶發酵成功。

  實驗結果顯示,添加皮革液的自制老酸奶雜質多、韌性不夠,用力搖晃會出現斑駁痕跡。而物質微量測試和沉澱實驗表明,皮革液中存在工業明膠。

  張祖航由此得出結論,皮革液可以作為原料加入老酸奶中,工業明膠作為添加劑使用在老酸奶制作工藝中,從制造原理上是完全行得通的。

  張祖航來自窮苦家庭,自詡為“屌絲”,但若干年后一定會完成對“高帥富”的逆襲,“想做,又有能力、有條件做,我就去做了!我的想法其實特別簡單,如果能對市民鑒別牛奶有所幫助,那我們當然更高興。”

  與其他社會群體只是關注食品安全問題、偶爾通過網絡和微博發泄一下不同,在網絡中長大的“90后”的學生們似乎更願意用數據來表達殘酷的事實,並通過網絡與他人分享。

  5月13日,山東省高校大學生生物化學實驗技能大賽決賽在山東農業大學南校區舉行。決賽中,山東農業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學生潘加偉、蔡坤和李寧的實驗結論讓在場的人大吃一驚:重復使用的食用油中有毒物質丙二醛含量超出正常食用油63倍多。

  即將畢業的山東農業大學大四學生李寧說,他和兩名同學很早就研究食用油中丙二醛含量的檢測方法。在本次生化比賽中,他們正是憑借這個項目獲得了一等獎,山東農業大學幾名老師評價他們檢測食用油中丙二醛含量的方法系統完整,實驗數據嚴謹。

  “丙二醛是有毒物質,長期食用對人體有害。”泰山學院生物與釀酒工程學院教授趙法茂說,食用油使用次數過多或與氧氣接觸過多,會產生丙二醛。丙二醛具有潛在致癌性,會引起細胞代謝及功能障礙,嚴重時甚至會導致死亡。

  浙江省團校副研究員陳亮分析了“90后”性格形成的社會背景,改革開放后的中國社會經歷了現代性轉型,青年也在這個過程中隨社會的變革而發展,並形成新的社會思潮。其在“90后”青年身上的表現更趨世俗化、日常化和碎片化,吸納的過程凸顯多元化、個性化和模糊化的特征。這使得他們往往是以“異端”的姿態出現,其叛逆性、時代性非常明顯。在改革開放初期,那些穿著喇叭褲、扛著碩大錄音機跳交誼舞的“60后”亦曾被視為“異端”,現如今不照樣在各個領域成績卓越?

  那些早早進入社會的“90后”

  相對於680萬即將走出大學校門的“90后”,那些初中或高中畢業即踏入社會的“90后”,則過早地體會到了生活的酸甜苦辣。

  無法統計這個群體有多少人,他們或者跟著親戚學一門手藝,或者從農村、郊區來到城市,靠打工為自己打拼出一塊立足之地。

  幾年前,同為“90后”的阿語和小酒窩(均為化名)來到濟南打工,分別進了一牆之隔的夜店和飯店工作。

  21歲的阿語現在是一名職業的夜店經理,她的主要工作就是通過微信、微博、QQ尋找周邊的人,“吸引”他們進場消費。

  阿語的頭像是典型的“90后”裝扮:45度的自拍照,粉嫩的小公主裙,絲襪,高跟鞋﹔撅著嘴唇,深藍色的美瞳和假的長睫毛。“對我感興趣的人會和我搭訕,我把自己的工作地點告訴他們,總會有幾個人過來消費,我拿提成。”阿語說。

  她不認為這是違法的事情,阿語說,自己對客人點酒的尺度拿捏得很准,沖她來的是些什麼人她也很清楚。

  昏暗燈光下,濃妝掩飾著一個年輕的面孔。阿語看起來和酒吧裡其他的女人沒有任何區別同樣妖媚,會很大方地拍著陌生男人的肩膀說話。對試圖佔便宜的一些舉動,她會很果斷地拒絕,甚至以言語威脅。

  每天凌晨三四點鐘才昏沉睡去,阿語過著黑白顛倒的生活,如果一定要吃早飯,那也是中午醒來以后的事情。在等待夜店開門的時間裡,她會和小姐妹去看電影、上網吧、打台球,實在想不起來還有什麼好干的。

  這樣的生活自然對未來沒有什麼長遠的打算。“你要說非得有打算的話,不一定哪天找到靠譜點的男人,在25歲前生孩子,這樣我的身體很快就能恢復正常,做一個辣媽。”她的語速很快,手指著手機裡的一張圖片,那是一個“90后”辣媽和孩子的生活照,現在是她的偶像。

  與阿語相比,同樣22歲的小酒窩的收入則低得可憐。她在一家餐館收拾桌子伺候客人,從上午10點開始忙,一直到晚上10點左右。那個時候,隔壁的酒吧剛剛開始營業。

  打烊離開時,她偶爾會碰到阿語,最開始,她會盯著阿語看半天。這個農村來的小姑娘,不明白這個同齡人和自己的差距為什麼如此之大。

  “小酒窩”這個名字是客人給她起的。很多客人經常來吃飯,一來二去就熟了。有一次一個客人很認真地對她說,“你的微笑清純可愛,小酒窩更是完美點綴。”

  她偶爾從其他客人嘴裡聽說隔壁酒吧的種種,慢慢也就熟悉了這個社會上人與人的不同。她覺得就像自己選擇在這個飯店裡工作一樣,阿語那樣的女孩,應該也是快樂的。

  這幾年,小酒窩在理發店裡洗過頭、在賓館裡當過服務員、在酒店裡端過盤子……從離開農村老家的那天起,她就懷揣一個自己當老板的夢想,哪怕只是一個很小的快餐館。

  “我們當然也希望得到別人的尊重”

  按照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統計,2012年高校畢業生數量達到680萬人。這意味著,從今年夏天開始,尚未退休的“60后”、上有老下有小的“70后”、剛剛成家立業的“80后”,將迎來新一代的工作搭檔,並感受他們帶來的新沖擊。

  在工作上,“90后”更講究自己的興趣所在,而非像之前幾代人一樣,有著“鐵飯碗”或者公務員的集體性夢想。有時候,他們的就業選擇甚至會讓人吃驚。

  今年4月份,浙江嘉興有6女3男共計9名“90后”成為大陸首批職業入殮師。

  “讓已經冰冷的人重新煥發生機,給他永恆的美麗。在分別的時候,送別故人,靜謐,所有的舉動都如此美麗。”得益於日本電影《入殮師》,這個行業開始走入中國人視野,但接觸亡人的工作性質,讓很多人只是敬而遠之。

  在此之前,各個地方均有入殮師的存在,他們負責給亡人梳妝,給他們最后的尊嚴。濟南一名入殮師告訴本報記者,因為常年與冰冷的軀體打交道不被人理解,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工作是諱莫如深的禁忌話題。

  這9名“90后”入殮師遇到了同樣的尷尬。“父母都不同意,這麼多年從來不對外人說我的專業,有人問起來隻說是學民政的。”入殮師季爍紅說,她從不對外人說自己的專業,甚至從不參加同學聚會。

  季爍紅18歲那年奶奶去世,讓她不能接受的是醫院護工對奶奶身體處理冰冷生硬的動作,最終,她選擇送人最后一程作為自己的職業。

  “每個時代的群體找工作的需求都不一樣,到了現在,在‘90后’群體中發展得更加現實,比如看工資、看發展的前景、考慮自己的種種情感需要等。”微軟亞太研發集團人力資源總監林磊曾這樣分析“90后”的擇業觀。

  如同他們的前輩,“90后”在他們的青春期急於得到社會的關注和承認,期望以群體亮相的方式宣告他們已經長大,顯示他們的力量,爭取應有的地位和尊重,並試圖影響社會進程。

  “他們更像是在過游戲中的人生。”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孫宏艷說,“社會的寬容度將為‘90后’的成功和多樣化選擇提供土壤,這是個什麼都可以的時代。”

  伴隨“90后”踏入社會,對他們的偏見和認同會始終存在,但正如嘉興那9名“90后”入殮師所說的,“我們選擇尊重生命,當然也希望得到別人的尊重。”(記者 張子森)
(責任編輯:陶美燁(實習)、林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