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高考北京卷語文真題評析:現代文閱讀小有出格--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2012高考北京卷語文真題評析:現代文閱讀小有出格

來源:學而思

2012年06月08日09:38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又是一年高考語文落下帷幕。自2010年北京新課改后首年高考至今,已是3年一個輪回。在這三年中,新題型、新思路俱有體現,北京新課標高考語文卷已逐漸確立了區別於全國其他省市的獨特風格。那麼,2012年北京語文試卷又體現出什麼新動向?在何種層面上繼承以往?又是在何種層面上開啟了此后語文試卷的命題新趨勢呢?

  一,基礎知識:難度不高,偶露新意

  經歷過北京高中的語文教育后,同學們看到今年的真題,想必很容易同意難度不高這四字評語。今年字音字形題中甚至沒有出現哪怕一個生僻字,全都是課內早已強調過無數次的知識點。無論“再接再厲”的字形還是“乳臭未干”的字音,錯誤項的設置也絲毫不難為人,讓初中生來做題都能答個八九不離十。病句題幾個選項也都是經典錯誤方式,句式雜糅、成分殘缺、概括不當等錯誤都是特別教科書式的“病句范文”,學而思語文課堂上早已強化過無數遍,稍微有經驗的考生甚至高一高二學員都一看即知。

  本次基礎知識題型有所變動,比較明顯的就是成語題的消失和近義詞辨析的重新出現。北京卷基礎知識每年五道題,但有六個題型:字音字形、病句、成語、近義詞辨析、語義銜接和文學常識。按照前兩年的規律,命題時會將近義詞辨析和語義銜接糅合在一起成為一道題。但今年兩題拆開,分別保持了各自的原汁原味,成語題則付之闕如,應該說是對前兩年路數的一次突破。

  而本版塊真正的亮點是在文學常識題。如果說上一段所述的題型變化是外在變化,那麼文學常識本次的命題方式則是在內容上的更新。今年文學常識題拋棄了作家朝代、國籍和代表作品這種設置選項的方式,四個選項都是針對作品本身內容、文字風格和寫作手法的描述,這樣更有助於讓學生們借助對作品本身的了解來判斷正誤,而非僅記住一些文學史上的辭典條文。若是平日裡復習時僅僅死記硬背國籍代表作,在面對這種較靈活的命題方式時估計要被攔住一段時間。而且這道題目相對難度是最高的,如果對文學體裁的形式不夠熟悉,或者對“駢散相間”一知半解,很容易在考場上糾結良久或干脆失分。

  二,古詩文閱讀:明朝專場,風向有變

  不知道今年古詩文版塊命題人有多愛明朝,在文言文閱讀和詩詞鑒賞部分均出了文學史上很容易被嫌棄的明朝人作品。文言文閱讀是明初宋濂的人物傳記,延續了《宋清傳》的文人史傳路數,但完全打破了“秦漢唐宋二十四史”的文言文選文脈絡。宋濂與先秦兩漢至於唐宋八大家再至於明朝唐宋派的古文脈絡有一定距離,本次選段的文風恐怕有點讓考生不適應。而詩歌鑒賞更是拋棄了唐宋,不但選了詩歌史上公認的低谷明詩,甚至都不是明朝詩壇中那些矬子裡的將軍,而是一位徹底的非著名詩人金鑾。當然,這倒是跟北京卷愛出“非唐宋”詩歌的歷史偏好一脈相承(07年《詩經》、08年清詩)。

  小標題中的“風向有變”,主要還是針對題目的形式和考察目標而言。文言文虛詞在多年“意義和用法相同”之后,今年忽然極其懷舊地出了個“不相同”,思維慣性太強沒注意審題的考生說不定會被害到。此外其他題型都沒什麼難度,實詞題中出了個“贐”似乎攝人眼目,但是,一則這個知識點在今年西城模擬中已經出現過,大家都有准備,二則北京高考的潛規則是“看見生僻字就根本不要選”,因此對考生的干擾並不是很大。

  比較而言,詩歌鑒賞題型方面動的刀子更大,直接取消了原本慣例的一道主觀簡答題而連考了兩道選擇,第二道選擇還是原本散文閱讀版塊的老面孔“五選二”,這種混搭非主流風格是以前從未見過的。

  比起題型方面的調整,詩歌鑒賞中閱讀延伸題的變動則更值得關注。之前兩年所出的閱讀延伸題,多數是“讀后感”,從文中選出某個角度,讓考生談談自己的看法或結合自己的經歷。本次則是第一回將閱讀延伸題的關注點正式轉向了原始文本的寫作思路上,延伸重點從文本內容向文本手法的遷移未必會成為今后題目的趨勢,但是這一動態是十分值得關注的。而且,讓我們來看一看這道題目題干的具體表述:

  這首詩運用了由景及理的寫法,這種寫法在王之渙《登鸛雀樓》(白日依山盡)、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離離原上草)、蘇軾《題西林壁》(橫看成嶺側成峰)等詩中也有體現。任選上述詩歌中的一首,也可選取其他詩作,具體說明其中景和理的內容,並分析景理之間的關系。

  注意加粗的那句話,如果認真審查這個題干,我們會發現,本次的題目非但不要求結合原文,甚至特地告訴我們要脫離原始文本,直接去分析在題干前半截提到的那些“其他同類詩歌”。這個命題方式是極度削弱對原始文本的“閱讀”而強化對外部材料的“延伸”的。此刻,150字的字數限制比往年的200字降低,其實是針對這個題干的相應調整,畢竟考生需要回答的內容層次變少了,直接去掉了“分析原文”這一整塊內容。

  不得不說,這一次北京卷步子邁得有點大,非但顛覆了此前的考察思路,甚至於連閱讀延伸題這個新題型在前兩年確認下來的格局也超越了。考生如果應變能力或考試訓練稍欠,很可能難以迅速接受這種轉變,從而使本題得分率不高。在此,我認為,如果今年這個題目反響和評價尚可,未來北京卷恐怕會繼續在這個方向走下去﹔如果今年從考生到老師到閱卷人到閱卷結果都有所反彈的話,那麼這種邁大步的創新或許還會倒退回去,變激進為平緩。

  至於斷句題和默寫題,簡直簡單得不配被提到。今年文言斷句是個平鋪直敘的敘事性文本,且其中沒有安排任何斷句陷阱。默寫題則是高中階段各種超級名篇中的超級名句,學校月考可能都不屑於出這麼簡單的題目。這十幾分根本就是在前幾道題目挑戰考生固有習慣后派發的補償安慰獎,——白送的。

  三,現代文閱讀:小有出格,大體因循

  所謂小有出格,體現於以下兩點。

  其一,社科小閱讀第二題同樣沒有出主觀簡答題,而是出了一道“給原文擬小標題”的題目。表面上看是擬標題,實際就是概括文章段落大意,考察內容和往年的簡答題沒有區別。但是化轉述原文為自行概括歸納,和平日裡高中對學生的訓練方向有所偏差,因此可能反而造成一些失分情況。

  其二,散文閱讀題沒有選擇獨立成篇的散文,而是選擇了一部小說的前言,因此不論是行文過程中還是在命題時題干裡都每每和作者那本小說扯上關系。這可能也會對考生的解題帶來一定干擾,但是請同學們一定要注意,散文閱讀就是閱讀文本本身,和那篇陌生的小說無關。比如第17題其實就是個內容概括題,第18題就是個關鍵詞語含義題,因為甭管是梅裡雪山的作用還是絕頂的含義其實都在原文裡提到。我們必須堅信,在“非閱讀延伸題”的傳統題型裡,閱讀對象就是原始文本本身,不含任何范圍外的延伸和關聯。

  除了以上兩點外,現代文閱讀版塊基本保持了往年原貌。哪怕閱讀延伸題,和《海棠花》“距離”或《祁連雪》“觀山如讀史”都大同小異,無需緊張。

  四,作文:形式微調,內核延續

  針對北京卷作文真題,學而思高考研究中心的劉純老師已經另有專文論述(《2012年北京高考作文試題評析》),在此不再贅述。我僅在該文的基礎上給大家補充一些自己的話:

  本次作文題目的變化點,主要還是集中於材料形式上(例如原先的“有人說……有人說……”羅列破題角度部分被取消),大致的精神內核和考察邏輯是一貫的。考生及現在在讀的高中同學們需要從中去體會的,依然是北京作文的口味偏好和關注點。體會生活、體會人文,這兩點是未來必須要做好的工作。總結上文從各個題型模塊的角度對本年度北京語文試卷做出了剖析。大家或許會發現,“簡單”和“變化”是上文中出現概率最高的要點。是的,今年高考北京語文卷的核心特點就是既有顛覆變化又有低難度,這兩點其實也是一脈相承的因果。2010年,新課改后第一年高考,語文作為迎頭第一科,不能給考生感受“變革導致的下馬威”,於是卷子難度之低簡直像在派發福利﹔而今年語文卷既然做出了這麼多超出往年常規的小“創新”,自然也要給“小白鼠”們一些補償,因此,難度的降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那麼,作為未來即將參加高考的預備役高考選手們,同學們需要從這張試卷中得到些什麼呢?我們固然需要關注語文試卷的“變”,並且試圖剖明其中有多少比例會固化為今后的新傳統,但更重要的,其實是從今年試卷和往年真題的對比中去發現北京語文卷中蘊藏的“不變”。掌握了這些基本立場,我們自然會知道在未來的高中學習和高考備戰中應當側重哪些方面。學而思高考研究中心會持續不斷地研究高考,發布新的文章,去不斷提煉和沉澱這些“不變”,為更多的高中生提供幫助。無論今年北京語文卷的“創新”是不是對學而思高考研究中心往年總結出的規律的一種“報復”,我們都必須知道,命題規律和答題模式,不過是高考考場上的輔助手段,以不變應萬變的唯一法門,還是在於真正掌握語文知識,提升語文應用能力。而這也是我們在語文教學中真正的願望。(學而思高考研究中心 王乃中)
(責任編輯:楊翼)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