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打工子弟成家暴重災區 學校無力介入--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北京打工子弟成家暴重災區 學校無力介入

2012年06月04日09:21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5月31日,北京一所打工子弟學校幽深的走廊內的孩子。記者調查北京多所打工子弟學校學生,不少孩子在家裡經常挨打,甚至是被棍棒皮鞭懲罰。 記者 周崗峰
11歲的小正印被母親砍得遍體鱗傷,目前仍在醫院接受治療。


  5月26日,北京豐台青塔春園,2歲和6歲的女童被砍死在家中,疑犯為孩子的母親。附近居民稱,該戶人家長期存在家庭暴力。

  5月29日,江西都昌,一名8歲男童被親生母親用菜刀亂砍,頭部、臉部等部位共縫合800多針。事發后,男童母親被警方控制。

  5月31日,廣東東莞,3歲男童因母親兩次毆打后,經搶救無效死亡。醫院接診記錄顯示,頭部、胸部、腹部、下肢均有明顯瘀傷。警方將該案定性為“虐待兒童案”。

  今年的兒童節期間,家暴兒童再次引起社會關注。

  近期,本報記者調查北京多家小學的數百名孩子,發現打工子弟學校的孩子成為家暴的“重災區”,兒童受家暴存在難察覺、難介入、難干預的困境,亟待專門立法完善。

  病房,深夜。

  夢境中,明晃晃的砍刀讓不滿11歲的小正印(化名)不停哆嗦。

  “爸爸,救我。”被嚇醒的小正印大喊:“媽媽打我,媽媽殺我,爸爸救我,救我啊!”

  朱佳文很想抱緊兒子,但兒子身上遍布的傷口攔住了他。

  解放軍304醫院內,住院治療的小正印,頭部和雙手布滿100多道傷口。

  4月初的一天夜裡,母親揮刀砍向熟睡的小正印和13歲的哥哥,此前不時挂在嘴邊的“我要殺了你們兩個崽”成為了現實。

  哥哥失血過多喪命,小正印死裡逃生。

  擱置的危險

  “我要殺了兩個崽”

  看著兒子,朱佳文自責不已,悲劇原本可避免。

  重慶梁平縣的一個小村庄,常年出門打工的朱佳文一年最多回家3次。妻子留守在家,一邊帶孩子,一邊種庄稼。

  平常的電話中,活潑的兩個兒子偶爾會跟他講,“媽媽打我們。”

  不滿意留守生活的妻子情緒失控時,也會對著電話跟朱佳文喊“我要殺了兩個崽”。

  朱佳文回家時,也經常看到妻子“修理”兩個調皮的孩子,有時是因去水塘玩、有時是因沒按時回家、有時干脆不需要什麼理由。

  “孩子嘛,敲打一下也正常。”那時候,朱佳文覺得一切沒什麼不妥。

  妻子性格孤僻,不願與周圍的人來往。年前,朱佳文帶妻子做過精神鑒定,曾被診斷有幻想症,這也並未讓他聯想到孩子的經常被打,直到悲劇發生。

  一個月之后的5月6日,山西平順縣再發慘案,一名5歲半女童被后母虐待致死,離世時“身上沒有一塊完整的地方”。

  悲劇接連上演,人們疑惑:悲劇發生前,真的沒有方法保護受家暴的孩子們嗎?

  “尷尬的現狀是,除非重傷或致死,侵害兒童才會被追究刑責。”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佟麗華表示,“目前沒有預防悲劇的應有機制。”

  2011年,佟麗華和他的同事針對6年間338起兒童遭受家庭暴力案件進行調研統計,撰寫了《兒童遭受家庭暴力案件調查分析與研究報告》。

  報告提及,兒童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其他人也多認為管教孩子是家庭內部事務,通常不會主動報案,因此兒童家庭暴力更具隱蔽性,兒童受家暴存在難察覺、難介入、難干預的困境。

  危險常被擱置,悲劇時有發生。

  普遍的挨打

  “用棍棒皮鞭懲罰”

  法律對家暴的定義為,是指行為人以毆打、捆綁、殘害、強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給其家庭成員的身體、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傷害后果的行為。

  近日,記者對北京一家打工子弟學校三至六年級的孩子進行問卷調查。200份有效問卷中,僅有一名孩子“從沒挨過打”,13名孩子“經常挨打,嚴重時父母會用棍棒、皮鞭責罰”。

  在北京一家公立學校進行的問卷調查,60名孩子中“從沒挨過打”的超過四分之一,但也有兩個孩子“經常挨打”。

  孩子們挨打的原因五花八門,除去貪玩、成績不好等常見“罪狀”,“偷看爸爸的手機報”、“吃飯聲音大”、“吵醒媽媽睡覺”都成挨打的理由。

  《兒童遭受家庭暴力案件調查分析與研究報告》指出,生活地點、父母結構發生變化的家庭更易發生針對兒童的家庭暴力,53.34%的案件發生在此類家庭中。相較於穩定、健全的家庭,單親、繼親家庭以及流動、留守兒童更容易成為家庭暴力受害者。

  不管是打工子弟學校還是公辦學校的孩子,對於“父母打你時你會如何處理”,沒有一人選擇“向他人求助”,都集中在“不能跑,跑了打得更狠”和“忍著,等父母情緒平息”。

  12歲的王吉(化名)是一名打工子弟學校的學生,毫不猶豫地在問卷上選擇了“經常挨打”。來北京6年,王吉換了3個學校,轉學的理由均是“經常打架,跟同學處不下去”。

  “我爸打我,同學盯著我的傷口看,我就揍他(同學)。”最狠的一次,他用拳頭打破了同學的下顎,“血順著下巴流,脖子上都是。”王吉平靜地說。

  北京紅楓心理咨詢中心反家暴項目負責人侯志明稱,家庭暴力會導致孩子嚴重的心理問題,離家出走、打架、自閉、厭學甚至厭世,“最親的父母都不相信,還能相信誰。”
【1】 【2】 

 
(責任編輯:熊旭、林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