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高校后勤社會化與教育公益性沖突致虧損--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湖南高校后勤社會化與教育公益性沖突致虧損

2012年02月10日08:49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作為我國高等教育領域的一項重要變革,我國自2000年實行了包括學生公寓社會化等內容的高等學校后勤社會化改革,很大程度上解決了近年高校擴招所帶來的后勤服務不足等難題。然而,《經濟參考報》記者日前在這一改革程度較高的湖南省採訪時發現,由於教育“公益性”與后勤“市場化”面臨不可調和矛盾,投資企業陷入財務困難入不敷出,項目的運營難以為繼,投資積極性受到嚴重打擊,高校學生公寓市場化發展遭遇瓶頸。有業內人士認為,高校回購社會化學生公寓是解決高校后勤社會化問題唯一出路。

  在我國,教育一直是帶有公益性質的行業,在教育“產業化”的口號下,全國各地比較普遍實行高校后勤服務“市場化”管理模式,即后勤資源的市場化和后勤服務的市場化。市場化的體現在引進投資商興建和管理高校后勤服務。這種引進投資的企業市場行為顯然與高校本身具有的公益性質具有天然的矛盾,形成公益和市場的博弈。

  以湖南省高校社會化學生公寓項目為例,由於近幾年國家嚴控住宿費標准提高,而貸款利率和物價大幅上漲,全省市場化學生公寓項目均嚴重虧損,投資企業陷入困境。

  衡陽興盛投資公司董事長羅文斌對記者說,投資企業當初進場時,大多舉債經營,而這幾年銀行貸款利息一路攀升,造成投資企業財務費用大幅增加。2000年以來,銀行五年期以上貸款基准利率由5.76%漲至最高時的7.83%,上漲35 .9%。同時由於銀行大多未按國家優惠政策執行基准利率,導致項目實際利率增加45%以上。據了解,湖南省規定,投資企業每月須向每個學生免費提供5度電、3噸水。湖南嘉泰教育投資公司總經理蔡芙蓉說,因物價上漲,項目辦公和物業維修費用與2000年相比增加300%以上。而按新《勞動合同法》,物業管理人員工資大幅增加,與2000年相比,長沙市最低工資標准上漲了326.92%。

  一些投資企業負責人反映,出於高校穩定的需要,教育部禁止所有高校收費標准調增,自然導致項目收入無法隨經營成本同步增加。例如,住宿費標准從2000年以來一直未變,現在大多數項目的收益率僅相當於簽訂合同時的40%至50%。

  以記者實地調查的某學院公寓為例。這個項目採取BO T合作方式(BO T是英文Build-O perate-T ransfer的縮寫,即建設-經營-轉讓),由學校出地,企業投資,產權歸學校所有,公司享有22年的經營權和收費權,合作期滿后,由學校收回。2010年經營情況為,入住人數5300人,年收入661萬元,年支出1004萬元,收支相抵后當年虧損343萬元。

  投資企業財務負責人胡紅霞說,項目自2004年建成使用以來,已經累計虧損2705萬元,平均每年虧損416萬元。“投資企業在本項目不但未獲得任何回報,每年還要補充400多萬元才能維持學生公寓的正常運轉。這個結果是任何一個企業都無法接受和無力承擔的。”她說。

  此外,項目虧損導致水電費、工資等欠付,投資企業不得不向社會融資維持運轉,年利息大多達到20%至40%,財務負擔非常重。

  記者在湖南教育系統調查了解到,當地高校社會化學生公寓項目採用多元化的合作開發方式。概括而言,主要有四種合作協議。

  一是完全市場化模式,即由開發商征地、建設並經營管理。二是學校提供土地,並擁有產權,由開發商投資建設並經營管理,一定年限后,經營管理權交給學校。三是學校提供土地,由開發商投資建設,交由學校管理。四是學校提供土地,由規范分離后組建的學校后勤服務實體開發建設並管理。

  而從企業獲取回報的方式看,大致可分為兩類:第一類是由企業一次性投資,以若干年入住學生的住宿費作為回報,按照高校后勤社會化改革政策,屬於嚴格意義上的社會化公寓。湖南大多數產市場化學生公寓屬於這種開發模式。第二類是合同約定按某種方式結算項目投資總額,由企業一次性投資,學校按合同約定分年支付本金和年固定回報,項目回報與學生住宿費沒有直接挂鉤。

  湖南省教育廳財務處副處長喻志鬆說,由於社會企業投資的學生公寓既是市場行為又具有公益性質,學生公寓收費標准不可能與物價同步調整,而企業投資公寓項目屬於市場化行為,天然的以追求成本最小化和利潤最大化為經營目標,兩者存在著根本矛盾。

  喻志鬆說,高校市場化學生公寓項目是在政府主導、政策引導與支持下開展的一個特殊項目,直接為學生服務。由於涉及學生切身利益,為不加重學生負擔,國家對公寓收費實行嚴格價格管制,具有明顯的公益性。高校學生食宿費標准多年維持不變,而企業的各項支出又必須順應市場變化,加之市場化學生公寓項目開發企業多為項目公司,單純依靠項目收益來還貸和獲取回報,一旦項目面臨成本持續上漲而收入無法保証的難題,公司經營則入不敷出,項目的運營勢必難以為繼。

  喻志鬆認為,引發市場化學生公寓項目經營困難的根本原因並非企業經營管理不善,而是項目的市場運作方式與服務的公益性要求之間的矛盾激化所致。

  湖南省高校后勤社會化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人劉夢清說,市場化學生公寓作為一個政府主導、政策引導性項目,理應保持政策相對穩定,保証投資企業的合法權益。但是由於現在禁止收費標准提高導致學生公寓投資企業出現嚴重政策性虧損,嚴重挫傷企業支持參與教育事業的積極性,惡化教育發展環境,對於教育事業的發展極其不利。他們認為,2006年以來,高校學生公寓建設項目再無企業問津就說明了這一點。很多企業紛紛表示,這輩子再也不會投資教育方面的項目,公寓問題久拖不決,嚴重影響政府的誠信形象。

  業內人士:高校回購讓學生公寓回歸公益性質



  高校后勤市場化遇到的困境引起社會各界的密切關注,教育主管部門也採取不同形式,試圖破解這一困局。

  2009年7月,國家教育部召開了由北京、上海、湖南等六個省市的教育廳、高校、企業代表參加的會議,會議認為湖南反映的情況屬實,急需調整政策。同時認為解決問題的最佳辦法為由高校回購學生公寓。會后不久,教育部即組織了全國范圍的摸底調查。調查后發現,全國范圍內尚存社會化學生公寓面積約1000萬平方米,其中湖南省的問題最為嚴重,約300-400萬平方米,佔30%至40%。

  2009年9月,湖南省政府召開由教育、財政、銀監等部門參加的會議,出台了一些緩解困難的措施。但是,由於現在全省集中化解高校負債,不允許高校新增貸款,學校自身財務狀況極其緊張,不但無法通過貸款解決回購資金,連對困難的學生公寓項目提供短期資金支持都無法做到。目前,矛盾不但未緩解,反而比原來更加嚴重。已經有多個項目常年欠付物管人員工資和水電費,很多公寓面臨無法運轉的風險。

  湖南省教育主管部門也積極為困境中的社會化學生公寓尋找出口。2009年,湖南省教育廳向國家教育部提出了兩個書面建議,一是財政支持下的高校整體回購,並在回購稅收政策上給予支持﹔二是調整學生公寓住宿收費政策,或實行住宿費補貼。

  湖南省高校后勤社會化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人劉夢清認為,化解湖南高校后勤社會化改革中的問題,必須盡快出台政策,支持高校回購社會化學生公寓。他說,目前,引進社會力量投資高校學生公寓的模式已經背離了2000年政策出台時的初衷,學校、投資企業、入住學生、貸款銀行等利益相關方均受到嚴重傷害,直接影響高校的正常教學和生活秩序。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湖南省的教育主管部門、高校和投資企業相關人士也認為解決該問題的唯一方法是由高校回購。

  他們認為,這是由社會企業投資的學生公寓存在公益性質和市場行為的這對根本矛盾決定的,學生公寓收費標准不可能與物價同步調整,而企業投資公寓項目屬於市場化行為,這是一對不可調和的矛盾。

  湖南金岸投資公司董事長何學東說,調高收費標准也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矛盾。如果調高收費標准或者財政補貼至合理收費水平,由於項目以前累積的虧損非常大,企業得不到應有的補償,項目仍然無法正常運轉。

  一些法律人士分析,從目前情況看,企業可以採取法律手段終止與高校的合作。根據我國合同法規定的情勢變更原則:“由於客觀情勢發生異常變動,致使履行合同將對一方當事人沒有意義或者造成重大損害,而這種變化是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不能預見並不能克服的,該當事人可以要求對方就合同的內容重新協商﹔協商不成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現在學生公寓項目的經營條件和政策已經與合同簽訂之時發生了重大、異常的變動,對企業造成了重大傷害,已經顯失公平。這個情況是他們簽訂合同時不能預見並不能克服的,也不屬於商業風險,完全符合法律規定的情勢變更原則,完全可以向法院申請解除合作合同,由學校回購。

  另據了解,全國大部分省市,如廣東省、浙江省都在財政支持下由高校回購並自己管理。湖南省的教育主管部門、高校和投資企業也一致認為,學生公寓是帶有公益性質的項目,商業化的結果必然與公益性產生矛盾,解決這一問題的唯一方法是由高校回購,回歸學校學生公寓的公益性質。

  據了解,湖南某師范大學已經收到學生公寓投資商的函件,要求終止合作,通知學校另行安排住處。多位高校負責人擔心,如果回購問題久拖不決,隻會激化學生、學校和投資商的矛盾,市場化公寓遲早會出大問題。他們說,投資企業現在已是窮途末路,如果政府不給出路,下一步,要麼請求法律支持,終止校企合同,要麼主動關門,申請破產。而這樣做都會加大校企矛盾,影響社會穩定。

  背景鏈接



  后勤市場化的幾個階段



  高校后勤社會化改革是指將高校后勤服務納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立市場化高校后勤服務體系,發展高校后勤產業,使高校后勤保障工作逐步與教學、科研工作分離。

  1999年11月,國務院、教育部在上海召開全國高校后勤社會化改革工作會議,標志著全國高校后勤社會化改革實質性啟動。

  有關專家認為,我國高校后勤社會化改革的經歷了三個階段。首先是1999年至2002年的改革快速推進階段。這一階段,大多數高校實現了后勤系統從學校的整體剝離,組建后勤服務公司,並形成了以契約關系為主的甲、乙方管理模式。部分社會企業響應國家號召,組建企業進入高校后勤服務市場,有效緩解了高校自身對於后勤投入方面的經費不足。

  其次是2003年至2005年的規范內部管理階段。由於國家在后勤改革初期所提出的給與高校后勤企業在土地、稅收等方面的優惠政策的轉變,尤其是在住宿費標准、食堂菜肴價格等方面限價政策的出台,給高校后勤實體的生產經營活動帶來了困難和挑戰,不少社會企業也紛紛推出高校后勤服務市場。

  再次是2006年以來的深化后勤改革階段。這段時期,高校后勤實體繼續以“摸著石頭過河”的心態不斷探索適合社會化改革目標的發展道路,努力將企業做精做強以迎接市場的考驗。對於制約改革深入化進展的障礙性因素仍未得以破除,市場物價的大幅度上漲成為后勤實體所面臨的最大困難。

  據了解,高校后勤市場化服務,突破了制約高等教育從精英教育向大眾化教育轉變的瓶頸制約,為高等教育的大發展提供了最堅強有力的基礎性保障。

  一是高校教室、圖書館和實驗室等基礎硬件設施的建設進程加快,為高校教學和科研工作的順利開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有關資料顯示,我國高等教育在世紀之交的頭幾年連續擴招,在校大學生已由1998年的340萬人增長到2004年的1340萬人。解決新增1000萬學生的食宿條件和教學用房主要靠社會化多元籌資。多元籌資原來從建設學生公寓開始,后來拓展到大學城和新校區建設。從1999年到2003年底,全國新建大學生公寓5400萬平方米,新建食堂750余萬平方米﹔全國普通高校校舍面積從1998年的1.6億平方米,增長到2004年的4.7億平方米。

  二是改革管理體制、運行機制,激發活力,為學校節省了人力財力。由原學校后勤部門轉制而成的各種形式的后勤實體(少數成立了獨立企業)運用企業化管理,在人員管理、分配制度、考核獎懲機制以及集約經營、成本核算等方面進行了一系列改革探索,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如后勤轉制以后,一般沒有再進事業編制的職工,僅此一項,全國約可減少20萬后勤職工編制(按50名學生1名職工計),如按平均年工資2萬元計,可節約40億元。

  三是后勤從高校行政機構剝離出來,成立了獨立核算的后勤服務實體,初步實現了由事業單位向服務企業的轉變,使得高校更能集中精力抓好教學、科研和管理工作。(記者 黃興華 長沙報道)
(責任編輯:熊旭)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