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長在乎校長 校長才會在乎學校--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局長在乎校長 校長才會在乎學校

2011年11月14日08:26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一種憂慮的情緒偶爾會襲擊撫鬆縣的校長們。有人嘀咕:如果陸世德不當局長了,撫鬆教育會不會大倒退?“作為教育局長,最重要的是創造教育可持續發展的條件。”48歲的陸世德微笑著回應。他說,是全縣46位校長而不是他,決定著撫鬆3萬多名師生的精神狀態。
  

仙人橋中學。在志遠亭看書的孩子們


  他至少重塑了校長們的職業理想。撫鬆十中的孫立功、興參小學的叢樹森以及仙人橋中學的郭憲軍,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只是把“校長”作為謀生的手段,他們習慣那種在酒桌和牌桌上打發時間的生活,提不起獻身教育的激情。

  51歲的孫立功“在陸局長的潛心帶領下”,才發現“教育原來那麼美好”。他態度誠懇地表示:“我將辦學作為生命的追求。”已經做了十幾年校長的郭憲軍,期待自己的努力能為師生們留下點什麼,“等到退休時,能心裡坦然,對得起這項事業”。

校長的崗位在課堂



  陸世德最初是一名化學教師,他在擔任教育局長的10年裡,在全國近200所學校聽了700多節課。他堅定地認為,校長的崗位在課堂。“有什麼樣的課程就有什麼樣的教育”。北京十一學校校長李希貴贊賞這位同仁:熱愛、痴迷教育,對教育天生有非常好的感覺。

  由這樣一個人帶領校長們進行課程改革的實踐,應該大有希望。盡管,那些校長大都隻有中專以下學歷,隻會抓成績,並且遠離課堂,對一個好的校長應具有的“課程領導力”一團霧水。

  陸世德隻用了一招,就把這支不務“正業”的校長隊伍從酒桌、牌桌上拉回到課堂。2004年,他啟動了延續至今的校長聽評課比賽。讓他們直接面對同事、校長同仁和教育督學、局領導等人,展示自己的評課水平。

  郭憲軍目睹有人“說完上句就沒了下文”,站在台上一臉尷尬。他心生同情,也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壓力。他承認,“局長不這麼逼,我們不會從酒桌上離開”。

  撫鬆縣教育局甚至規定,每位校長每學期聽課不能少於100節。這意味著,他們平均每天至少要聽一堂課。“校長隻有每天都在聽課,才能把注意力放在課堂上。”陸世德說。

  孫立功校長超額完成了這項任務,最多時達到340多節。他把聽課視為親近師生與教育的機會。“我們上午不開會,主要是聽課。”他說,這已成為自己的生活方式。“我每次外出學習,回來后最想進的就是課堂。如果有一天不聽,心裡會發慌。”

  陸世德在施加壓力的同時,也為這些視野狹隘的校長們提供了開闊眼界的機會。他把眾多教育名家請過來作報告,把校長們帶出去考察、學習。還先后把33位校長送到東北師大脫產學習一年。代課教師出身的叢樹森就是在這所大學第一次“對讀書產生了興趣”,“如飢似渴地讀了20多本教育類書籍”。

  “讀書”是撫鬆縣改造教育系統廉價而有效的手段。陸世德認為,評價一個校長是不是有追求、有眼界,還得看他愛不愛讀書。教育局推薦的《當代教育家》叢書很受校長們歡迎,李希貴、劉彭芝等人的辦學經歷激發了他們對學校發展的思考和憧憬。

  陸世德像一位高度負責而又嚴苛的班主任那樣,管理著班級裡的“46名學生”。他要求校長們堅持寫反思日記和讀書筆記,並為他們的思想創造了與眾人分享的機會,如每月一次的雙休日校長沙龍和“校際間學習型研究共同體”基於具體問題的探討。

校長在乎教師,教師才會在乎學校



  “校長的眼睛不要總是盯著考試和成績,學校教育還有比這些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成全每一個人,挖掘每一個人的生命價值。”陸世德說。他反復向校長們灌輸新的理念,鼓勵他們通過改變課程去改變教育。

  縣教育局對學校的要求很明確:打造生命化課堂。以解放學生的頭腦、手腳和時間。它允許學生在課堂上隨時隨地質疑、表達和展示,要求教師成為學生學習的組織者、合作者與引領者。

  這些美好的教育理念從文件到課堂,要走一段艱難的路。我們來了解兩個人的經歷,看這些躊躇滿志的校長如何推動那支學歷不高、年齡偏大、教育思想落后的教師隊伍朝前走。

  撫鬆十中校長孫立功皮膚黝黑,挺著大肚子,從外表來看,他不符合人們理想中的校長形象。但此人正為建設一所“理想學校”而努力。

  他每年會將90萬元公用經費中的三分之一用於教師培訓,把四五十名同事送到外地參觀、學習。他為全校160名老師配備了筆記本電腦,指定農戶為每位老師每年“特供”20斤瓜子油。一位同事在閑談中透露,他在某地吃到了味道很好的桃子,校長便囑咐此人將這種桃子買來,作為發給教師們中秋節的禮物。

  在其貌不揚的撫鬆十中,讓人眼前一亮的是學校花6萬元裝飾的“教師閱覽室”。它為人們看書、聊天提供了舒適的環境。這裡有椅子、沙發、冰箱、消毒櫃,有免費提供的數百本書、水果、咖啡和茶(夏天有各種冷飲),還有旋律舒緩的輕音樂。

  “隻有校長在乎老師,老師們才會在乎學校。”孫立功說,農村教師也應該有更好的生活。

  他還喜滋滋地告訴記者,學校在長春租了一套兩居室的老房子,打算每次送4位老師過去,讓他們隨長春市幾所名校的老師們一起備課、聽課,一周到半個月。

  孫立功是一些教育名家的追隨者,便也想培養一批名師。他請全校老師投票,評選出11位學校的名師。隨之而來的是“名師大講堂”和“名師沙龍”。前者要求這11位老師每人每期為全校師生作一場報告,后者則是他們交流、爭鋒的平台。一位名師“深感壓力巨大,每天不停地看書”。從今年開始,他們又多了一項任務:在同事中收一名徒弟。

  從興參小學校長叢樹森絞盡腦汁推動教師們讀書的故事,你能體會到一位農村校長朴素的智慧。“那是一件很傷腦筋的事。”很多校長都有這種體會。

  叢樹森想了幾個辦法。比如在每周的例會上,請老師們抽簽來談讀書。“沒有人願意抽。抽了,也沒什麼可講”。這群平均年齡為44歲的老師毫不在乎,“反正也沒什麼追求”。

  那就以教研組的形式開展讀書競爭吧,用金錢(最多1000元)和加減分的方式刺激這些好面子的鄉村知識分子。果然有了動靜。但叢樹森很快發現,每次的發言者都是相同的幾張年輕面孔,“讀書成了幾個人的事”。

  擊鼓傳花。叢樹森想到了這一招。音樂老師背對著大家彈琴,3朵用綢子扎成的花分別在低、中、高3個年級組中跳躍。“最初大家很緊張,傳遞的速度很快”,有人在琴聲落下的瞬間甚至把花扔了出去,眾人哈哈大笑,“這一笑也就釋放了緊張情緒”。

  叢校長鼓勵那位發言者:“你上去說一句話也行,或者講個故事、笑話也可以。大腦裡有什麼就說什麼。”“擊鼓傳花”療效顯著,那些最初聲音顫抖,語無倫次的發言者如今能夠脫稿,侃侃而談十余分鐘。這群曾經最不愛讀書的農村教師,開始享受“快樂讀書三部曲”:擊鼓傳花、花落誰家和錦上添花。

  興參小學的老師們得到許可,一學期可從學校報銷部分費用,以鼓勵他們購買看中的書籍,條件是:不超過80元﹔僅限教育教學類用書(現在放寬到文學、哲學類書籍)﹔看完后送回學校圖書室。(李斌)
(責任編輯:周俊(實習))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