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博士后辦公益債台高筑 欠款近50萬元面臨窘境--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女博士后辦公益債台高筑 欠款近50萬元面臨窘境

2011年11月10日09:06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受郭美美事件影響 日新汪唯基金社會捐助幾乎為零 夫妻二人無車無房無存款反遭質疑

  近日,一條名為“清華博士后曹明秀夫婦舉債辦教育”的微博在網上廣為流傳。昨天,當事人、北方交通大學財經專業博士后曹明秀和她的丈夫黃鶴接受了本報記者採訪。為了已建設多年的家政女工培訓項目以及對農民工子弟學校教師予以支持,兩人已經債台高筑,共欠款近50萬元。上周,他們的辦公室因為交不起房租已經關閉。

  此次陷入困境的是由黃鶴管理的日新汪唯基金。這家成立於去年4月的基金,是在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支持下,由當時的北京道亨公司董事長汪唯捐助啟動資金100萬元設立的專項基金。該基金致力於農民工子女教育、農民家政女工培訓就業支持。

  然而,該基金剛剛成立,發起人汪唯卻因病去世。基金隻靠前期投入的100萬元進行公益活動,在一年間,他們共資助了北京雨竹、明欣、東方紅、匯蕾和金榜5所農民工子弟學校共120名教師。“每個人每個月資助300元到600元不等,這樣加上學校發的錢,教師的工資在1200元~1600元之間。為了能讓孩子們獲得有質量的教育,4所學校配有執行校長。他們都是各地有經驗的名校長,有的是退居二線。每人每月2000元補助。”黃鶴告訴記者,這樣下來,光是農民工子弟學校方面,每個月的開支就將近8萬元。

  與此同時,曹明秀還在做著“綠色心之光”的社會企業,對農民女工進行家政服務培訓,幫助她們就業。夫婦二人的設想是建立一個可持續的社會企業,包含一個公益基金、一個培訓學校、一個家政社會企業,用盈利的收入再去幫扶農民工子女教育。“我們現在隻在兩個小區開了店,按照我們的模型設計,開到5個店,這個模型就可以持續發展。但是沒想到卻被突然中斷了。”黃鶴說。

  面臨窘境:多次遭遇債主圍堵

  而從今年四五月份開始,基金資金斷流了。“一是因為發起人汪唯先生已經去世,后期資金無法到位,二是今年又趕上了郭美美事件。本來我們在談一些社會捐助,結果全沒有了。”黃鶴說,他們共欠了教師們四個月的補助。

  除了爸媽親戚朋友的錢,因無車房抵押,為了維持基金的運轉,曹明秀和黃鶴兩人不得不向社會上的公司和個人借了30多萬元。利息高達10%~20%。“有一個人借了6萬元,一個月之后就要還72000元。”黃鶴說,利滾利加在一起,他們已經欠了40多萬元。

  他們不是沒有想過向社會上的公益組織求助。但是“他們並不關心農民工學校教師和農民家政女工。”

  曹明秀在網上寫道:“一年半了,自從我博士后出站,每天好幾撥債主圍追堵截我的家,甚至半夜2點110也來了,我帶著孩子和老人,撐不住了。”

  上周,他們的辦公室也已經因為付不起房租被關掉了,而下周,有兩處農民女工居住的地方也要被關掉。

  而他們還有額外的欠債。2008年,黃鶴將一手創辦的農民子弟學校行知學校捐出,“給學校留下42萬元的現金作為運行費,自己承擔了兩個月老師工資16萬元,外加40萬元工程款”,共欠債90余萬元。曹明秀告訴記者,她不得不利用爸媽退休金及親戚朋友還了近60萬元,但仍然有30多萬元無法還清。“公益需要整個社會的關注與支持。”

  回應質疑:他們是客觀的存在

  從某種意義上說,黃鶴和曹明秀都是“名人”。黃鶴是最早一批成立農民工子弟學校的人,曾經上過央視《面對面》。而曹明秀更是以做保姆事業的女博士后而被公眾所知。

  但他們並不為所有人所理解。“如果我現在不干了,放棄了,出去找份工作至少有50萬元的年薪。”

  “舉債辦公益”引來的是質疑。有網友說,為什麼要借錢辦公益?不能自己掙錢再去做慈善呢?黃鶴早在辦農民子弟學校行知學校時就面臨過多次被封校的風波。對於這次事件引來的質疑,他告訴記者,農民工子弟學校教師和農民家政女工這兩個人群數目龐大,他們是客觀的存在。“我們兩個人可以馬上不做,可以過得很好,可他們還在那裡。” (李穎)
(責任編輯:郝孟佳)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