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農村生源減少:從起點不公到結果不公--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大學農村生源減少:從起點不公到結果不公

2011年08月23日08:19    來源:央視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重點大學,農村生源為何減少?

  解說:

  中國農大農村戶籍新生跌破三成。

  中國農業大學學生輔導員:

  城鎮跟農村的學生比例是7:3,去年的比例應該是6:4左右。

  解說:

  清華新生縣級中學生原佔比1/7。

  晉軍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講師:

  從80年代到現在,從50%左右降到了不到20%。

  解說:

  考生結構、教育體制、招生制度、重點高校、農村生源為何越來越少。

  沈琦 清華大學2011級新生:

  我們沒有那些城裡的孩子有競爭優勢,我們的視野也沒有別人寬闊。

  解說:

  北大欠發達地區擴招,清華自主招生B計劃,推動教育公平,究竟方法何在?

  《新聞1+1》今日關注:“重點大學,農村生源為何減少?”。

  主持人 李小萌:

  歡迎來到《新聞1+1》。

  這幾天很多大學陸續地開學了,我們來看我身后一張照片,我們看到一群朝氣蓬勃的年輕人正到學校報到,他們是中國農業大學的新生。中國農業大學今年出現了一個變化引起社會的關注,在十年當中,今年第一次出現了農村生源低於30%的現象。那麼,我們概念當中面向農村為主的這樣一個農業大學尚且如此,那麼其它的高校又怎樣?去年2010年清華大學的新生當中,農村的孩子隻佔到了17%,而在這一年,在全國高考的考場上,農村的孩子佔到62%,所以反差很大。同時更有數據顯示,上世紀90年代開始,在中國重點大學當中,農村的生源是一直在呈一個下降的趨勢,都說數據自然會說話,那這些數字究竟在向我們揭示著什麼呢?

  解說:

  今天是中國農業大學新生報到后的第一天,這所國家重點大學,今年共迎來了3057名本科新生和2727名研究生。今天新生們與往年一樣正在進行著緊張的軍訓,而與往年不同的是在這些新生中農村戶籍學生的比例僅為28.26%,十年來首次跌破三成。

  記者:

  我看這有一份名單,你們學校你們班農村和城鎮孩子的比例是多少?

  中國農業大學 學生輔導員:

  我看一下,大概7:3,城鎮佔7,農村佔3。

  解說:

  四年前,來自安徽的小程是從農村考入中國農業大學的眾多學生之一,今年他順升為本校研究生,並成為所在學院的本科新生輔導員,而同樣來自農村的學弟、學妹卻面臨著更嚴峻的錄取比例。在小程眼中,中國農業大學對農村生源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

  中國農業大學 學生輔導員:

  作為農大而言,我更希望有更多的農村戶口學生考到農大來,因為他們出生在農村,對農村了解更多,可能將自己的所學和實踐更好地聯系起來,這樣更好地可以服務於農村,可以跟農大的理念也是相吻合的。

  解說:

  中國農業大學如此,其他大學呢?8月16日,清華大學新生報道,農村生源比例也是輿論關注的焦點。該校招生辦提供的數據顯示,新生來自於1200所中學,其中縣級及以下的中學約三百所,在3300名本科新生中,農受村生源超過500,佔比約1/7。

  晉軍:

  從80年代到現在,從50%左右降到了不到20%,這是一個非常巨大的變化。

  解說:

  在今年高考前,來自於清華大學人文學院社科2010級幾位學生的調查引發外界關注。調查顯示,2010級清華大學學生中,農村生源佔總數的17%,而在當年的高考中,考生中有62%的農村學生,幾位學生在調查報告中總結,農村生源佔比呈現下降趨勢。不僅是清華,還有北大,在北大教育學院副教授劉雲杉相關研究中,北大農村學生比例,近年來一直呈不斷下降的趨勢。

  劉雲杉 北大教育學院副教授:

  在80年代中期到1995年之前的數據裡面,整個農村學生的比例差不多在30%左右,那麼到了最近一些年是一個比較大的下降,可能10%到15%之間。

  解說:

  三所高校的特征究竟是否有代表性呢?這是否是重點高校的普遍現象呢?北京理工大學教授楊東平主持的“我國高等教育公平問題”研究課題組也在跟蹤這個現象。

  楊東平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

  目前農村學生主要是在第二、第三類的學校,所謂二本以下的這些學校,尤其是民辦高校、專科、職業院校等等,而在所謂研究型大學,就在金字塔的尖上,農村學生的比例越來越少。

  主持人:

  話題的起源來自於我手裡的這份清華大學學生做的調查報告,長達22頁,有非常多的表格和數字,報告的題目叫“誰更有可能上清華?”,高考入學機會的一項社會學調查。它得出的結論跟我們揣測的不太一樣,所以引起的情緒也不一樣,有的相對激烈一些,有的相對平和一些,我們先來看看比較激烈一點情緒化的表達。

  這是專欄作家連鵬的說法,他說:“那些農村或者邊遠山區的孩子,出身貧寒,沒有社會保障,面臨教育部公,好不容易考上大學,全家舉債,也面臨著戶籍的不公。就算大學畢業,沒有后門,也很難找到工作,雖少許會成功,但是面對種種不公,還是會出現某種的惡性循環。”確實聯想了很多,也確實是折射了一部分社會現象。

  但同時也有人說,這樣一個重點高校當中農村生源比例下滑這個數字是不是值得我們那麼緊張?我們來看另外一個觀點。這個觀點這麼說的:《農村生源減少不見得是壞事》。他說:“農村孩子上大學機會其實更多了,高校農村生源的下降,關鍵因素是中國的城市化率在上升,隨著城市化的迅速推進,農村生源自然也會隨著城市化提高而下降。”他的觀點是不用太過於緊張,但是這似乎不能解釋一個現象。

  我們來一個柱狀圖,雖然說農村生源在重點高校當中下降,就是我們看到中間的這個圖是下降的,但其實農村孩子在所有高校當中的比例,在這些年當中是在上升的,包括在普通的學校當中,農村生源也是在上升的,為什麼出現了這樣一個反差?這就需要聽聽專家的解釋,我們來聽聽清華做社會調查的課題組的老師是怎麼解釋的。

  晉軍:

  有研究者認為,擴招之后,高校的名額向城市,特別是向一些超級中學集中的趨勢開始加劇,大概也就是這十年左右,現在的孩子跟以前的孩子相比確實是更容易上大學了,但是跟以前不一樣的是現在上了大學可能一年找不到工作。現在如果不上最好的大學,那麼可能就在本地找不到最好的工作,特別是如果沒有家庭背景的話,那麼這就使得很多農村的子,特別是家庭不太好的孩子,上大學的時候可能要舉家借債,或者父母、兄弟姊妹出去打工,全家人養著一個、供著一個孩子上大學,上了大學之后反而因為找不到工作,孩子還要回到村庄裡頭,甚至還要跟他以前的高中同學一起再出去打工。這個對於他來講,教育成本很高,沒有收益,教育也沒有成為一個向上社會流動渠道,反而變成了一個已經有的各個階層這種結構一個再生產的過程,目前可以看到這樣趨勢,但是我希望不要變成現實,因為那樣的話,就會帶來非常非常多的社會問題。

  主持人:

  晉軍老師提到了一個階層固化和一個社會流動的問題,其實社會流動可以分成橫向流動和縱向流動。比如橫向流動,從北京流動到上海,或者流動在山西地域間,這屬於橫向流動,可能帶給人的變化不是那麼大,而縱向流動,比如說從農村到城市,或者說從小城市到大城市,最后變成一個精英,並且生存下來,這種改變可能才是本質的,而且是推動社會向前發展的一個重要的改變。

  但這種流動最重要的渠道是什麼,就是教育,為什麼那麼多的農村的孩子和家庭面對這種教育能夠提供給他的階層之間向上升的機會卻放棄了。我們也看到農村出現了三種放棄:報名的時候放棄、考試的時候放棄、入學的時候放棄。為什麼?這就算時間和經濟上的投入產生比,比如說競爭了一年或者兩年當中,可能不一定競爭得過城市的孩子,沒有考上,這兩年的時間還不如出去打工,已經可以給家裡掙錢了。那麼經濟上的投入更是這樣,有人算過一筆賬,在農村,可能一個人13年的收入才能供出一個大學生,如果畢業之后不能找到工作,又成為城市當中的蟻族的話,這個投入產出的比例,恐怕很多下層的家長和孩子是很難去接受了,可見這是一個需要人人去面對的嚴峻問題。原因在哪兒?來聽一聽。

  於涵 清華大學招生辦主任:

  最近我們要啟動一項對清華近十年來考生結構,包括在各個省市自治區招收這個考生結構的分析,我們也要有一個更准確的數據。

  8月16日,清華大學成為全國最早開學的高校,不出意料,城市和農村生源的問題,再次引人關注。對此,清華大學招生辦主任於涵表示,將啟動一項十年來的招生結構分析。他表示:“現在高校沒有充分的招生自主權,隻能按分數從高往低錄取,不可能區分考生是農村生源還是城市生源,清華隻能在重點擴招時增加貧困學生錄取的機會。”

  (2011年11月4日新聞)

  主持人:

  清華大學針對如何更加公平地選拔優秀人才,發布了2011年自主招生的AB計劃,今后學有所長的優秀學生,特別是欠發達地區的優秀學生,將會獲得更多的機會。

  孟? 清華大學招生辦公室主任:

  那麼這樣的話,通過這種方式,一方面可以使得一些優秀的孩子脫穎而出的機會,另外一方面也有助於促進社會公平。

  解說:

  清華大學表示,縣級及縣以下中學的學生,將享受更多名額。

  解說:

  近年,清華首次實施對西部地區給予招生傾斜的B計劃,對這些地區的優秀學生單獨考察和降分錄取,40多名學子因此圓夢清華。新生來源中,縣級及以下中學約300所,比往年有所提高,但也只是佔比達到了1/4,這也是在呼吁人們對逐漸改革中的招生制度,對農村學生不利的呼聲。

  (2011年2月20日新聞)

  解說:

  重點大學自主招生都設置了較高的門檻限制,相當一部分報考名額,都是直接投放給各地的優質示范高中,自我推薦的條件一般也要求省級示范高中學生,復旦大學招辦主任丁光宏也認為,與高考相比自主招生最大的局限就在於不能實現普遍的機會公平。

  解說:

  省級重點中學壟斷名校資源,這是一個讓很多人憂慮的事實。以2011年為例,今年北大、清華在陝西共招收236名學生,而傳統名校西北工業大學附屬中學一所學校就貢獻了84人,比例佔到了36%,這樣的例子在各個省份都不罕見,而這樣的學校往往位於大中城市。

  沈琦 清華大學2011級新生:

  我們沒有那些城裡的孩子有競爭優勢,我們的視野也沒有別人寬闊,這樣就給我們一個更加拓展自己的平台。

  解說:

  8月16日,在清華大學新生報到的日子,一位來自農村的學生如實說。

  主持人:

  重點大學當中農村孩子的比例在下降,原因究竟是什麼,人們可能首先要問的是,是不是高校在招生的一些條件設置上,沒有傾斜於農村的孩子,造成了這樣一個現象。我們看到清華大學招辦主任的一句話也挺耐人尋味的。他說:“現在高校沒有充分的招生自主權,隻能夠按照分數從高到低的錄取,不可能區分考生是農村的還是城市的。”可以感覺到,單單依靠高校恐怕解決不了問題,即便清華用招生B計劃招生了,但是農村生源的比例跟去年還是大致持平。

  我們再看看另外一個焦點,北大是怎麼樣在運作的,北大招生辦2011年是這麼做,他說:“在2011年錄取工作當中,一大批來自小城市和農村優秀學生脫穎而出。”可以聽得出來還是挺喜悅的,看到這樣的變化。“2001年北京大學向重慶周邊區縣和農村張開了懷抱。詳細寫了這些縣,“今年巫溪、雲陽、石柱等等各區縣中學均有考生順利考入北大。另外從中學的分布上來講,今年被錄取四川的考生,除了來自於成都七中、九中、四中等傳統強校的考生之外,還有不少來自江油中學基層的縣中,其中農村學生比例很高。”

  雖然我們看到是有一些變化,但是能夠如數家珍地把這些縣的中學名字說出來,可以看到還是一種杯水車薪的做法。那麼原因何在?我們稍候也聽聽專家的說法。

  有人可能說,到了高中階段和進入大學就應該是競爭和義務階段不一樣,它不是一個靠教育均衡來解決的根本問題,但實際上是不是在這個時候才體現出城市和農村之間的差別,也有人總結了一種三個“公平”:起點公平,過程公平,結果公平。

  “起點公平”這一點來說,在農村能夠接受學前教育的不到40%,而學前教育通常被我們看成是一個人一生重要的奠基的階段,這個時候的缺失是不是可以意味著輸在起跑線上,在某種程度上來講。過程公平,在城市當中,孩子們可以去參加各種各樣興趣班,信息的來源更加豐富,包括在考題當中,跟城市生活相關的題目甚至也比農村的多,這樣在競爭當中難免農村的孩子會敗下陣來。另外結果公平,很多重點學校都是集中在經濟發達地區,集中在大城市,這些學校對於本地生源招生的比例大很多,這是不是也造成了農村學生確實是在這種競爭的時候,具備了一定的劣勢。我們來聽一聽專家的分析。

  楊東平 北京理工大學學生:

  這是一個具有共性的現象,農村優勢資源過於向城市地帶集中,導致很多農村優秀學生失去了更好的教育機會。

  第二個原因,最近這幾年,這種學業競爭,農村學生越來越處於劣勢,而農村學生除了課堂上的資源,沒有其它的。這種所謂公平的競爭其實對農村學生來講越來越不公平,因為他沒有相應的經濟制度、文化制度。其實這些年很多考察綜合素質的項目,但是由於城市學生可以享受多種的優惠政策,農村學生能夠享受唯一的政策,就是少數民族家庭政策,其他的家庭都是難以享受的。

  解說:

  中國農大農村戶籍新生跌破三成。

  中國農業大學學生輔導員:

  城鎮跟農村的學生比例是7:3,去年的比例應該是6:4左右。

  解說:

  清華新生縣級中學生原佔比1/7。

  晉軍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講師:

  從80年代到現在,從50%左右降到了不到20%。

  解說:

  考生結構、教育體制、招生制度、重點高校、農村生源為何越來越少。

  沈琦 清華大學2011級新生:

  我們沒有那些城裡的孩子有競爭優勢,我們的視野也沒有別人寬闊。

  解說:

  北大欠發達地區擴招,清華自主招生B計劃,推動教育公平,究竟方法何在?

  《新聞1+1》今日關注:“重點大學,農村生源為何減少?”。

  主持人:

  重點大學農村生源減少,我們剛才一直在尋找原因,似乎原因也非常復雜。那麼有沒有解決之道?我們來聽聽專家觀點。

  晉軍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講師:

  首先一個方面是盡量避免超級中學的出現,因為現在各地有很多超級中學,比如說在同學們的報告裡面也說了,西部某一個省,五所高校佔清華、北大兩所學校的招生,包括保送和自主招生的名額,他們可以佔到大概98%、99%,這五所學校等於壟斷了所有的機會,這就會造成一種不公平的情況。我希望能夠使得在地方的、高中的這種教育資源能夠平均一些,同時如果講更大,就是從根本上來解決問題的話,可能還需要在大學的教育資源也要更加地平均一下。

  比如說在中國清華、北大兩所學校,他們所獲得的資源可能是其它學校,甚至是其他985學校都沒有辦法比擬的。這個就造成了可能進到這個學校跟進到其它的學校差異就會特別大,這兩個學校每年都是加起來招不到七千個學生,這個可能也是這種結構性的障礙。

  主持人:

  晉軍老師其實講的是在中學階段和大學階段都應該面臨一個教育資源平均的問題,對於大多數生源集中在二三類學校當中去,這樣的現實怎麼做對他們更有利呢?

  熊丙奇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我覺得應該從三個方面解決當前的問題:

  第一個方面,促進基礎教育的均衡,尤其是義務教育的均衡,讓農村孩子能夠和城鎮孩子得到一樣的學校教育﹔

  第二個方面,要不斷地促進各地的高考錄取指標的均衡,目前重點大學、民辦大學在發達地區、大城市投放的比例過高,減少在發達地區的招生規模,把多余的招生數量投放給不發達地區和欠發達地區﹔

  第三個方面,推行真正意義自主招生,對學校實行完全的自主招生,對學生實行多元評價。在真正自主招生情況下,大學如果要樹立自己教育聲譽和提高自己的教育品牌,要關注貧困學生。他在錄取的過程中,可以對農村地區的學生、貧困家庭的學生實行加分評價,這有力地校正了農村家庭與城市家庭這些孩子進行競爭的時候,處於的這種教育環境的劣勢。

  從發達國家經驗來看,有家庭因素評價和地區因素評價,對那些來自不發達地區和家庭情況比較差的學生,他們在同樣的情況下是優先錄取,要實行加分評價的。

  主持人:

  今天我們說重點大學當中農村生源比例下降,其實討論的是一個知識還能不能改變命運的問題。在節目開始之前,下午開始,我做了一個網上調查,我出的題目是,你還相信知識改變命運嗎?這樣一個題,這個當中,我一直在監控著比例的變化,其實出乎我的意料。一開始到現在,相信都是佔到了大比例,當節目開始前,還是佔到一半以上的比例,所以說大家對這一點還是充滿了信心。怎麼樣讓這個信心得到制度安排上的保障才是最關鍵的一個問題。

  今天我們討論這個問題現象很復雜,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但是確實要引起注意的是我們要提醒每一個人、提醒社會,窮不能成窮的理由,富不能成為富的理由,隻有在每一個階層之間能夠形成有效的、公平的流動,才能讓階層之間形成對話、溝通和信任,才能讓社會容易達成一種共識。教育的公平是社會公平的基礎,能夠讓孩子們,不管是他們自己,還是他們的爸爸媽媽,如果是處在相對弱勢的,能夠相信通過個人的努力,能夠獲得上升的渠道,能夠獲得改變命運的機會,可能才是關鍵的。在這個時候,如果失去信心,恐怕是我們每個人不願意見到的情況。

  好的,感謝您收看今天的《新聞1+1》,再會。
(責任編輯:楊迪)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