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生一天內被錄取再遭拒--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高考生一天內被錄取再遭拒

2011年08月22日08:1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命運跟兩個女孩開了同一個玩笑--今年夏天,18歲的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學生張靜怡和19歲的廣東省韶關市學生連雪妃參加高考,都報考了天津音樂學院。

  從藝術類本科院校錄取那天起,張靜怡就緊盯著天津音樂學院的官方網站,幾乎“每個小時”刷新一次。一周之后(7月14日午間),她在網站的“2011年本科招生錄取查詢系統”裡輸入准考証號“10301073”,電腦屏幕顯示,“是否錄取”欄中為“是”。幾乎同時,千裡之外的考號為“602061072”的連雪妃也在電腦前得到了同樣的查詢結果。她興奮得尖叫了起來。
  

此為考生提供的截圖


  期待已久的結果到來這天,張家計劃“慶祝一番”。然而,喜悅在日落前結束。廣東那家人的喜悅持續了兩天,7月16日,他們再次查詢,受到了與黑龍江那家人同樣的打擊……

命運跟兩個女孩開了同一個玩笑



  今年夏天,18歲的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考生張靜怡和19歲的廣東省韶關市考生連雪妃參加高考,都報考了天津音樂學院。

  從藝術類本科院校錄取那天起,張靜怡就緊盯著天津音樂學院的官方網站,幾乎“每個小時”刷新一次。一周之后,她在網站的“2011年本科招生錄取查詢系統”裡輸入准考証號“10301073”,電腦屏幕顯示,“是否錄取”欄目為“是”。

  這是2011年7月14日午間,“12:30∼13:30之間”。

  幾乎同時,千裡之外的考號為“602061072”的連雪妃也在電腦前得到了同樣的查詢結果。她興奮得尖叫了起來。父親連智興用電腦截下了這個頁面——每次女兒查詢成績的時刻他都喜歡截一張圖,只是沒想到,這張12點46分03秒截下的圖片,日后會成為“証據”。

  不約而同,張靜怡也在父親張林慶的指揮下,將查詢結果頁面保存為圖片。“終於被錄取了,做個紀念。”張林慶說。因為“望女成鳳”,這個三口之家去年9月搬到天津,在天津音樂學院附近租房居住,父母打工養家,請音樂學院教師指導女兒練習聲樂。

  期待已久的結果到來這天,張家計劃“慶祝一番”。然而,喜悅在日落之前結束。當天下午“17:00∼17:30之間”,他們又查了一遍,結果是“准考証號不符或未通過被錄取”。

  這家人頓時“蒙了”。

  “我們孩子幾個小時之內經受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受到很大的打擊,快要從6樓跳下去了。”張林慶說。

  廣東那家人的喜悅持續得更久一些。過了兩天,7月16日晚間,他們再次查詢,受到了與黑龍江這家人同樣的打擊。

  “我們孩子被錄取了,為什麼又沒有了?”張林慶說,“得給我們一個說法呀。”

  7月15日,張林慶夫婦到天津音樂學院,發現誰也找不到,門衛告訴他們,學校放暑假了。他們輾轉找到招生辦公室的一位老師,據解釋,是查詢系統出了錯誤。

  “就像寫數學題一樣,錯了就拿橡皮擦了,就再寫一個數?”張林慶不接受這個解釋。

  遠在廣東的連智興也打電話反映問題。他說,該校一位值班負責人稱,那個查詢窗口當時還不是高考錄取查詢窗口,查到的是此前舉行的專業課成績合格的結果。

  連智興不認為這是一個“合理而有說服力的說法”。

你敢公布你的名單嗎?高過我的我甘拜下風



  藝術院校有著迥異於其他院校的錄取規則。在參加文化課考試也就是高考之前,考生必須通過專業考試,否則沒有資格填報志願。而且,考生文化課成績和專業成績均合格時,可按文化課成績錄取,也可按專業成績錄取,或者文化、專業成績各佔一定比例錄取。

  天津音樂學院是國內31所獨立設置本科藝術院校之一,根據教育部規定,可以自行劃定本校的專業分數線和文化錄取控制分數線。

  2011年,天津音樂學院在天津、湖南、甘肅、河南設立了4個專業課考點。年初,報考鋼琴專業的連雪妃和報考聲樂專業的張靜怡各自在湖南和天津考點考試,分別考了86.12分和74.20分,隨后獲得了學校發放的專業課合格証,這意味著她們高考可以填報該校。

  根據天津音樂學院2011年劃定的文化課最低分數線,聲樂系要求最低240分,其中英語最低38分﹔鋼琴系要求最低240分,其中英語最低40分。在文化課達線的基礎上,“按專業名次從高到低依次錄取”。

  兩個女孩的文化課都達線。在高考中,張靜怡考了372分,其中英語63分,而連雪妃考了302分,其中英語74分。

  她們想要知道,“按專業名次從高到低依次錄取”,自己究竟排在第幾名,錄取名額是多少?

  然而,這兩個家庭都無法從公開渠道查到那條絆住自己的專業分數線。他們懷疑,在7月14日那天,明明查到已被錄取,后又落空,可能存在不可告人的招生“黑幕”。

  張林慶說,自己就想問問這段時間裡“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想要天津音樂學院拿出透明度來,專業分的最低錄取線多少,每個人多少分錄進去的。要是有一個低於我家孩子這分的,他(她)是怎麼上去的?我要求看一下每個考生的真實成績。技不如人,我啥也不說,隻能認了。”

  連智興也說:“你敢公布你的名單嗎?高過我的我甘拜下風。”

  得知連雪妃與自己女兒有類似遭遇,張林慶聯想,“這不是個別現象吧”?“以為就我們這麼倒霉,沒想到天涯海角還有一個淪落的人”。

我們不能因為抱歉就把當時查詢的考生錄進來



  廣東省教育考試院給連雪妃的書面答復中說,經向天津音樂學院了解,2011年高校招生錄取結果正式查詢時間為7月15日,此前的數據庫裡仍為專業課考試的數據,“你在7月14日查詢時,顯示已被錄取的查詢結果是有誤的”。

  天津音樂學院招生辦公室科長於娟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學校之前陸續接受考生電話咨詢時,均告知對方7月15日以后可以查到錄取結果。7月14日,學校官方網站發布了“2011年本科招生考試錄取相關通知”,告知專業合格的考生可於2011年7月15日進行錄取結果查詢。

  “有的考生可能看到的是專業合格的名單,並不是錄取名單。”於娟說,7月14日這天,學校對網站做前期維護和更新,網站工作人員沒有想到此時會有考生查詢,忘記關閉前台頁面,窗口界面改成了錄取查詢系統,后台名單卻還沒來得及更新,數據庫裡仍是幾個月前供考生查詢的專業課成績數據庫。趕巧在那個時候有人去查。

  “對於這些考生我們感到抱歉。”於娟說。事后,她向咨詢的連雪妃一家作了詳細的解答,相關工作人員也受到批評。

  “我們承認了錯誤,希望能夠理解。”她說,但是不能因為抱歉就把當時查詢的考生錄進來。何況,學校事先告知了確切的查詢時間。

  本報記者於7月25日在天津音樂學院網站上看到了這份通知,當時頁面顯示的發布日期為7月21日。過了幾天,記者再次打開這份通知,發現發布日期已經改為“7月14日”。

  對此,於娟解釋說,通知確實是7月14日發布的,但7月21日工作人員在網站上發了另一份與之無關的通知,不小心使這份通知的日期變為7月21日。后來,發現這個問題之后,學校又將日期改回7月14日。

全國的音樂院校都不公布專業分數線



  教育部允許獨立設置本科藝術院校的藝術類本科專業,可以不編制分省分專業招生計劃。天津音樂學院沒有將招生計劃分到各省級行政區,因此,連雪妃不是與本省考生競爭錄取名額,而是與全國考生一起排名接受挑選。

  連雪妃希望得知自己在報考天津音樂學院鋼琴專業的全國所有考生中的名次。而於娟告訴記者,由於不同考點的評委不同,而且藝術類考試打分主觀性強,因此不同考點的考生成績之間沒有可比性,最后出來的成績不能放在一起比。就算有其他考點的考生被錄取但專業分數低於她,“也是正常的”。

  據於娟介紹,從現實情況來看,天津考點的考生最多,整體水平也比外地考點要高。各考點的評委回校以后,要共同開會研究,判斷哪個考點發放多少張合格証。那些拿到合格証的考生也可以參加其他院校的測試,有可能在高考中放棄報考天津音樂學院,因此發放合格証時還需考慮高考志願流失情況。

  教育部規定,合格証書發放數量“原則上按與本校相應藝術類專業招生計劃4︰1的比例發放”,也就是說,每招收100名學生,原則上可以發出400張合格証。於娟說,天津音樂學院基本上是按照1.5︰1的比例發放。鋼琴專業在湖南考點總共發放了4張合格証,連雪妃的成績排在第三名,高考過后,湖南考點的第二名和第四名均未報考,天津音樂學院錄取了第一名。

  於娟說,在天津音樂學院今年招收的770多名學生中,鋼琴專業有30多人,隻有湖南考點第一名是外地考點中最終被錄取的。

  在填報志願時,連雪妃根據自己以及在網上查到的其他考生的專業課成績,判斷自己屬於中上水平,估計隻要高考成績達線,就不會被淘汰。她說,假如當時知道湖南考點隻能錄取一人,自己絕不會報考。學校為什麼不提前公布這個計劃?

  對此,於娟解釋,具體到考點的招生計劃是誰也無法提前預知的,因為需要依據各考點的高考報名情況和高考成績來確定。假如當時就宣布湖南考點鋼琴專業隻錄取1人,“可能把所有的考生都嚇跑了”。

  至於連雪妃等人提出的公布錄取名單和專業分數的要求,於娟表示,“我們沒有公布錄取名單的先例”,而且全國的音樂院校都不公布專業分數線,一個原因是,每年的水平都不一樣,對考生沒有參考價值。

  但是,教育部發布的招生辦法指出:“獨立設置本科藝術院校可自行劃定本校藝術類本科專業考試分數線和文化考試錄取控制分數線,並須在本校網站上公布”。無論在天津音樂學院還是其他音樂院校的網站上,隻能見到“文化考試錄取控制分數線”,見不到“專業考試分數線”。

  看起來,連雪妃和張靜怡隻能接受最終的結果。在被命運開了一個令人不快的玩笑之后,她們不得不回到各自的軌道上。連雪妃決定復讀一年,明年再考。張靜怡比她幸運,以另外一個志願被哈爾濱的一所大學錄取。但這家人依然留在天津,想要當面討一個明確的說法。隻要學校不公布專業錄取線和錄取名單,他們很難相信自己是真的技不如人。

  這兩個像螞蟻一樣普通的考生有足夠的勇氣承受落榜的打擊,卻很難接受這個明晃晃的現實:在現有的游戲規則下,從始至終,她們都無從得知自己面前有幾個錄取名額,也沒法知道身邊有多少競爭對手,而自己在這場競爭中究竟處於什麼位置。(記者 張國 )

  進入教育頻道>>>   我有話對教育部說>>>   對各地教育廳、教育局說>>>
(責任編輯:林露)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