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流大學的黃金標准不是所有大學的未來--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世界一流大學的黃金標准不是所有大學的未來

2011年08月16日08:15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8月13日至14日在深圳舉辦的“世界大學校長論壇”上,“打造21世界的‘國際化大學’”成為絕對的主導性議題。在經濟全球化扑面而來的21世紀,高等教育到底要怎樣“國際化”?來自68個國家和地區的163位大學校長,就此各抒己見。

無國界教育不是“麥當勞”模式



  21世紀是一個能提供無國界教育的世紀。因為21世紀所有的巨大挑戰都不能靠一個國家單獨解決,而大學之間各自為戰是不行的。美國紐約理工大學校長愛德華·居伊裡亞諾這樣認為。

  “對待21世紀的挑戰,需要採用一種“全球本地化”的方式,就是用全球的方式,但在本地採取行動。我們需要界定一個全球性大學,並在更廣大的社會裡重新思考它的角色。”

  居伊裡亞諾提出的“全球性大學”,是指在世界不同地方開設分校區,“可能是跟非營利組織合作,或與國家高等教育體制內的一個教育機構建立分校”,但隻提供一個學位、一套課程,確保各個分校的教育質量跟本校一樣。在這樣的一個學校裡,“學生、教職員工的思想沒有任何界限的約束,無論是虛擬課堂還是遠程課堂,都能夠融匯貫通各種知識,帶來真正全球化的教學內容,打造一流的全球公民。但這種外向型的大學在全球隻有一套評估體系,由一套管理班子來管理。”

  德黑蘭大學的校長擔心這種全球性大學會變成到處開分店的“麥當勞”,隻強調數量和標准化復制。居伊裡亞諾校長表示,這種模式不會變成“麥當勞”,而是可以擴大所培養的學生對象群體。

  愛爾蘭都柏林大學校長休·布蘭迪認為,理想的模式是,把全球化的東西進行本地化的調整。不同的校園和校區之間有一些差異,有屬於當地的做法,發揮當地的本土特色和優勢,汲取當地的文化精華。但卻有最基本、最核心的課程。“就像有一個統一的骨架、但卻有不同的血肉。在這樣的大學裡,不同校區在不同的社會環境裡發展,獲得新東西、激發新理念,讓學生能更好應對因為文化不同帶來的挑戰”。

質量決定了國際化大學的生死



  目前,中國已成為廣受歡迎的新興留學目的國,有來自194個國家的26萬學生在華學習,中國也有90多萬學生在海外留學進修和學術訪問。同時,國內舉辦本科和研究生層次的中外合作項目500多個、辦學機構30多個。從清華大學與劍橋大學、麻省理工學院三校共建低碳能源聯合實驗室,到寧波諾丁漢大學,再到上海交大密歇根學院,都反映了中國加強高等教育交流合作的最新探索。

  在這些數字的背后,國際合作教育的質量卻參差不齊。浙江大學校長楊衛坦言,浙大與140個海外大學簽署了國際合作協議,有的協議成果豐碩,有的卻沒有什麼效果,真正能落實的隻有其中的一半。

  多位校長表示,保証質量是國際教育合作的前提。居伊裡亞諾校長說,如果分校不能擁有與本校同等的教育質量,不僅沒有人會考慮讀分校,而且還會影響本校聲譽。

  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認為,國際化不僅僅是擁有更多的外籍教師和更多的外國留學生,而是要為學生創造更好的學習環境,推動創新、研究,更好地推動國與國之間的聯系。“對大學來講,我們要意識到國際化是我們應盡的責任,並必須為此做出貢獻,而不是簡單地從國際化中拿到我們的好處”。

  日本早稻田大學的常務副校長內田勝一表示,培養有質量的全球化人才,才是真正意義的跨國合作內核。“我理解的全球化人才是,接受通識教育、人本教育,有出色的語言能力,畢業后有繼續學習的動力、充滿熱情等”,“去國外學習固然是培育全球化人才的好方式,但是不能為了出國而出國”。

南非不需要25所哈佛等級的大學



  聯合國報告顯示,雖然在1999年之后,非洲大陸的高等教育入學率有長足增長,但仍然比較低,隻有5%﹔而在北亞和南亞地區,也隻有10%﹔但在北美和西歐,這一比例高達80%。

  這說明,不同社會的高等教育發展有很大的差異。

  是不是隻有名校或發達國家才能談教育的國際化,那些“窮大學”該怎麼辦?柬埔寨馬德望大學校長托奇·維薩爾索科說,教育合作中不應隻考慮跟好的綜合性大學合作,還要考慮跟弱的大學或欠發達地區大學合作。

  台灣東海大學校長程海東說,欠發達國家的師生沒有機會出國,但他們同樣面臨全球性問題,必須利用發達國家領先的教育資源去幫助這些欠發達國家的學生實現國際化。

  而南非羅德斯大學校長薩裡姆·巴達特則說出了很多發展中國家的心聲。他認為,發展中國家迫切需要的教育是:提高人民的技能,滿足國家的需求。“和發達國家合作,是不是就能幫助我們滿足這個要求,仍需探討”。

  他非常反對“世界一流大學的黃金標准就是所有大學的未來”的觀點。“在我們的社會中,有不同類型的大學,南非不需要有25所哈佛等級的大學,而需要25所能夠在本地、在本國、在全球的層面上更好地影響高等教育發展的大學”。

  他認為,高等教育的國際化必須要區分“國際化”和“國際主義”兩個概念。

  “高等教育的國際化在一定程度上是促進了發展中國家高等教育的發展,使得他們更具有活力。但在當前背景下,學生的流動並沒有真正幫助我們實現一個最終目的——進一步促進欠發達國家智力、知識、技能的發展,以及促進這些國家教育體系的根本性改進。”巴達特校長表示,要使國際化真正達成雙方的目標,必須在規范、結構方面做更多的調整,制訂相關的應對策略。“在打造國際化藍圖時,必須並把高等教育看作是一個滿足社會發展要求的公益物品,而不僅是一種可以用來盈利的商品”。

  他還認為,講國際化應該更強調“國際主義”,而不僅僅是跨國化。“我們不能隻講市場、講經濟,而應更多關注對社會的責任。隻有這樣,我們才能夠讓所有的人都獲得更大的知識的力量,尤其是對發展中國家的人們而言。”(記者 劉坤?)
(責任編輯:郝孟佳)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