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六三"? 哪種學制更有利於娃成長--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五四"?"六三"? 哪種學制更有利於娃成長

董洪亮 董雅婷

2011年08月12日08:2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安徽省的兩名學生在第二課堂上展示剪紙作品。劉勤利攝(人民圖片)



  在廣西南寧市一所學校,幾名學生舉手准備回答老師提問。陸波岸攝(人民圖片)



  在人們習慣了小學六年、初中三年的“六三”制后,一種小學五年、初中四年的“五四”制近年來也在部分學校裡推行或試點。不久前,北京市豐台區公布“十二五”時期教育事業發展規劃,規劃明確提出,未來5年該區將嘗試“小學五年、初中四年”的學制改革。一石又起千層浪,關於義務教育學制改革的問題又成為人們關注的熱點,引發了新一輪討論。這一改革是利是弊?



  到2010年底,我國普及九年義務教育人口覆蓋率達到100%,小學五年鞏固率達到99%,初中毛入學率達到100%。在基本實現普及九年義務教育目標的前提下,如何全面提高教育質量,如何讓學生更全面、更健康地發展,學制改革無疑是其中重要的一項內容。



  “六三”制是我國的主導學制,部分學校實行“五四”制



  多年來,學術界對義務教育階段學制改革展開了多種討論﹔在實踐中,以北京景山學校為代表的很多中小學校也一直不斷地對學制改革進行著有益的探索。



  北京景山學校創辦於1960年,它是一所專門進行城市中小學教育改革試驗的學校。從建校起,學制改革就是本校教育改革試驗中重要的一項內容。1982年學校把“六三”制改為“五四”制,並提出小學、初中九年一貫無淘汰制。另外,北京景山學校小學語文、數學都是使用本校自編教材,其中九年一貫小學語文及數學實驗教材已經被教育部批准為實驗教材,在全國很多學校裡推廣使用。



  2004年,上海市義務教育階段全面實行“五四”制,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當時就曾引發了一輪關於義務教育學制的討論。綜合全國各地的反映,大致分為三種態度:一是實行兩種學制並存的自由選擇,以北京為代表﹔二是對“五四”制暫不推行,以廣州為代表﹔三是由“五四”制向“六三”制過渡,以湖北為代表。



  北京市豐台區的《豐台區“十二五”時期教育事業發展規劃》是今年5月公布的。綱要提出,未來5年該區將通過資源共享、特色銜接等方式,重點推進東高地單位型和方庄地區型集群學校建設,並嘗試“小學5年、初中4年”的學制改革。據北京市豐台區教育委員會主任馮曉光介紹,該區東西狹長,學校分布較散,不利於資源整合和共享。教育集群建立后,同一地區的學校可以資源共享,這不僅包括硬件設施,還包括師資。馮曉光舉例說:“比如,一個學校缺某學科的老師,另一學校卻有這一學科的富余老師,這些富余老師就可以跨校兼課。現在小學階段的學習壓力不大,而中學階段學習壓力比較集中,如果能夠改變一下學制,可以使這種狀況得到緩解。”



  廣州在上世紀80年代初將“五三”制改成了現在的“六三”制。“近幾年學生上學年齡已經提前了1歲,由7歲變為6歲,學生讀到六年級時也隻不過11歲左右,年齡還比較小,還是讀小學比較恰當。”北大附中廣州實驗學校的鐘婉明老師說:“雖然現在孩子成熟較早,青春期也來得較早,但是學習能力和自理能力還比較差。”



  安徽省合肥市一些教育界的領導及專家,早在10多年前就提出學制改革問題,並且在部分學校進行了“五四”制的試驗。於是,先后有合肥市長江路三小、合肥市南門小學、合肥蚌埠路二小、合肥市第三十八中學等學校進行了“五四”制試驗。后來因種種原因,部分學校中途停止了試驗,一直堅持的學校在艱難的探索中目標越來越明確,同時也取得了一定成效。



  教育改革忌跟風,“五四”“六三”優劣見仁見智



  一些“五四”和“六三”制學生的家長一起探討后認為,個別小學讀5年的同學,數學基礎不如小學讀6年的同學扎實,比如小數運算,課余和假期需要去補習。若讀6年,就有大量時間可以不斷練習,基礎自然很扎實,不用去補習班。但是初中讀4年確實比初中讀3年的同學學習時間長、負擔輕、質量高。



  “小學5年完全可以完成教學階段的任務,初中階段4年有利於減輕過重的課業負擔。”進行了20多年學制改革的試驗,北京景山學校校長范祿燕認為,“五四”制是九年義務教育階段一種比較好的學制。



  而許多學校的老師都支持“六三”制,其中一個原因是現有教材編制較難、較深,按照5年的小學授課時間老師根本講不完內容,因此學校出現了不停地加課的情況,學生吃不消,老師也直喊累。



  合肥市第四十二中學的方立平老師一直提倡“五四”制。他用龜兔賽跑的故事做了一個假設:如果能使兔子振奮起來,肯定會用較少的時間跑在烏龜前頭。可是長期以來,我們總有這樣一個思維定勢:寄希望於兔子睡大覺,而想辦法使烏龜鍥而不舍,去奪取最終勝利。



  有不少教育專家認為,“六三”制已是我國的主導學制,不宜輕易變動。新中國成立前“六三”制曾穩定了近30年,行之有效。新中國成立后的反復中也屢次施行“六三”制,積累了不少經驗。何況,它在我國現行學制中已佔主導,也是當今世界學制最通行的一種,沒有必須舍棄、另起爐灶之理。而且,已有小學六年級校舍、師資等“搬”不到初中去,徒增初中辦學條件的緊張,浪費本已十分短缺的教育資源。



  杭州市安吉路實驗學校在經過多年的“五四”制后,校長駱玲芳的看法異曲同工:“教育不能跟風。我們必須根據實際情況辦教育。要想改變學制,一定要做好師資、經費、設備等方面辦學條件的准備工作。隨意改變學制是違背教育規律的,畢竟孩子的認知水平是隨年齡增長而增長的,提前學習,隻會讓學習困難生增加。”



  “從‘五四’制試驗的選點來看,大部分是經濟文化中等程度以上的地區。在經濟比較落后的地區,還有相當數量的沒有受過正規培訓的民辦教師和代課教師,在這樣的師資條件下,小學5年不一定能合格地學完原來6年的內容。另外,在一些少數民族地區,學校為雙語教學,用6年時間完成規定的教學任務已經很困難,再縮短一年必然會導致教育質量的下降。”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副部長李家永分析,選擇“六三”制不必增加校舍、師資等即可實現,同時也不會導致過多的家庭教育支出,可以防止輟學流失率上升。



  以促進學生整體發展為前提,義務教育學制分段可多樣性



  《上海教育》雜志副主編、上海教育新聞中心主任沈祖芸認為,判斷一個學制是否合理,是否具有生命力,最主要的還得看它是否有利於全面推進素質教育,是否有利於學校辦學質量的提高,是否有利於學生的健康發展。



  學制改革需要認真研究學校教育的性質、方針、目標、任務、入學年齡、修業年限等一系列問題。義務教育作為普及教育,應確立以人為本的教育方針和如何做人的培養目標及相應的教育任務,在此基礎上才能確定義務教育的彈性入學年齡和修業年限,並進行與其學制配套的相關改革,從而達到提高義務教育質量和學生整體素質的目的。



  對於學制問題,廣州康樂小學的一位老師提出了新的看法,即最好不要將九年義務教育分成小學和中學兩個階段,應該推行九年一貫制。他說,無論是小學還是初中,都是義務教育,如果這個階段的孩子都在同一個大的教學環境下學習,更便於交流和成長。而且學生在心理上也不會覺得六年級到七年級是一個坎,在同一個環境中就可以很自然地升上去。這就需要對現有義務教育資源進行大的整合,並加強有效的管理。



  著名教育學者黃濟、王策三主編的《現代教育論》中提出,義務教育學制分段應多樣化。我國義務教育規定為9年,把發展義務教育的責任交給了地方,即規定了義務教育管理上的地方分權性質。



  因此,我國義務教育學制的改革,應走出一味著眼於學段劃分的模式,在實行素質教育和彈性學制的總原則下,明確義務教育的性質,提出小學、初中的具體教育方針,確立義務教育階段合理的培養目標、任務以及入學年齡和修業年限﹔進行其課程體系與內容、教學方法及評價體系的配套改革,從而達到提高義務教育質量和學生整體素質的目的。(董洪亮 董雅婷)

(責任編輯:史雅喬)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