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高校招生誠信受考驗 預錄取成空頭支票--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部分高校招生誠信受考驗 預錄取成空頭支票

2011年08月01日08:06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距離7月21日媒體最早披露南京大學在今年的招生中,未錄取與安徽招生組工作人員簽訂“預錄取通知”的7名考生的消息已近10天了,在南京大學校園BBS小百合站上,關於上述話題的討論依舊熱烈。而近日,山東媒體披露的山東大學未錄取一名與招生人員簽訂了“2011年預錄取通知書”的考生的消息,進一步引起了媒體和公眾對部分高校在招生中實行的“預錄取”方式的討論。

  近日,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了涉及“預錄而未取”的部分考生家長,以及相關高校的招生人員。

  以為“鐵板釘釘”,卻成“空頭支票”

  喻詩文是安徽省無為中學的物理教師,在此次無為中學“預錄而未取”的6名理科考生中,有兩名是他的學生,自己的女兒也在其列。

  喻詩文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這6名考生隨后被同濟大學、南開大學、北京航天航空大學等高校錄取,“從最后錄取的學校來看,這幾所也還不錯。”

  不過他表示,女兒的專業不是很理想,她從小就喜歡生物,所以A志願報的是南京大學生物科學專業,但最終錄取的是同濟大學的車輛工程專業。對於后者,女兒不是很喜歡。

  “當時對於其它幾個志願的專業選擇,沒有認真考慮,沒有上心。”喻詩文表示,填報B志願,只是為了防止萬一。“再說,如果A志願就報同濟的話,專業選擇上應該會有一定的優先權,可以選到滿意的專業。”

  經過喻詩文的溝通,目前女兒的心裡已經“平靜一點”,不過,讓他仍感不平的是,“當初拿到‘預錄取通知’后,以為這是鐵板釘釘的事了,親戚朋友都知道了,女兒被南大錄取了,結果是空歡喜一場,她心理上受到了傷害。”

  據喻詩文回憶,6月28日,南京大學的招生老師預估了本校提檔線為645分之后,當場就和考生簽了協議,並保証錄取到某一個專業或“保証錄取某幾個專業中的一個”。隨后,又簽發了蓋有“南京大學普通本科招生辦公室”公章以及招生老師簽字的一份“預錄取通知書”。

  記者看到,今年南京大學的“預錄取通知”載明:“鑒於您在2011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中取得×××分(全省理科×××名)的優異成績,且承諾在填報志願時將南京大學作為本科第一批次的第一個志願。經南京大學安徽招生組研究同意,並報南京大學普通本科招生辦公室備案,同意預錄取您為南京大學2011級本科生……”

  據喻詩文介紹,該“預錄取通知”分上下兩聯,一聯給了考生,另一聯被招生老師帶回學校。“他們要求我們必須第一志願填報南大,並且把網上的高考志願表打印出來,復印一份,寄往南京大學,我們都按照學校的要求做了。”

  7月15日,安徽高考一本院校投檔線公布。南京大學在安徽的最低投檔線為理科648分。這張預錄取通知書到底有沒有效?喻詩文和其他幾個家長非常著急,先后撥打了招生老師翟意安、南京大學在安徽招生組組長張生以及南大招生辦的電話,但都沒有得到明確的答復。最終結果是,他們沒被錄取。

  類似“預錄而不取”的現象也發生在山東。今年高考,聊城的理科考生小王和小張(均為化名)都考了627分,超過山東省一本理科分數線60分。山東大學負責在聊城招生的王老師在小王和小張所在的中學做招生宣傳時稱,超過山東省一本理科分數線60分以上的考生均可與其簽訂預錄取協議。

  與南京大學今年發出的“預錄取通知”相比,小王拿到的“山東大學2011年預錄取通知書”內容要簡單得多,隻有一句話:“祝賀你在2011年普通高考中取得優異成績,經研究,同意預錄取你到第一學校志願山東大學×××或×××專業(類)學習。”

  該“預錄取通知書”上也有簽發人的姓名、聯系方式和山東大學招生辦公室的公章。

  小王的父親告訴記者,除了這份“有簽名、有公章”的“預錄取通知書”,王老師還非常肯定地告訴考生,拿到“預錄取通知書”后,“你就是我們的學生了”,“剩下的志願隨便填就行了”。

  此后公布的山東大學在山東省的理科一本投檔線是629分,沒有認真填選隨后幾個志願的小王后來被一所省外高校錄取。

  “我孩子的分數本來能上985、211高校的。”小王的父親對此頗為無奈。

  相比小王,小張要幸運一些。他在簽訂“預錄取通知書”后,在填報志願時隻填了山東大學這一個志願,結果在投檔線公布后成為“死檔”。在家長和其所在中學的協調爭取下,小張最后被山東大學錄取。

  “他們中學的校長和教務處主任都和山東大學的招生老師說,‘如果你這樣出爾反爾,今后還想不想再來我們學校招生?’”小張的父親說。

  相關高校負責招生的老師不願多談

  在此前的媒體報道中,南京大學招生辦對“鴿子門”的回應是,安徽無為中學的幾名簽了“預錄取通知”的考生是因為分數未達到南京大學的投檔線,無法投檔而與南大失之交臂。但媒體在試圖聯系今年南京大學安徽招生組組長張生和與上述考生簽訂“預錄取通知”的翟老師時,前者的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后者僅回復稱“要請示組長”。

  7月27日,記者撥打了南京大學招生辦的電話,但無人應答。隨后,記者撥打南京大學今年在安徽、湖南、湖北等地的招生負責人辦公電話,均無人接聽。

  記者隨后聯系上南京大學今年在山東的招生辦負責人。當提到“預錄取”的問題時,他回避了記者的提問,並說這些問題要11月時才能回答。

  7月31日,記者向今年山東大學負責在聊城招生的王老師求証“預錄而未取”事件時,他給記者的答復是“目前沒有時間,請聯系招生辦主任”。

  記者隨即聯系上山東大學招生辦副主任朱德建,他向記者証實了今年聊城有考生“預錄而未取”,但不願在電話中多談。

  上述考生家長告訴記者,因為缺乏對高考招生政策的足夠了解,招生老師在宣傳“預錄取”時又都比較肯定,加之“預錄取通知”上有公章,使他們相信自己的孩子能錄取上。

  據喻詩文介紹,南京大學負責招生的翟老師“話說得比較‘死’,隻要達到645分,就能錄取。”當時他問翟老師,“第二志願能不填嗎?”對方“只是笑笑,沒有答復”。不過,為了防止“萬一”, 喻詩文還是為女兒填了B志願。
【1】 【2】 

 
(責任編輯:楊迪)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