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隨筆:海納百川 取則行遠--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留學隨筆:海納百川 取則行遠

2011年07月29日09:2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出海調查是海洋學專業的特色,也是採集數據的必要手段。這篇小記便是寫我自己的出海科研經歷。

  我第一次出海調查是在讀碩士一年級時,跟著本科生去膠州灣及黃海實習,在中國海洋大學東方紅2號海洋科學考察船上,我們除了學習海洋調查的基本儀器,學習如何測試海水鹽度、溶解氧、營養鹽等基本參數外,最開心的就是拍照了。那時對於海洋調查的認識尚淺,採採樣、做做試驗,覺得很簡單,完全沒有對數據處理的深層理解和分析。好在自己知道課題需要,採集了海洋表層沉積物得以使自己的碩士工作順利完成。

  2009年也就是來美國得州農工大學的第二年,我分別於4月和7月參加了每年春夏兩次墨西哥灣低氧效應的例行科學考察。每個航次僅有7天,時間短,任務重,加上風浪等海況,整個航次我因為暈船吐得稀裡嘩啦,更別提能吃進飯了。不過我堅持著沒有錯過任何一個採樣站位。下了船,首席科學家問我:“下個航次還來不來?”我毫不猶豫地說:“為什麼不來?!”說完之后,我忽然意識到,原來自己早已經融入這個專業了。說到海洋水體低氧效應,此現象由來已久,但是由於近半個世紀人類活動的影響,海洋富營養化和藻華現象導致的水體缺氧越來越嚴重,影響著海洋初級生產力和周圍生態環境。在我國,長江口的缺氧區也在逐年擴大。

  因為自己的課題與中國長江口有關,所以2009年底我參加了“中國近海碳收支、調控機理及生態效應”這個項目的東海航段考察,開始做自己的博士課題。我們在浙江舟山上船,經過半個月若干幾字形海洋調查,我帶著採集的海洋沉積物樣品在廈門下船。為研究相關海洋參數的時空變化,我又搭載了這個項目的秋季航次,於2010年11月回國參與了為期15天的東海黃海航段考察,順利地採集到了所需要的柱狀沉積物樣品。這些海洋沉積物將成為我博士期間所要研究的主要對象,將其結果轉化成科研論文發表,是我未來兩年的集中工作。

  墨西哥灣石油滲漏航次應該是印象最深的一個航次。出海前我一直認為,科學技術的發展,包括海洋石油勘探,需要嘗試。如果不去試驗,永遠達不到理想的水平。可是當我到了現場,看到的是漂在海上的成千上萬的死海參,還有採集到表層所謂的海水,實際是石油多於水的污染樣品……心痛啊,真不知道墨西哥灣何時能恢復原來的狀態!

  出海經歷的不斷豐富,伴隨著我對海洋學知識的逐漸了解和掌握。每次出海依然會揣著夢想在甲板上觀著潮漲潮落獨自思考,思考費爾南多·麥哲倫的勇氣,思考鄭和的果敢,也思考科研,思考我的人生,漸漸地少了幼稚,多了幾分成熟。

  海納百川,取則行遠。

  (寄自美國)

  (作者為中國海洋大學和得州農工大學聯合培養的海洋學專業博士研究生)
(責任編輯:郝孟佳)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