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改革在大幕背后悄悄運行 雲南申請試點--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高考改革在大幕背后悄悄運行 雲南申請試點

2011年07月22日08:19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將“非考試”評價方式引入高考

  6月9日上午,高考結束后的第一天,雲南省20多萬高考考生,幾乎在同一時刻接到一份邀請參加升學指導測驗的通知。

  這一測驗是由教育部考試中心和雲南省招生考試院合作實施的“雲海工程”的內容之一。全部測驗免費,學生自願選擇參加與否。

  “測驗的題目有200多道,問題五花八門,很生活化,你用不著緊張地思考半天,也沒有讓你簡單地回答是或者不是,憑著直覺隨便填,挺好玩的。”

  回憶當時在網上填寫測驗試題的情景,昆明三中的徐璐同學還忍不住想笑。

  同學們並不了解,這份看似好玩的測驗題,實際上在不露聲色的情況下悄悄收集了許多連他們自己都沒察覺到的“個人秘密”,並成為指導其填報升學志願乃至今后職業生涯規劃的重要參考指南。

  更沒有人知道,一場由考試向評價轉化的高考改革試驗已在悄悄地運行當中。正在雲南、海南兩省實施的“雲海工程”,除了對考生的學科能力進行考核外,還引入了“非考試”的評價方式,如心理測驗、問卷調查等,來對學生學科能力以外的素質進行評價。

  從6月26日零時起,參加升學指導測驗的雲南考生都獲得了一份不同於以往成績通知單的“高考成績分析報告”。3天后,海南的5萬多名考生也拿到了同樣的報告單。

  從“通知”到“報告”雖然隻有兩字之差,完成的卻是從考試到評價的巨大轉變,對學生所產生的激勵作用是顯而易見的。很多考生從中更多的是看到了自己的優點,不再是沮喪的高考失敗者。

   雲南主動申請要當改革試點

  “多一把尺子,多一批人才!”

  教育部考試中心主任戴家干,聽到“雲海工程”第一年試水的信息反饋,在某種程度上感到欣慰,“過去我們嚷嚷了半天的‘從考試到評價’,現在終於有了一個拿起來能看見的雛形。”

  2005年,原在北師大任副校長的戴家干剛到教育部考試中心出任主任時,中心內部就有人小聲議論說,“嘿!這位新來的主任還顯得雄心勃勃的。”

  其時,正是高考改革感到壓力最大、氣氛最為沉悶的時候。先后啟動的幾個項目——如春季招生、標准分計算,均因各種原因進展不力,甚至出現了倒退。輿論環境相當糟糕。

  高考改革到底還要不要繼續往前走?又該怎麼走?

  作為1977年恢復高考的直接受益者,戴家干確實還想在高考改革方面有所作為,“因為這是事關社會公平的大事,能夠激發多少青年人的青春夢想啊!”

  和許多官員不同,戴家干從不懼怕到網上交流,也敢於對媒體和公眾發聲。他公開表示要“改造我們的考試”,提出高考改革要從單一考試向多元評價轉化的思路,同時沿著這個方向開始了一系列的探索實踐。

  2006年、2009年考試中心兩次引進學生能力國際評價PISA項目,組織多個省市進行試測研究,學習借鑒國際先進的評價技術的手段﹔2008年在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中植入評價理念,形成了分類評價報告﹔2010年、2011年兩次高水平院校聯考中的評價實踐,也得到了考生和招生院校的高度認可。

  “教育規劃綱要”明確提出要以考試招生制度改革作為突破口的目標要求,他立即組織中心工作人員對此議題進行了深入調研和小型試驗,努力將教育改革向“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目標推進。

  要實現從考試到評價的轉變,在更新教育理念的同時,還需要有一個高水平的團隊,以解決科學命題、科學測量以及計算機網絡的支撐能力等一系列技術問題。最為關鍵的是,如何找到改革的志同道合者?

  2010年11月的一天晚上,在昆明的一家賓館裡,來雲南參加 “兩基國檢”的戴家干與雲南省招生考試院院長、雲南省教育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朱華山就高考改革做了深入交流。

  聽說考試中心正在海南做考試評價的改革試點時,朱華山主動提出申請,“雲南雖然地處西部,但這些年來,無論是改革的外部環境,還是計算機、網絡的基礎性建設,我們都具備參與這項改革的條件!”

  將自主招生與多元評價盡快對接

  向學生提供多元評價的報告,這只是高考改革走出的最初一步。但在進入招生環節以后,學校按照高考總分排名,由高分到低分錄取的方式基本沒有改變。

  一直對改革懷有緊迫感的雲南省教育廳廳長羅崇敏不甘於此。他說:“改革是個系統工程。那種頭痛治頭,腳痛治腳,支離破碎,永遠陷於點上的改革隻會制造新的矛盾。看准了的事情就應該大膽去干!改革不能總是慢慢等,慢慢來,因為那麼多的學生、那麼多家長早已等不起了!”

  盡管教育部考試中心小心翼翼再三強調要把握好高考改革的節奏,但敢冒風險的羅崇敏還是要在自己權力所及的范圍內知難前行。日前,雲南省教育廳已作出決定,從今年開始,省屬高校將推行高校院系專家錄取制。招辦將考生按院系或大類投檔,各校組成的專家團隊在客觀分析考生的綜合素質情況之后,提出是否錄取的建議。新生入校以后,要根據其特點進行一年跟蹤,然后再確定個人的專業培養方向。

  這一舉措,意味著雲南方面已在主動嘗試將自主招生與多元評價結合起來,進一步推動高考制度的改革。

  其實,不只是在高層,基層不少與高考相關的改革也處於靜悄悄的進行之中。

  雲南是有色金屬的故鄉,而礦業冶金專業強又是中南大學的一個鮮明特色。7月2日上午,由中南大學與雲南省教育廳兩家共同嘗試的另一種形式的高考改革——高考之后進行自主招生的面試工作在雲南財經大學啟動。

  具體做法是,在原有的招生計劃之外,中南大學再拿出100個名額對雲南進行定向招生,雲南則為其單獨設置一個自主招生的特殊批次,將一本分數線以上、以中南大學為第一志願的700多名考生作為對象,按照招生計劃的兩倍人數進行初選,然后由中南大學派出的專家團隊按照考生總分成績+單科成績+面試進行綜合評定的方式擇優錄取。未被錄取者不影響后面的正常錄取。

  實際上,中南大學將自主招生放在高考之后的做法已在湖南省內試行了兩年,效果很好。對學生來說,大大減輕了在高考之前因提前備戰自主招生考試帶來的沉重負擔﹔根據高考后的成績和個人興趣來選擇志願,避免了盲目性,減少了功利性。對高校來說,運用高考的成績幫助篩選學生,既減少了學校單獨組織考試的巨大成本,也增強了學校自主招生的主動性。

  有資深專家認為,這一方法與目前普遍實行的考前自主招生最大的不同在於,以前學生參加自主招生是入門資格,高考成績是結果﹔現在是高考成績是入門資格,學校自主招生是結果。也就是說,考后自主招生既讓更多的學生真正擁有了選擇權,也讓更多的學校擁有了自主權。

  據悉,中南大學將高考后自主招生的做法拿到省外在更大范圍內進行試驗,是有關部門今年批准的唯一一家改革試點。

  “將學生的選擇權還給學生,改變學生學非所長、一考定終身的困境﹔將學校的辦學自主權還給學校,讓學校通過自主招生辦出各自特色。”讓人盡其才,這是高考改革的必然趨勢,也是將中國建設成為人力資源強國的必然要求。(記者 謝湘)
(責任編輯:楊迪)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