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女教師為不耽誤學生畢業拖成癌症晚期--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山村女教師為不耽誤學生畢業拖成癌症晚期

史宗偉

2011年07月19日08:34    來源:《重慶晚報》     手機看新聞

  眼下,對於廣大師生來說,正是一年一度暑假時光。很多的老師,想必正在或准備利用這段美好的時光,旅游、放鬆……

  但是,有這樣一位年輕的山村教師,她卻"利用"這個暑假,專門到醫院檢查身體。然而,令她沒想到的是,自己的病情已是癌症晚期!

  她是怎樣一個老師?她的病又是怎麼一回事?

  

曹瑾在重醫附二院接受治療 重慶晚報記者 史宗偉 實習生 周邦靜 攝



  “曹老師,身體好些了嗎,你一定要保重喲!”“還好。你性格最外向,在外要聽大人話,小心上當受騙……”昨日上午10點,23歲的鄉村女教師曹瑾躺在重醫附二院心胸外科病房26號病床上,伴隨著陣陣劇烈的胸腔疼痛,仍咬緊牙關回復了學生陶靜的短消息。

  病床上,在巫山縣平河小學當教師的曹瑾臉色蒼白,胸腔劇烈的疼痛陣陣發作,她的眼淚一次又一次從眼眶裡滾落而出。一旁的父親和男友,隨著她每次的呻吟悄然落淚。

  “這個娃兒太?了,不聽話呀!如果兩個月前就去檢查,結果或許沒有這樣惱火(糟糕)……”父親曹長華轉身跑出病房,不停地責怪女兒,眼淚奪眶而出。女兒生命垂危,父親心如刀絞。

  “雖然是惡性腫瘤,但如果在發現腹部脹疼等第一時間檢查,早期干預,患者的治療效果可能不同。”曹瑾的手術醫生張建波遺憾地表示,目前癌細胞擴散,嚴重危及到曹瑾的生命,給治療帶來了巨大的挑戰。

  那麼,兩個月前,曹瑾為什麼不去檢查呢?

  時間:5月1日

  事件:父母發現女兒不吃飯,要她去檢查

  結果:女兒說學生馬上要畢業考試,沒去

  “馬上去醫院檢查,小心拖成大病了!”父親曹長華說,女兒的學校離家有100多公裡,而且交通不便,在參加工作的一年時間裡,她隻回家四五次。5月1日,女兒好不容易放假回家,他和妻子看見女兒不吃飯,面色不好。當女兒說身體有些不適時,夫婦倆幾乎異口同聲地“命令”她,立即到縣人民醫院檢查。

  “學生馬上要畢業考試,現在太關鍵了,考試一完立即去醫院就是。”曹瑾當即回應父母,她手頭的畢業班學生考試在即,從學校到縣醫院檢查身體,至少要耽擱三四天,會很影響孩子們的學習。5月3日,曹瑾出門時,夫婦倆再次叮囑她到醫院檢查,曹瑾還應付了句“知道了”。但回到學校后,曹瑾仍然沒有去醫院。

  隨后的兩個月時間裡,曹長華經常打電話問女兒的身體狀況。但曹瑾都說是“老樣子,拖幾天沒問題。”見此,曹長華懇求女兒,把手頭的工作放一放,一定要去檢查身體。但女兒都沒有同意,理由隻有一個:她是34名小學六年級畢業生的班主任……

  在女兒的堅持下,曾經有過10多年代課經歷的父親也終於妥協,他也漸漸理解了女兒的心情。

  時間:6月20日

  事件:她始終喊肚子脹,男友再次勸她去檢查

  結果:她說:“明天就考試了,再拖幾天沒事”

  “她六月十七八號就吃不下飯了,但看著幾天后就要考試,她還是拒絕去醫院。”曹瑾的男朋友周志軍也十分后悔,幾次勸曹瑾去醫院,但都遭到拒絕。同樣,他最后也妥協了。

  周志軍說,6月20日,就在六年級學生畢業考試前一天,曹瑾始終喊肚子脹,一整天連半碗稀飯都沒吃下。他再次勸說曹瑾去醫院,不要再拖了。“明天就考試了,今天和明天去都差不多,再拖幾天,沒事,你放心吧。”曹瑾反而安慰起他來。

  第二天,曹瑾參加了畢業生考試監考。第三天,她又投入到改試卷工作中。手中34名學生順利畢業了,但曹瑾還是沒有去醫院。因為,作為巫山縣唯一一個“留守兒童營養工程”試點學校,關於留守兒童營養狀況大下訪工作,是暑假前的一個重要工作。早已連稀飯都很難喝下半碗的曹瑾堅持參加,並安慰勸她的男朋友和同事,等完全放暑假后,她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去檢查———上學期的工作基本完成,暑假沒了其他牽挂。

  “我和幾個同事勸了她無數回,但她就是不去醫院,一直要扛到暑假后去醫院。”昨日,與曹瑾同時到平河鄉小學任教的老師向小敏告訴記者,曹瑾的身體狀況一直比較差。兩個多月前,他們聽曹瑾說身體不舒服,就有同事和領導建議她去醫院。但曹瑾一直堅持,說到醫院檢查要耽誤好幾天,學生面臨畢業考試,她一走的話必須臨時換老師,在這個節骨眼上要影響孩子們學習。

  向小敏回憶,曹瑾腹部太脹吃不下飯,有時一天只是早上喝半碗稀飯,本就瘦弱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她的狀況讓同事們很擔心,但他們也很理解曹瑾的想法,隻希望早點放暑假。

  時間:7月3日

  學生畢業了,下訪搞完了,她終於去檢查

  結果:拖延最佳治療時間,癌細胞已擴散

  “我估計自己病得不輕,但沒想到有這麼嚴重,以為拖一兩個月可能沒有大礙。”曹瑾告訴記者,自從6月上旬開始,由於腹部太脹了,多吃一點東西就萬分難受。她每天最多喝大半碗稀飯,已經意識到自己的病情並不輕鬆。

  為什麼不去醫院檢查治療?曹瑾說,她和學生關系非常融洽,幾乎就是姐姐和弟妹的關系。如果自己在畢業考試前夕去檢查,一旦檢查出來有問題,就需要住院治療﹔即使不住院,從平河鄉到縣城,先坐車再坐船,加上檢查,一個來回至少要花三天時間。如此一來,自己為學生們准備的復習計劃要打亂,這個關鍵時期換老師,可是教學大忌呀。

  因此,曹瑾默默地為自己祈禱,希望自己能僥幸“過關”,再熬一段時間,等完成這學期的工作,再到醫院檢查。

  20天、10天、5天……其實,曹瑾每天都在暗自掐算著時間,希望時間快點過去。

  從5月1日到7月3日,對於曹瑾來說,無疑是關乎她生與死的60多天。

  直到7月3日,把所有工作完成后,曹瑾才在男朋友陪同下,前往巫山縣人民醫院檢查。檢查結果,猶如晴天霹靂:曹瑾患上嚴重腫瘤疾病,隨即被緊急轉院至重醫附二院。經診斷,曹瑾患上惡性淋巴瘤。11日,該院醫生將曹瑾腹中碗大的腫瘤切除。但由於拖延最佳治療時間,癌細胞擴散到肺部,導致她肺部感染嚴重積液。

  “雖然她病得不輕,但工作卻沒有落下半步。”曹瑾的搭檔王培元老師告訴記者,在最后一個多月時間裡,教學任務很重。作為班主任的曹瑾,不但要負責教學,還要照顧住讀孩子的生活起居:每天早上7點前必須起床,陪學生們晨練﹔白天除了上課,晚上還要輔導住讀學生,幾乎沒有休息時間……

  寧肯犧牲自己的健康,也不耽誤學生的學業!曹瑾,一個80后女孩,是什麼樣的力量在支撐她?
【1】 【2】 

 
(責任編輯:楊迪)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