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述:18歲那年我悄悄改了高考志願--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講述:18歲那年我悄悄改了高考志願

2011年07月12日08:32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我是家裡最小的孩子,父母很寵我,什麼東西,隻要我說一句,哪怕僅僅是一句無心的夸贊,父母也會很快給我弄來。

  上高中后,看到周圍女同學穿得越來越漂亮,我開始主動向父母伸手要錢。向媽媽要錢時,她竟然有一絲猶豫,這是我以前從不曾看到的。更令我不解的是,媽媽給外出求學的姐姐織了一件嶄新的毛衣,卻隻用剩余的毛線把我的舊毛衣袖口翻新了一下。我和姐姐個頭相仿,不熟悉的人看了都當我倆是雙胞胎,平時媽媽買東西都是一式兩份,這次是怎麼了?新毛線織的袖口並沒有讓我開心,一個女生看到我露出的毛衣袖口邊緣,竟然翻開我的外衣來查看。這讓我很受傷,我已不再是那個不諳世事的小丫頭,我明白她此舉的目的。

  大我3歲的哥哥馬上要參加高考了,每天早上媽媽都會給他煮一個雞蛋。我並不希罕什麼雞蛋,可是哥哥一吃雞蛋,媽媽的眼睛就往我這瞄,弄得我很不自在。

  班裡組織郊游,同學都帶著從商店裡買的雞蛋餅當午飯,我也向媽媽要錢去買,媽媽卻堅持在家自己做。看著媽媽做的那亂七八糟的雞蛋餅,我氣得連郊游都沒去。

  同桌向我借5元錢,我想幫他,隻能向媽媽要。為此我准備了很長時間,反復斟酌該怎麼張口。沒想到,媽媽竟然沒說什麼就把錢給我了。沒幾天,同桌就把錢還給我了,而媽媽也沒再提起這件事。而頂著貧困生帽子的我靈機一動,何不把這5元錢再借出去?就這樣,這5元錢在同學裡借來借去,我所要的不過是有錢的虛名。

  在我高考的前夕,我無意中看到哥哥留在家中的日記。“家裡隻有爸爸一個人上班,每個月才300多元錢,怎麼供得起三個孩子上學?為了我們,不喜經商的爸爸隻好硬著頭皮去賣雞,那天生意很好,買雞的人很多,本來可以賺一筆的,卻被地痞盯上了,整整一袋子的雞被偷走了,多日的辛苦,全白干了。”哥哥在日記中說,他要為父母分擔,不能讓兩個妹妹失學,要讓小妹吃上雞蛋。

  我明白了,哥哥是老大,好吃的和新衣服都輪不到他,上高中了,還穿著屁股有補丁的褲子去上學。哥哥上的學校不算好,但學費低,還有獎學金。大學四年基本沒怎麼花家裡的錢。

  我悄悄地改了高考志願,放棄了普通大學,轉投一所師專,因為這裡學費更低,還有獎學金。那一年我18歲。雖然前途漫漫,但看著頭發斑白的父母,我在內心說,我長大了,請讓我也來分擔家裡的經濟壓力!雖然父母在我18歲的生日時送給我的禮物仍然只是一枚煮熟的雞蛋,但是他們面對生活的態度,對我們的教育,那種責任,那種擔當,卻是傳承給我的最好的禮物。(萬弟娟)
(責任編輯:林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