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滿分作文"風沙渡"讓小吃店"風沙渡"紅了--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高考滿分作文"風沙渡"讓小吃店"風沙渡"紅了

2011年06月29日05:17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宜興一家名為"風沙渡"的小吃店昨天紅遍全國,這都要歸功於一篇今年江蘇高考的滿分作文。來自宜興中學的小伙王希今年高考作文得了滿分,在文章中,他以小吃店的店招"風沙渡"作引,全篇作文圍繞著"風沙渡",酣暢淋漓地闡述了拒絕平庸的主題,這篇作文也得到了閱卷專家的一致好評。正因為這篇滿分作文中多次提到了"風沙渡",經本報報道后,小吃店"風沙渡"紅了。不僅"風沙渡"域名已經被搶注,還有知名投資人認為"風沙渡"很可能成為一個餐飲連鎖品牌。

  
“風沙渡”域名被搶注。網絡截圖
小吃店“風沙渡”就在宜興陽羨路上。
店老板黃志強(圖左)。
宋杏芬是個律師兼作家。資料圖片


  “風沙渡”火了

  知名投資人稱“風沙渡”或成品牌

  昨天中午11點44分,本報官方微博貼出了關於記者昨日報道的微博,“很多讀者可能對25日本報刊登的高考滿分作文”風沙渡“記憶猶新。記者昨得知作文作者叫王希,和今年的省文科第一名孫曦是宜興中學同班同學。王希取得了388分的高分,已被北京大學”相中“。圖中就是王希的滿分作文,一起欣賞下吧。”

  一石激起千層浪,本報強大的號召力讓微博網友紛紛評論轉發,網友“@牛威nmoon”就感到了知音,“總覺得人生中應該經常與王希這樣的哥們把酒高談!再次推薦給大家看看這篇作文,至少是我心中的現代‘滕王閣賦’。”“@趙碩”也對王希膜拜得五體投地,“這不是能練出來的,天賦啊。”不少網友在作文裡讀到了勵志和趕超的意思,“拜讀一遍,甘敗下風。與懷揣夢想、執著追求之士共勉。”

  本報微博被不少微博名人都爭相轉發,除了各種網友的評論,財經廣告界人士也看到了作文中透露的商機,“@李亮兵品牌之道”感言,“真不錯。少年強則中國強,加油!”而財新雜志執行主編何剛和大裕投資機構執行董事陳朝暉也分別感慨,“風沙渡,一個美好的品牌。”“此文甚好,或可幫助”風沙渡“成為一個餐飲品牌。”

  “風沙渡”域名被搶注,叫賣 2.4萬

  聞風而動的網友遠遠不止這些財經廣告界的巨頭們,在昨天中午12:47,微博賬號“產品經理互聯網事便在本報官微評論通報,“高考滿分作文‘風沙渡’作者王希已和北大簽約。‘風沙渡’讓人記憶猶新, fengshadu.com 的域名保護,28日已被注冊!”

  記者按照域名網址登錄頁面后發現,網頁上赫然挂著“fengshadu.com待售,預購者請聯系:QQ: 1031706 非誠勿擾!謝謝!”的字樣。循著QQ號聯系上這位賣家,發現這是一個專業注冊域名為生的機構。賬號的歸屬地為“廣東深圳”。賣家“應軒”給這個域名開價2.4萬,並且說明了注冊的理由,“風沙渡,北大學生,滿分作為的餐館名字。是我朋友剛注冊的。”雖然搶注了這個眾人矚目的域名,但對於這個域名是否能夠被出售,賣家的信心並沒有那麼足,“養域名每年花上十萬。成本好高,賣的出去的沒幾個。也不指望一兩個域名能發財,只是攤平成本而已。”

  網友稱要去“風沙渡”沾點“仙氣”

  而就在昨天,“風沙渡”瞬間成為宜興著名論壇“陶都論壇”中的熱搜詞匯,記者在論壇上注冊后發現,不少宜興網友在為王希的滿分作文喝彩和自豪的同時,也大呼“風沙渡要火”。還有一些“不明真相”的網友開始詢問,“風沙渡在宜興哪裡?啥時候我也去不平庸一次。”“高考作文滿分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發現王希了﹔王希上北大已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風沙渡火了﹔風沙渡的酒菜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拒絕平庸了。”

  而微博上關於“風沙渡”的傳說也是高潮迭起。“據說老板要裝修店面了!”“還要改菜單呢,把作文印到菜單背面,活廣告啊。”不少網友還在感慨,要到風沙渡裡去“喝一盅”,甚至放言明年高考前要帶著孩子專門去這家小店“坐一坐”沾點“仙氣”。有不少網友還實地探訪了“風沙渡”,並拍下照片晒在論壇上。不過去的更多的是學生和老師,他們好奇“風沙渡”的店主到底是神馬人。

  “風沙渡”是個什麼樣的店?

  江蘇文科第一名孫曦實地探訪:

  “風沙渡”價錢不貴味道不錯

  風沙渡’一點也不起眼,我昨晚特意帶爸爸媽媽去搓了一頓。”今年省文科第一名孫曦說。昨天下午去學校后,同學們議論的都是“風沙渡”,大家開玩笑說,班上正打算聚餐,要不就拿著揚子晚報去,估計老板還不要錢呢。

  孫曦決定自己先去打探一下,先百度了一下地圖,找到了店址。她一邊騎自行車,一邊暗想這個店肯定要紅了。店並不難找,但的確門臉不大,風沙渡這個招牌倒是挺顯眼。轉了一圈后,孫曦回到家,決定帶上爸媽去吃晚飯。即將進入復旦新聞專業的孫曦已經頗有記者的敏感,特意帶上了相機,這邊拍拍那邊拍拍。“人不多,開始就我們一桌,老板也沒注意到我們。后來正吃著老板突然走過來,說,你是不是今年的高考文科狀元啊?呵呵,被認出來了。”不過因為人漸漸多了,老板忙著收銀招待,也沒繼續聊了。

  “老板30多歲,不過,他說他並不是‘風沙渡’的命名者,因為他六年前接手盤下店的時候,就已經是這個名字了。”孫曦說。

  菜怎麼樣呢?孫曦一家吃的相當滿意,“幾個招牌菜都點了,什麼鵝掌、肚片之類的,味道不錯,6個菜才花了115塊!”

  滿分作文王希的姑姑前去感謝:

  有你這家店才有侄子滿分作文

  成為了全省家喻戶曉的名人,王希的生活並沒有因此而打亂,昨天上午依然按照老師的要求,回到學校遞交了志願草表,下午則和同學在KTV裡HIGH了一把。對於這個給自己帶來靈感的小餐館“風沙渡”,王希並沒有動過“實地踩點”的念頭。其實在高考之前也並不知道有這樣一家給餐飲小店的存在。“平時到學校都是坐2路公交車,高考那天是媽媽開車送我,改變了線路,所以才偶然看到了風沙渡的店招牌。”隨后他又給記者發來了短信做進一步解釋,“我只是寫作文,真去不去那個飯店無所謂。真去的話反而不美了。”

  但本報的報道還是讓王希感到了生活中的微妙變化,坐在公交車上回家的時候,他聽到公交車司機都在和別人談論著自己的這篇滿分作文,“這個小孩了不起,這個老師很牛啊。”王希竊喜,但還是淡定的。

  不淡定的是他姑姑。

  27號晚上得知王希的作文被本報高考優秀作文版面刊登后,王希的姑媽王玉琴就激動壞了。王玉琴家就住在宜興公交公司對面,與“風沙渡”餐館僅一街之隔。如果不是王希的作文裡提到“風沙渡”的名字,在“風沙渡”對面住了多年的王玉琴壓根沒有留心有這麼個店。

  王玉琴在前天晚上下班的路上特地造訪了這家平凡的小吃店,還帶上一份復印的揚子晚報。門口的大煤爐旁的老板依然在平靜地准備著各種吃食,店主還沒有意識到小店的名聲會因為一篇高考滿分作文而一炮打響。

  “向您報個喜,我侄兒已經被北大錄取了!謝謝你起了個這麼好的名字,幫助我侄兒的高考作文拿了高分。”王玉琴的報喜充滿誠意,而店老板也客氣地回答,“孩子寫得好,這也是我們店裡的福氣。”

  “風沙渡”老板自述

  店是自己盤下來的,之前就叫“風沙渡”

  記者隨后電話追蹤到了幾乎已被“神話”的店老板。“感謝揚子晚報啊,你來宜興我請你吃飯!”老板叫黃志強,今年37歲,性格很豪爽,一聽是揚子晚報記者馬上笑了。

  “我天天都看揚子晚報,所以那天優秀作文一登,我就看到了。但是沒想到會火得這麼快!”這家店他開了6年了,從前任店主手中盤下來的時候,就已經叫風沙渡了。估計這個店名已經存在十幾年了,生意一直都不錯。“我怎麼也想不到這個事情啊,一家人都高興壞了!”不過似乎黃老板對於什麼注冊域名,開連鎖餐飲之類的並不熱心,“我也不懂什麼知識產權之類的,我的想法很簡單,也沒什麼大的理想抱負,就是想把小店經營好,我就是個平平常常的人。”

  不過,黃老板也頗有經營頭腦。昨晚11點多電話裡的黃老板仍忙的不可開交,他正打算在菜單背后印上王希的滿分作文,“你說這樣行不行?”他征求起記者的意見。“不過菜單上要不要多加兩個菜我得和我的同事商量一下,總得對得起顧客你說是不是?”“裝修店面的事,以后再說。”

  為什麼會取名“風沙渡”?

  取名的是隔壁店主親戚,她是個律師兼作家

  “風沙渡”寓意經得起風吹雨打

  從黃老板的口中,記者得知,給風沙渡取名的是隔壁店主的親戚,一位女律師。幾經周折,記者聯系上了她。1955年出生的她叫宋杏芬。在宜興,名氣蠻響,不單純是因為律師的身份,而且是不折不扣的“文青”,省作協會員,到今年已經出了第九本書了,包括散文集、詩集等。

  “風沙渡”是她隨口取的名

  “大約是90年代初期,我認識了風沙渡的原老板,他們是一對夫妻,丈夫是部隊轉業后在聯運公司工作,可后來聯運公司改制,他們就決定開家小吃店,地點在我姐姐家店的隔壁,我經常到姐姐家去,也常常跟他們聊天。知道他們生活不易,能想辦法改變很不錯,常鼓勵他們。他們就讓我給起個店名,要特別點,不能和人家重復。我一想,就說:風沙渡。他們問,什麼意思啊?我就解釋說,你們這一輩子也算經歷了溝溝坎坎,很不容易,現在又要開始新的事業,取名風沙渡就是說你們經得起風沙吹打,什麼溝坎都跨得過來。等你們以后生意做大了,我來給你們當法律顧問!他們夫妻倆很高興,說,你是文化人,我們就用這個名字!”

  小店開張之后,宋杏芬經常去光顧,想盡量幫他們。還好生意一直都不錯。“大概是90年代后期吧,我新書出版了,我還特意到店裡送給他們,一本是《向往美好》,一本是《種植心靈》,我跟他們說,遇到困難時一定要向往美好。不過這幾年,我上班地點搬到了城南,這家店在城北,漸漸就疏遠了,不過我心裡還常常惦記他們。”

  她已經出了9本書

  宋杏芬沒有讀過王希的這篇文章,在他的筆下,“風沙渡”的主人“如果不是一個來自黃土高原的漢子,也必是腹藏詩書但不得不囿於世俗的文人。否則怎麼會有如此豪情、如此透著古韻氣息的招牌?”當記者把這段話讀給宋杏芬聽的時候,她笑了。“我要讓他失望了,我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婦女。”

  其實,宋杏芬並不普通。

  “我也算飽經風霜吧,70年代的高中畢業生,畢業后沒有大學可考,恢復高考后參加自學考試,學的法律,好不容易拿到了大專文憑,然后又考律師資格,考了好多次,終於拿到了律師資格。我從小喜歡文學創作,但因為一直在辛苦考試,沒辦法堅持,一直到后來工作穩定下來,才開始寫作。”

  “工作實在太忙了,白天忙案子,回家作為女人又要忙家務,還有各種應酬,我常常等夜深人靜才開始寫作,所以一般都是凌晨兩三點鐘才睡。人家都說我精力透支了,我自己感覺還好,我心態很年輕,因為我喜歡文學,我喜歡寫作。”

  這些年宋杏芬的書陸續問世,今年出到第九本《精神家園》,有散文集《向往美好》、《種植心靈》、《精神家園》﹔詩集《與你心語》、《水鄉音韻》、《五個人的天堂》(合集)、《作家與讀者》(專輯)和《冰上的旋律》﹔戲劇小品集《今晚的月亮》。

  “我是個樂天派,從小有這愛好,我們這一代人,接受的是正統教育,看《紅岩》長大,覺得寫得很好,慢慢就愛上了,書越看越多,自己就想寫了。我也沒什麼高尚的理論,人家空閑打打麻將,我就寫點文字,想留點文字給子孫。” 楊甜子 張琳
(責任編輯:崔東)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