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杠少年"遭罵 家長堅稱教育方式正確--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五道杠少年"遭罵 家長堅稱教育方式正確

2011年05月16日14:58    來源:《齊魯晚報》     手機看新聞

  在現行的教育制度和社會價值取向下,黃藝博只是這個社會最正常不過的產品,這促使我們有必要重新思考:今天,我們究竟怎樣做父母?

  


  21世紀教育研究院研究員王麗認為,這次“五道杠”事件促使人們再次反思中國教育存在的問題,但她對反思的結果並不樂觀:“這次‘五道杠’事件究竟能讓多少還身處同樣價值觀下的孩子和孩子的父母們有所反思,我是悲觀的。無論媒體如何炒作,社會、父母的警醒也許只是一陣子,因為整個社會大環境、利益鏈、價值觀沒有變化,個人無法脫離大環境。”

  黃藝博年紀小小,卻“官樣”十足,被網民戲稱為“五道杠少年”。

  “五道杠”帶著極強的政治隱喻刺痛了國人的神經,在外人看來,這是家庭教育的悲哀。不過,黃藝博的父親至今不認為自己錯了,履歷光鮮、頭銜等身的兒子是他的驕傲,即便爭議再大,他也絕不輕易否定自己的教育方式。

  黃藝博到底是個孩子,他要走什麼樣的路,取決於他父親黃宏章,但也取決於他自己。從最初挖苦、揶揄黃藝博開始,討伐的矛頭日漸指向整個教育制度和社會價值取向,最后發現黃藝博只是這個社會最正常不過的產品,這促使我們思考:今天,我們究竟如何做父母?

  “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那樣說我”

  黃藝博的父親黃宏章說:“藝博表現得非常淡定,這次經歷也是他的寶貴財富,他會因此變得更成熟。”

  “他是希特勒,阿道夫·希特勒。”5月10日下午3點多,在湖北華一寄宿學校的操場邊上,穿著肥大校服的黃藝博正跟身邊的幾個同學爭論著。

  武漢市的高溫晴熱天氣已經持續了一個禮拜,當天,該市開始人工增雨。下午的時候,天空變得陰沉起來,操場上刮起難得的颼颼涼風,憋了太久的孩子們一窩蜂似地追著足球在場上飛奔。而遠處場邊的看台上,黃藝博則和幾個同學四處游蕩,他們的嘴裡一直閑扯著歷史人物故事。

  此時,黃藝博的媽媽馬曉麗已經趕到了這所位於武漢郊區的寄宿學校,在門衛處換完証件,她就急匆匆地走進了初一四班教室,安靜地坐在兒子黃藝博的座位上。其他學生的家長也都來了,班主任夏曉瑩開始主持起家長會。

  匯報班級的近況,勸告家長們要多關心理解孩子,整場家長會並沒有特別的內容,始終沒有提到黃藝博的名字。

  下課鈴一響,黃藝博就從操場跑回來了,開完會的馬曉麗走過來摸摸兒子的頭,母子倆站在走廊裡聊起來。

  “這孩子(黃藝博)能感到自己現在是紅人了。”看著黃藝博母子倆在一起,學校的一位副校長說學校在盡量淡化“五道杠”風波,不提這件事,也不接受任何採訪。

  黃藝博的父親黃宏章在電話中告訴本報記者:“在學校裡,他的同學還是和往常一樣跟他相處,說明藝博在學校的表現還可以,同學們敬重他,哪怕是后來網上出現的‘不屑弟’,那個孩子和藝博關系其實很好的,是哥們兒,他只是剛好做了個鬼臉被無聊的人抓住了。”

  就在剛剛過去的“五一”,這個家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以至於黃宏章想抓住任何機會發出自己的辯解聲。

  這場危機的導火索源於2011年3月本地媒體的一篇報道,這讓諳熟媒體工作的黃宏章始料不及。此前,作為兒童培養的范例,黃藝博一家已不是第一次登上報紙供人學習仿效了。而這次,在最終刊發的新聞稿中,黃藝博比之前任何報道中的形象都更優秀,他被描述成一個極具政治素養的“天才兒童”———兩三歲開始看《新聞聯播》,7歲開始堅持每天讀《人民日報》、《參考消息》,隻關注國內外新聞大事,從不玩游戲,其在政史上的許多見解,甚至已超出了在公務員系統裡做政工干部的父親所能理解的范疇。

  “我當時就感覺有些夸大其詞了,這還是正常的小孩嗎?”看過報紙后,黃宏章有些擔心,但並沒在意。不料這篇文章配上黃藝博與父母郊游時肩扛“五道杠”、系著紅領巾的照片開始在互聯網發酵,最終招來罵聲一片。

  有網友說:“至多見過‘三道杠’,‘五道杠’實在太霸道!”好事者再仔細檢索有關黃藝博的信息,發現了更多。作為武漢市少先隊副總隊長的黃藝博的博客被曝光,“官樣”照片陸續傳出,歷次針對他的宣傳報道也被人結集。

  “舉止過於成人化”,“官味十足”,“功利主義教育的產物”,此類批評黃藝博的聲音紛至沓來,讓黃宏章一家在“五一”假日裡陷入了空前的恐慌。

  在父母的陪伴下過完漫長的“五一”節,黃藝博回到學校,獨自去揣度互聯網上還在不停涌動的“五道杠”風波。在一個中午,兒子在電話中對黃宏章說:“我是個好孩子,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那樣說我,但不要理會他們怎麼說,我做慈善、做好事肯定沒錯。”

  這讓黃宏章寬慰不少,他說:“藝博表現得非常淡定,這次經歷也是他的寶貴財富,他會因此變得更成熟。”

  上午最后一節的語文課上,黃藝博揚著頭仔細聽講,然后在筆記本上記下要點,跟其他孩子並無不同。下午第一節的英語課已經開始了,他才慌忙跑回來,貓著身子從后門溜進教室,和同學們一起唱起西城男孩的《陽光下的季節》。此時,就連他的聲音也分辨不出來了。
【1】 【2】 

 
(責任編輯:王泓漓(實習))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