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幼兒園到大學畢業 四個城鄉家庭的教育賬本--教育頻道 中國最權威教育網站_人民網--人民網
人民網

民生視線·百姓為何不願花錢·教育負擔

從上幼兒園到大學畢業 四個城鄉家庭的教育賬本

2011年05月05日08:1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家裡有個上學娃,想花的錢不敢花"--這恐怕是當下許多家庭的真實想法。

  盡管收入有高有低,但涉及孩子的教育支出,每個家庭都是盡可能給孩子提供最好的環境,教育支出因此成為多數城鄉家庭一個沉重的負擔。

  
南京培訓機構面向幼兒園大班孩子推出專門應對重點小學面試的“包過班”,12節課11000元。“幼小銜接班”成了一些家長趨之若?的學前“必修課”。(jiaozi繪)

  一般來說,中青年齡段的居民對消費的貢獻率最高,但是,這部分人群恰恰要面對子女長達15年左右的教育支出問題,而隨著近年來教育費用的持續攀升,強化了居民的儲蓄願望,讓消費主力成為儲蓄主力,進而制約我國城鄉居民的即期消費。

  ① 農民屈昆:

  農村供個孩子讀書挺吃力

  沈陽市沈北新區的農民屈昆剛剛在開發區的“街上”買了房。房價16萬元,首付款差不多耗掉了父母和他兩代人的“存款”,還和親戚們借了幾萬元。

  “如果不是孩子下半年上小學,我不會下決心進城買房。”屈昆一家五口還是農村戶口,家裡還有地,一年地裡收入七八千元,他和妻子在開發區一家做剎車閥的企業上班,兩人月收入4000元,即使在農村,這樣的家境也不算富裕。

  “孩子上幼兒園階段,每個月學費、伙食費就得1000多元,差不多用去1/4的家庭收入。下半年進城上學,每個月最少得1500塊錢。”他說,這還不包括伙食費和臨時收的各項雜費。村子裡也有小學,各項費用雖比城裡低,但教育質量屈昆信不過。“10多個老師,隻有20來個學生。老師不成!不過沒辦法,好老師誰來農村?能走的也都走了。”

  買了新房后,屈昆家每個月得還1000多元的房貸,日子更要精打細算。“按現在的收入,供完小學沒問題,往后的學費就得從長計議。”為了減輕高中、大學的學費壓力,屈昆在孩子1歲那年聽人勸買了份“鴻運少兒”商業分紅保險,“從1歲到15歲,每年交1700元,高中、大學階段能返回4萬元。”屈昆很為這個決定自豪。“就算錢不湊手,我也先借錢墊上保費。我們農民,收入低,又不懂炒股、理財啥的。買這個保險,就是強制自己存點錢,別等孩子需要時拿不出。”

  現在屈昆經常帶孩子進城去看看自家那正在蓋著的樓房,還有旁邊的小學校。“我得讓他知道家裡為他上學、有出息,可是下了本了。不讀書改換門庭,將來他還得回來種地!”屈昆說。

  點評

  在農村,由於近年來義務教育實行免除學費、書本費和給予伙食費、寄宿費補貼等政策,農民家庭直接的教育負擔大為減輕。

  但隨著農村學校布局調整,集中教學資源,產生了大量新的家庭教育支出,比如交通費、伙食費、住宿費等,農村學生的其他上學成本反而較從前增加了。

  此外,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速,許多農村學校面臨嚴重的“生源不足”和“教員不足”問題,讓農村學生不得不進城上學,“提著火盆走山路”、“背著紅芋進課堂”的情景,讓人心酸。

  在一些欠發達地區的農村,教育費用已成為農戶最主要支出,許多家庭為此背上沉重債務。吉林省白城市一份對當地40戶農戶的調查顯示, 2008年,這40戶家庭子女人均教育費用12562.5元,佔戶均家庭總收入約60%,農民子女人均教育費用相當於4個農民一年的純收入。

  ② 公務員蔡錫元:

  女兒大學畢業前,不敢隨便花錢

  蔡錫元是河南省某地級市科級公務員,月收入3600元左右,他愛人在事業單位,月收入2000元。“在我們這兒,跟同齡人比,我倆的收入還算不錯。”

  但細細算起家庭開支,蔡錫元並不輕鬆。“家裡基本上沒有什麼高消費,女兒剛上初三,不等她大學畢業,我們是不敢隨便花錢的。”

  為了讓孩子上當地的好初中“小班”,蔡錫元每學期要交4400多元學費,此外書本費、考試費、資料費,每學期差不多要交500元。“伙食費分三檔,6元、8元和10元的。咱孩子正在長身體,每天吃個中檔的,一個月22天就得176元,再加上牛奶,將近200元。”蔡錫元說,這些錢還是“有數的”,要是加上“補課費”,一般家庭就很吃力了。

  “數學、語文、外語、物理、化學都補課,每個星期一次,一門課每個月300至450元,你算算,要是孩子功課差點,五門都得補,家裡得掏多少錢?!”此外寒、暑假也補習,20天400元,都是孩子自己的任課老師、班主任上課。“講新課,你不去就跟不上,去了就得交錢,家長沒有任何辦法說‘不’。”

  “之前上面也多次查補課的事兒,但往往是一陣風。搞得老師們也‘精’了,都等補課結束后,聽聽風聲再收錢,反正家長們不敢賴。”蔡錫元說。

  “不過,說心裡話,我們也能理解老師的做法。其一,現在的應試教育,老師給你孩子補課是對孩子前程負責﹔再者,老師們的待遇實在太低了。中學教師一個月1800元左右的工資,還不如外出打工的農民工,確實不能體現他們的付出。”

  蔡錫元說,以現在的家庭收入,供孩子讀大學不成問題,不過還不敢奢望將來送孩子出國什麼的。“一年幾十萬,家裡要賣房子才能供得起。回國后如果沒有關系,可能連工作都找不著,不值!”蔡錫元說,他有在縣城和農村的親戚,干脆讓孩子中學畢業后上中專、技校這類“藍領搖籃”,一是學費低、二來找工作靠譜點。“教育負擔重,很多家庭根本沒有能力讓孩子選擇自己的人生。”蔡錫元說。

  點評

  目前義務教育階段的學費雖然免除,但家長們仍要面對名目繁多的“費”,如補課費、擇校費、贊助費、住宿費等。“一邊免費、一邊收費”現象比比皆是。2009年審計署的審計報告顯示,2006年—2007年,全國共有19個城市的教育部門和學校違規收取擇校、補課、贊助等費用5.02億元。

  教育支出對中等收入群體消費預期的影響最大——對於各種與“分數”挂鉤的學雜費,他們既不能像高收入人群那樣絲毫“不在乎”,也不能像低收入家庭那樣徹底“不敢想”。在這種情況下,國家對教育連年增加投入的“好處”就會被抵消,即便是擴大消費的中堅力量——中等收入家庭,也將陷入“隻要家裡有個上學娃,想花的錢也不敢花”的困境。
【1】 【2】 

 
(責任編輯:郝孟佳)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