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美兒 “我想打破亞裔富不過三代的魔咒”--人民網教育頻道 中國最權威教育網站--人民網
人民網

蔡美兒 “我想打破亞裔富不過三代的魔咒”

2011年02月25日09:4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蔡美兒(左二)和她的丈夫、女兒


  新年伊始,華裔虎媽、美國耶魯大學教授蔡美兒制定10條家規、採用高壓手段管教女兒的故事,引發了中美育兒理念的大討論——美國一些媒體認為,在教育子女方面,中國母親的嚴格教育方式似乎更見成效。正在素質教育之路上蹣跚起步的中國母親們則開始困惑:寬鬆的家庭氛圍,不是更能培養孩子的創造力嗎?

  近日,通過電郵、電話等方式,本報對話蔡美兒。

  京華時報:“虎媽”這個稱呼是誰給你的?

  蔡美兒:我對女兒要求嚴格,她們有時受不了,背著我叫我“母老虎”、“伏地魔”。我先生杰德是一個有猶太血統的美國人,認為我的要求太高太強硬,讓家裡太緊張,不自由,不滿或開玩笑時,就喊我“虎媽”。我和他簽協議讓他不要干預我對孩子進行中國式教育,我問他,你是否有更好的教育方法?沒有,請配合我。

  我給兩個女兒制定了10條清規戒律。在學習上,我不准她們任何一門成績低於“A”。大女兒索菲婭五年級時,有次乘法速算測試得了第二。我每晚讓她做20張試卷,每張100道速算題,我在一旁掐著秒表計時。一周強化訓練后,索菲婭次次穩拿第一。小女兒露露有次沒做考試加分題,我告訴她家教良好的孩子都應做加分題,正是這些實實在在的分數將優秀和平庸區別開來。

  京華時報:效果怎樣?

  蔡美兒:兩個女兒保持著門門功課皆“A”的全優紀錄。索菲婭3歲開始彈鋼琴,14歲就在卡內基音樂大廳表演。露露練小提琴,12歲成為耶魯青年管弦樂團首席小提琴手。

  京華時報:你不讓女兒參加同伴聚會?

  蔡美兒:因為會耽誤練琴時間。有一次,索菲婭一直央求說她想參加最好朋友的生日聚會,我心一軟就答應了。可第二天早上她回家后很焦躁,也沒心練琴了。一盤問才知道,她一整晚都在聽一位同學談論對性的神秘嘗試。我后悔讓孩子接觸這類糟粕聚會。

  京華時報:孩子們不聽怎麼辦?

  蔡美兒:小孩子的天性就是喜歡玩,她們抵制學習、練琴這類枯燥的事。

  我和露露的第一次沖突發生在一個天寒地凍的下午,那時她才3歲。我要求她練琴,結果她連打帶踹,又哭又鬧,我忍無可忍將她拖到門外。也許是為了表示反抗,索菲婭還偷著將鋼琴咬得到處是牙印。當她們不好好練琴時,我會威脅她們不准吃飯,要燒掉其所有的絨毛玩具,罵她們“垃圾”。我每時每分都得軟硬兼施,用盡了咒罵、威脅、賄賂、利誘等一切辦法,讓她們做一些現在不樂意、但將來有益處的事情。

  京華時報:你會退讓嗎?

  蔡美兒:要視情況來定。有一次我們到俄羅斯旅行。在一家咖啡館內,我讓露露嘗一粒魚子醬,她不同意。面對我的堅持,她發瘋似的說我令人恐怖,要她做的這一切實際上是為我自己!

  我最終想清楚,當她已經長大時,我應該把一些選擇權還給她。我同意露露辭去首席小提琴手的職務,改打自己喜歡的網球。

  京華時報:什麼令你對女兒如此嚴格?

  蔡美兒:我想打破亞裔富不過三代的“魔咒”:一代移民終於實現了“美國夢”,省吃儉用,將所掙的每一分錢和巨大的精力投資在孩子的教育上。第二代移民相對優秀,但他們教育孩子不太嚴厲。第三代移民生活很舒適,認為個人權利受憲法保護,不願付出辛苦,就會走下坡路。

  京華時報:你小時候父母如何教育你?

  蔡美兒:8年級時我歷史考了第二名,頒獎儀式結束后,父親說“千萬不要再讓我像這樣丟臉了”。我當時也經常抱怨,我的事為什麼他們老做主。父母堅持讓我讀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說可以住家裡。我想擺脫“虎籠”,於是偽造父親的簽字悄悄申請了哈佛大學並被錄取。父親為此折騰了整整一宿,一邊因我違抗父命大發雷霆,一邊又為我考取哈佛而驕傲。

  回頭看,我很理解、也很感激父母。我相信,我的孩子最終也會理解我。

  京華時報:中西方媽媽教育孩子的方式有什麼不同?

  蔡美兒:西式教育在意孩子的自尊和心理感受,讓孩子自由,有創造力和想象力,但也直接造成孩子關注吃喝玩樂、看影碟電視、不勤奮上進、遇到問題退縮等種種問題﹔中式教育通過大量的訓練使孩子強化意志力,能培養良好的學習習慣,但過於重視分數和排名。其實,兩種教育方式應達到一個理想的平衡狀態,孩子才會長成我們期待的那樣。

  孩子年幼時,不了解社會,也不可能會有明智、成熟的選擇,家長要負起這個責任。隨著孩子逐漸成熟,家長就應該放手。

  
(責任編輯:孫曉雨(實習))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