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季,想起自己那糊涂又快樂的大學時光--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畢業季,想起自己那糊涂又快樂的大學時光

2012年06月11日14:48    來源:人民網-教育頻道     手機看新聞

  人民網布魯塞爾6月11日電 (記者 張杰) 又是6,7月,又是憧憬明天,懼怕明天的時候。你穿上球衣,泡在校園的球場上,看著那夕陽無限好,看著那些陌生、年輕的面孔,發現再也追不上他們,你聽著他們對你說,學長,踢一場吧,感覺又舒服又落寞。 

  你看著睡在你下鋪的兄弟,似乎他提著包走進這個宿舍的時候就是昨天,似乎感覺四年見,兩個人之間的話說的太少太少。

  你又被社團拉去聚餐,晚輩們前輩前輩地叫著,大大滿足了自己心裡的虛榮,你和他們在一起流汗流淚別人沒有看到,但大家心裡清楚。你的文人騷客氣質引來一幫小字輩文青跟你飲酒對詩,結果雙拳難敵群手,被一幫人架回了宿舍。

  你看著班裡的離愁別緒,自己似乎也滿懷離愁,你參加了班裡組織的畢業旅行,又和下鋪和死黨遠足,遠足時感慨祖國真大,更感慨此后的日子大家要天各一方。

  你回到學校,第一次對不喜歡的同學說了拒絕,第一次對喜歡的異性表達了愛意,雖然換來的都是冷眼,但是自己卻感覺,四年來第一次拒絕別人和被別人拒絕都是一件值得紀念的事情。

  你參加了班裡組織的聚餐,只是吃的沒有喝的多,喝的沒有哭的多,然后順心或違心地同全班的同學擁抱,但回頭想想,抱的那一刻都是很傷心的。你還第一次同班裡的女同學握手、擁抱,此時的握手或許就是告別。聚餐當晚,你在宿舍吐的滿地,才是你昨晚喝多的証明。

  發畢業証的那天,大家畢業禮服照相,你也和大家一起極盡各種搞笑、動情之能事,你和同學一起扔起學位帽,然后悄悄撿起落到地上的帽子,在一旁看著那些把帽子扔到房頂樹梢的同學偷偷發笑。

  畢業那天晚上,喝醉的你在宿舍樓和哥們抱著吉他嚎叫,引得樓長留著淚向你求饒,引得明天還要考試的晚輩們向你求情----別唱了,把狼招來了!所以隻能走到操場上,同幾個老鄉抱在一起哭,明天就是天各一方了。

  還好大部分的同學都考了研,似乎沒有感到他們的離開。可是第二天一早,下鋪的床便是空的了,他默默地走了,沒有跟任何人說,也沒有讓你送他,你覺得很遺憾,於是買了全班最晚走的票,把能送走的同學都送到火車站,抑制住想哭的沖動把他們送上火車,感覺為送他們而睡過火車站、澡堂子都是值得的。

  真正當自己要走的時候,你發現自己是被樓長攆出宿舍樓的,因為走的太晚,宿舍封樓了,無奈的你,最后一天借宿在同學租的房子裡,心裡感覺有人收留的感覺真好。

  其實,這個你就是每一個大學畢業生自己,我們早已背起行囊,走在生活的道路上,但是每當此時,就會想起自己那糊涂又快樂的大學時光,想起那些各式各樣的同學,想起那個自己痛罵不已而又不許其他人說一句壞話的母校,想起學校附近餐館裡的美味佳肴、以及在餐館裡和同學暢想未來的自己。那些美好的時光,就是自己無憂無慮的青春的最后的一份記憶。
(責任編輯:郝孟佳、林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