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義務教育補助資金疑被“吃空餉”--人民網教育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農村義務教育補助資金疑被“吃空餉”

2012年06月04日08:52  王帝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本該惠及每一名農村學生的農村義務教育公用經費補助資金,卻招致湖北省陽新縣受義務教育學生人數頻頻“鬧鬼”。

  中國青年報記者在實地調查發現,在官方統計信息中,“蹦”出幾千名在學校難尋蹤跡的學生領此補助,已不是個案,甚至一些本不存在的“幽靈學校”,仍在領著農村義務教育公用經費補助資金。

  陽新縣受義務教育學生人數是否存在虛報?如果有,那麼“空餉”又流向了何處?

  從政府信息中“蹦”出3000名學生領補助

  湖北省陽新縣白沙鎮白沙中學的一位學生家長,發現了一個令她震驚的事實:在政府公開的文件上,她的孩子莫名多出了3000名同學。而這3000人,在現實中並不存在於白沙中學。這位家長不禁疑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在白沙中學網站上公布的《2010∼2011年(秋)期中學生異動情況通報》上顯示,白沙中學作為初中,共有2147人。

  根據湖北省財政和編制政務公開網(以下簡稱“公開網”——記者注)上公開的《陽新縣農村義務教育公用經費補助資金2010年統計數據》,當年白沙中學學生人數為5266人,以當年初中每生每年500元標准,分兩次撥款各獲得1316500元。比較之下,學校公布的人數與公開網上公布的人數相差3119人。而在2011年的統計數據中,白沙中學的學生人數變為4465人。

  學校數據與官方數據大相徑庭,哪個數字才是真實的?為此,中國青年報記者赴實地採訪。

  在白沙中學的公開信息中,記者看到,2010年白沙中學共有七、八、九三個年級(陽新縣在《義務教育課程標准》實施后,初一、初二、初三分別改稱為七、八、九年級——記者注),每個年級分別有14、15、13個班,開學時統計的在校人數分別為649、762、736人,共有2147人。

  這個數字接近於記者在實地採訪時了解到的情況。

  通過與白沙中學數位師生交談,記者發現,近幾年,白沙中學的學生人數均沒有達到官方所公布的四五千人。“今年八年級有11個班,平均每個班四五十個人﹔七年級學生也隻有10個班、五六百人﹔九年級總共12個班,每班也不超過五十人﹔這三個年級加起來,再翻一倍也到不了5000人。”白沙中學的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說。

  一中學實際上課學生數僅為政府公開信息中的四分之一

  實際學生人數與政府公開信息中學生人數不符的現象不隻一例,記者在陽新縣另一所中學(應採訪對象要求,此處匿名——記者注)也有類似的狀況。與白沙中學不同的是,這所中學實際學生數僅為政府公開信息中數目的四分之一。

  在公開網2011年的數據上,記者發現,此中學在校人數共有3000人左右。

  而記者在該中學詢問了多名學生后得知,這裡現共有七年級、八年級和九年級三個年級。共有十幾個班,每班約有三四十人。

  “絕對沒超過1000人。”一位九年級的學生告訴記者。

  一位學校的工作人員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此中學學生人數應為700人左右,這個數字也僅是官方公布數據的四分之一。

  此外,記者發現,不僅中學的學生數據存在問題,小學也不例外。

  韋源口鎮的東湖完全小學就是一例。東湖完全小學的一位老師告訴記者,全校一到六年級一共7個班,285人,“每個班最多45人,最少27人。”與之前兩所中學相同的是,這個小學的人數在公開網上的統計數據,同樣與採訪結果不符,2011年的數據為538人。

  這位老師還告訴記者,學校的學生人數雖然會有變動,但這幾年來“沒有大的變化”。

  隻存在於文件中的“幽靈”小學

  在陽新縣農村義務教育公用經費補助資金近幾年的統計數據中,記者發現,除政府公開的學生數有以少報多的情況外,一些本不存在的“幽靈學校”仍在領著農村義務教育公用經費補助資金。

  在《陽新縣農村義務教育公用經費補助資金2011年的統計數據》中,韋源口鎮羅於坵村的羅於坵初級小學學生人數為21人,並最終獲得撥款10500元。2009年上報的羅於坵小學在校人數為202人,獲得撥款60600元﹔2010年,在校人數為162人,獲得撥款金額48600元。

  誰知,這所在文件上一直有學生、有補助的學校,已被裁撤了4年有余。

  在村民的指引下,記者找到了位於韋源口鎮羅於坵村的羅於坵初級小學原址。緊鎖的鐵門內外,被高過腳踝的荒草覆蓋,破敗的門窗和空空如野的屋子,無不宣告著這裡已經被廢棄。隻有牆上蒙塵的黑板,還能証明這裡曾是孩子們獲取知識的樂園。

  周圍的村民告訴記者,這個學校早在四五年前就已經被裁撤了。“這裡的教學質量不行,師資力量也上不去,家長都把孩子送到金盆八一小學去了。”村民說。

  這並非特例。

  記者走訪了同處於韋源口鎮的韋山小學舊址。

  這裡的校舍現如今已經挂上了村民服務中心和村辦公室的牌子。一位自稱是村委會副主任的人走出來告訴記者,學校已於去年9月1日被裁撤,學生分流到了附近的金盆八一小學和東湖完全小學。原學生中還剩下4個孩子,因為家長覺得分流的學校教育質量不高,一起出錢請了一名老師在家教學,但並不被教育局承認是一個教學點。

  另外,資金分級撥付表上顯示,2010年上報的韋山小學在校人數為168人,共獲得撥款50400元。但據那位自稱村干部的人透露,2010年,韋山小學隻設有一二年級共兩個班,僅有20多名學生。

  然而,在公開網上公布的信息中,赫然顯示該校不僅存在,而且有學生64人,獲得撥付的金額32000元,顯示的申報時間為2011年10月16日,這離學校被裁撤,已經過去了1個多月。

  誰吃了“空餉”

  僅中國青年報記者實地走訪的幾所學校中,實際學生人數與《陽新縣農村義務教育公用經費補助資金2011年統計數據》上的人數差額已近5000人。

  據一位當地知情人士透露,這種學生人數存在水分的現象,陽新不少學校都或多或少存在。不同的學校被虛報的程度不同,憑空出現的學生,從官方的統計數據上就可見端倪。

  在歷年的陽新縣農村義務教育公用經費補助資金表上,記者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從2007年到2011年,表上所刊載的中小學生總戶數經歷了數次大起大落。從2007年的912戶,變為2008年的572戶,一年之后在2009年的統計中翻了一倍,又變成了1056戶,2010年一年保持不變后,又在2011年變成560戶。

  這位知情人士還稱,盡管如此,每個鎮的教育組還是按照學校的實際人數撥付公用經費,部分學校會在此基礎上多給一些補貼,但是不會按照賬面上報上去的人數下發資金。

  多出來的農村義務教育公用經費補助資金去了哪兒?

  當地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小學校長接受了中國青年報記者的採訪,在這位校長的工作記錄上,記者看到,該校2011年秋季統計的義務教育階段在校人數共150余人。按照湖北省一名小學生一年500元的補助標准,該校獲得的補助資金應不到八萬。

  這位校長告訴記者,學校去年領取補助九萬余元。

  為什麼會產生一萬余元的差額?校長並未正面回答,而是說資金是按人數算的,“他們給多少,我們用多少。”盡管學校領取補助九萬余元,但也和網上公開的補助金額有差距。在《陽新縣農村義務教育公用經費補助資金2011年統計數據》上,該校在校生為200多人,獲得的撥付金額達到了11萬。這比該校實際得到和應該得到的資金數目,分別高出兩萬元與三萬元。

  上報上去的人數是如何產生的?校長告訴記者,每年上報時,教育組會派人下來清點學生人數。當記者問,他是否知道學校上報的人數與實際不符時,他猶疑了片刻說:“這個,不好說。”

  官方並不否認問題的存在

  陽新縣受義務教育學生人數是否存在虛報?如果有,那麼“空餉”又流向了何處?

  帶著問題,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了陽新縣教育局曹局長,向其核實白沙中學實際人數和標注人數不符的情況。曹局長開始表示,“沒有這個事。不是他們說的這個情況。”

  曹局長還表示,不是他們多報人數,他建議記者找上級部門:“為什麼有出入,他們都很清楚”,“這個問題是很敏感的一個問題”。

  曹局長最后表示,對此事,他既不能否定,也不能肯定。

  隨后,曹局長稱,因無法核實記者身份,不能回答其他問題。

  教育局辦公室的唐主任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實際上學學生數目與上報學生數目不符有四個原因:

  第一,陽新是國家級貧困縣,赴外地打工人口較多,每年有三十多萬人,不少學生亦隨同父母離開,但學籍仍在本地。

  第二,有本地學生向縣城私立公立轉學的情況。

  第三,中等職業學校會提前招生,一些初三學生會提前赴中等職業學校學習。

  第四,一些學生厭學,不去念書。

  唐主任還告訴記者,學生人數是逐級上報的,由學校上報給當地的中心學校,(即鄉鎮一級的教育部門——記者注),再由中心學校上報給教育局。教育局會挑選幾個學校進行抽查,總體上是採取信任的態度來對待任中心學校的工作。

  唐主任表示,因為人員流動造成的多余款項,教育部門會集中起來進行教育建設。對於“幽靈小學”的情況,唐主任表示不清楚。最后他說,以上談及的幾點均屬私人意見,具體詳情需要回去調查。
(責任編輯:張力煒(實習)、林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聚焦
  • 精彩博客